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锦鲤佳缘 > 122.游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太医这才开口:“王妃已经有了两月身孕,但脉相极弱,仿佛是用了什么药物所致,随时有滑胎之险!”


        

宋燃和柳烟浓一颗心随着李太医的话起起伏伏,柳烟浓一喜,随即又泫然欲泣:“王爷,我每日用的膳食都是专人精心打理的,最近身体很好也没用任何药物,唯一吃过的就是那百花酒楼的玉容丸,看来,问题就出在那里了!”


        

柳香适时上前,将荷包里的几枚药丸倒出来说:“太医,您瞧瞧,可是这药丸的原因?”


        

李太医接过一闻就还给了柳香,点头:“这里有数味寒凉之物,应当就是这药丸的原因!”


        

“王爷——”柳烟浓百转千回地唤了一声,将目光投向桃娘,又扫过奚有芩。她聪明地没有说话,自有宋燃替他开口。


        

果然,宋燃站起,指着桃娘说:“将这谋害皇嗣的妇人即刻押往大理寺!”


        

“王爷稍安勿躁!”奚有芩站到桃娘身边,揽住她的肩膀,“容我问李太医几句话。”


        

柳烟浓本能想阻止,但宋燃顾忌这是在镇西王府,如今的金鲤不是金鲤,已经是奚有芩,所有就点头应了。


        

“李太医,安王妃曾请你查看过着玉容丸,是也不是?”


        

“是!”


        

“那你一开始有否看出玉容丸药性寒凉?”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当然有!”


        

“那你有否提醒王妃?”


        

不过三个问题,李太医已被惊出一身冷汗,他连忙回答:“当然有!”


        

“你胡说!你当日只说这药丸不错,对王妃的症,可以放心服用!”柳香大声驳斥。


        

“我当日的确是这样说的!但我也曾说,按服用提示即可!从未说过可以擅自加大药量!”身为太医院妇科圣手,李太医怎会看不出来柳烟浓的身体就是过量服用玉容丸所致,他急于撇清自己,跪在地上说,“安王明鉴!当日王妃请我查看药丸时,跟药丸一起的还有一张服用指南,上面说得清清楚楚,此丸一月一服,三月见效。王妃怕是急功近利了些!”


        

众人盯着柳烟浓那张即便此刻有些苍白依然滑如凝脂白皙如玉的脸——心下都认同了李太医的话。柳烟浓一咬牙,接着道:“李太医,你莫不是在推卸责任?你说的那张服用指南,我可从未见过!”


        

“你没见过,并不代表她没见过!”又是奚有芩,她指着柳香说。此时,派去百花酒楼的人回来了,将桃娘吩咐的东西交到她手上,桃娘又交给奚有芩:“你来!”


        

奚有芩又塞了回去:“百花酒楼是你的,还是你自己来!”


        

桃娘没有再推辞,先抽出几本账本,翻开:“玉容丸制作不易,每年只得数十瓶,从去年今日开始,玉容丸一共卖出四十五瓶,买家均在此。这四十五位客人中有十九位是年轻的妇人,去年一年有十四位有孕,所以玉容丸本身并不会对子嗣产生影响。这些客人的信息都在此,大家尽管查验。”


        

她又取过一瓶玉容丸,从里面倒出一张纸:“这就是玉容丸的服用说明,每一瓶都有。”


        

柳香还不死心:“你说有就有?给我们那瓶偏偏就没有呢?”


        

桃娘没听她狡辩,继续抖开一张纸:“这就是买卖玉容丸的契约书,服用指南上面又重复了一遍,而且,契约书上清清楚楚写着‘我已知悉玉容丸服用指南,定会照医嘱服用,若因服用不当产生不良后果,自负!’”


        

在一片安静中,桃娘还不忘顺带夸赞奚有芩:“我是卖药做药膳的,你们这样自己不注意讹上门的,几乎每月都有!小鲤,不,郡主就提醒我一定要签契约书,郡主如此英明,真真替我省去不少麻烦!”


        

再也无话可说的宋燃带着柳烟浓匆匆回府安胎去了,镇西王府仿佛什么也没发生,热闹和乐。经此一事,大家也看清了王府众人对奚有芩的态度,再也没有不长眼的来找她麻烦。她跟田馨莹、宋夫人、桃娘等玩得很开心。


        

宴席散去之前,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春闱殿试的结果终于出来了,传旨的人打听到状元、榜眼、探花都在镇西王府赴宴,索性就把圣旨传到了这里。这三位,无论哪一位都跟奚有芩有或多或少的关系,高中头名的更是她的义兄,一时之间,王府上下更是喜气洋洋。


        

按照惯例,第二日是游街,封清尘、陈忠旭、甘宏鑫三人身穿红袍,胯下各自一匹高头骏马,穿过大街的时候,三人俊美不凡的面容引来无数人的赞叹,更有些大胆的纷纷将鲜花鲜果帕子等物往他们身上扔。


        

封清尘和甘宏鑫都有武功傍身,也不知他们怎么做到的,这些东西在距离他们一尺左右的地方都掉了下去根本不能近身,只有陈忠旭是个实打实的文弱书生,很快身上就花花绿绿,瞧着十分喜感。


        

田馨莹拉着奚有芩站在一座茶楼窗口,眼里满是骄傲:“我家甘公子真是气势威猛!”


        

等喧闹的人群散去,奚有芩将一杯茶放在田馨莹面前,问:“你们婚期定了吗?”


        

“定了!就在两月后,比你还早一些!”


        

奚有芩有些意外,问“为何这样着急?”


        

“甘公子说,他不想把学到的东西用在这里跟人扯皮,不想进翰林院看奏折编书,想实实在在为百姓做点什么。已经托我爹谋了个外放,去的是江州,那是我很想去的地方,我觉得挺好。我们就打算临走前把婚事办了!”


        

见奚有芩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田馨莹还以为是她舍不得自己,拉着她说:“不要露出这种不舍得的表情!你随时来看我呀!甘公子为了我,已经在那边置下了一幢大宅子,我看过图纸了,美得很!我一定给你和国师留个最好的院子!”


        

“甘公子,对你好吗?”奚有芩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知道他的底细吗?”


        

“我觉得挺好!至于他的底细,父亲和大哥当然查了。你知道吗?他还真有些来历!他家以前竟然是走镖的!就像话本子里那些侠客一样。可惜,他们被仇家灭了门,只剩下他一个,所以就走了仕途。他说往后,他就只有我们一家亲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