夜间
电子书屋网 > 不配II > 第18章 我不痛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二儿啊,帮二哥去看一下,二美这孩子跑了……”


“二哥啊,我马上去啊。”


李二儿媳妇喊丈夫:“你把棉裤套上再去,你要冻死啊。”


那二美年纪小,她跑的又快,你说顾长凤上哪儿追她去?


也不知道她往哪里跑,一边追一边喊。


大晚上的。


这就是到别人家她也不放心啊,老二这饭还没吃呢。


“二美啊……”


村口儿都是顾长凤的喊声儿,可惜没人回应。


“二美……”


任凭你怎么喊,她就是不应。


“你这个死丫头,你要急死妈啊,二美啊,你听见应一声……”


没一会李二儿追了上来,可哪里还有二美的影子啊,两人奔着村口去寻,寻了一圈都没找到,这顾长凤就不行了,要骑车去外面找,二美年纪摆那儿呢,要是出了事儿她哭死也没地儿后悔去。


李二儿把顾长凤拉回来。


“二哥二嫂,这又是因为什么啊?”


你说他都听见吵吵了。


顾长凤抹眼泪:“就你非要和我吵,现在老姑娘跑了,我告诉你谭宗庆,二美要是出点事我头一个剁了你。”


谭宗庆那火也没有了。


这嘴里更苦了。


“没去别人家找找啊,是不是去谁家了?”


这一个村儿住着,挺多都是亲戚的。


“大半夜的她能去谁家?肯定跑出去了。”


“我去找。”谭宗庆深呼吸一口气。


李二儿拦住谭宗庆:“二哥你可得了,你都这样了还能去哪儿,我出去寻一圈去,孩子可能往外走了。”


等李二儿出去了,谭宗庆偷摸摸去看顾长凤,小声念叨着:“好好的日子,你讲话就非要带着刺,你不刺我,我能和你吵吗?”


他总结顾长凤,那就是一点情商都没有。


顾长凤看都懒得去看谭宗庆,已经套好了衣服准备出去找二美去,这人还没走到门槛处,电话响。


大美。


“大美啊。”


大美也刚套好衣服,老二打电话都说了,要过来投奔她。


她肯定是不让老二来,这都几点了?


可二美这个犟脾气,说什么也没用,她只能出了寝室准备去火车站接人去。


“妈,二美说要来我这里,你们别管了。”


“别管什么别管啊,现在都几点了?”


“你都知道现在几点了,还和我爸当着她的面吵,老二平时笑嘻嘻的,心窄的很,这一路上说不定怎么哭呢。”


有些时候吧,她也想劝父母干脆离了算了。


天天吵,大家都烦了。


顾长凤立即道:“那不行,不能叫她去,我去火车站把她截回来。”


大美就劝她妈,见到人把人好好送到火车站就得了,别往回带了,小女生的情绪可不是说消就消的,顾长凤自然不干,母女俩也没达成什么共识。


事实上就是,顾长凤也没堵到二美,她到火车站压根没见到人。


高铁站-


二美知道她妈肯定会去火车站堵她。


可她现在不想看见妈妈。


打了车直奔高铁站,上了出租车阴着一张小脸,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今儿遇上的这个司机话不多,瞧见后面的那小孩儿一直哭,但也没多嘴问。


将人送到地方,收了钱。


二美进了售票大厅,站在大厅里哭。


气死她了。


气的实在太狠了,站了好一会,蹲在地上抱着腿哭。


徐建熹每天都是从高铁站回去的,每天都是这个点儿,他见时间还剩点也没进站那么早。


老远儿瞧着像二美。


可不能啊。


可实在是有点像……


徐建熹皱了皱眉,走了过去。


大美打过来电话,二美接了,哭的眼前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她也不想去看。


“妈去火车站找你说没找到,你去哪儿了?”


大美着急啊。


顾长凤是亲妈,那她等于第二个妈。


顾长凤一直赚钱养家,二美算是在大美的背上长大的,磕了碰了都是大美负责哄负责给上药。


二美不吭声。


大美生气了。


“谭元元。“


“我在高铁站呢。”二美哭的打嗝。


大美也是哭笑不得,知道人在哪里就放心了。


这个鬼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和妈打游击战。


“妈都要急死了,我给她去个电话。”


“我不想回家。”二美用袖子擦眼眶。


“知道了,还有车吗?”


“有。”


“你坐车过来,我去车站接你,到哪个站?”


“我还没买呢。”


“那赶紧去买啊,还等,这都几点了?二美啊,你可省点心吧。”


“哦。”


“手里钱够不够?”


“够,大哥给的都在。”


“手机电量够吗?”


“够。”


“要是手机没电了,记得和人接个电话给姐来个信儿,这大晚上的,你要吓死人了。”


“知不知道,回个音儿。”


“知道了。”


挂了电话,继续抱腿。


徐建熹走得很快,他走到二美眼前儿。


停住脚。


“二美?”


二美抱着腿,眼泪还是唰唰往下掉。


整个世界都很安静。


格外安静。


她不抬头。


徐建熹实在是不太敢硬认,瞧着像,也有可能并不是,从常理来说,不应该是。


顿了顿,又叫了一声,“二美?”


真不是?


二美还是保持那姿势,极其不情愿地低声,说:“我不认识你,也没认识的人,你该哪儿去就哪儿别来烦我。”


大美她都不想理。


可大美是她姐。


徐建熹叹口气。


二美无疑!


“你怎么跑高铁站来了?”


“我跑不跑高铁站干你什么事儿?”一生气,头抬起来了。


那眼睛哭得通红,眼圈里还有眼泪呢,用手去擦脸上的眼泪。


这时候,谁的面子她都不给。


他轻描淡写;“这不是遇上了,我们又认识,觉得不打声招呼不太好。”


“我不想说话。”


甩开徐建熹,二美奔着窗口去,“要一张去冰城的票。”


“二等座吗?”


“最便宜的那种。”


她没坐过高铁,但她要买最便宜的票。


“45.5.”


二美肉疼。


她坐的火车一张票才12.5,这还是涨价之后的价格,以前才9块。


徐建熹对着窗口里面的人笑了笑,把二美扯了过来,二美甩了他一下。


那意思,你别碰我!


徐建熹看了她一眼,这丫头脾气不小啊,倒是没瞧出来。


“不好意思,先不买了。”


拽着二美到一边儿,掏出来手机说:“把你身份证号告诉我,我帮你买,靠着车窗坐,可能心情会好点。”


二美:“我也不是冲你,我生气了,心里不太痛快。”


徐建熹淡淡道:“你气消的倒是挺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