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相妻教夫 > 复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洛一九腾身而起,脚踏天罡三十六,双手打诀翻飞,大喝:“天清地明,阴浊阳清,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接精,混沌隐形。吾奉三清臻尊如律令,急急如律令,起!”


迷魂阵被启动,洛一九的相气是飞速流逝。


洛一九觉得自己血液都在变凉,就像被割开了动脉放血一样。


胡叻看着洛一九怪异的行为一愣,随即觉得有问题,大喊道:“把那个女的给我打下来,快!”


胡叻是催马往洛一九的位置赶。洛家军则下意识的围拢在周围。


洛一九声音一落,战场上起了漫天的大雾。洛家军早就知道会起雾,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浓。


洛家军指挥官随即挥舞旗帜发出指令。洛家军得令全都屏息消声。就看天域国的人开始慌乱,到处乱砍,完全找不到人,看不到人的呼喊。


洛一九喊道:“快!只有半个时辰!”


洛家军开始了无情的收割。洛一九在今天早饭的水里下了清障符。所以洛家军不受影响。


洛一九摇摇欲坠的维持阵法,看着洛家军的收割。接近一比五的比例,洛家军也是拼命的屠杀。是的,屠杀!


洛一九察觉自己相气流逝太快马上耗尽了,可是天域人还有近五万。洛一九的相气消耗比自己预计的要大。


洛一九眼耳口鼻开始流血。洛一九甚至可以感觉到生命的流逝,就如同这阵法抽走的不是她的相气,而是她的命。


杨志洪抬眼看到洛一九的状况,胸前都染红了,大喝道:“快点!再快点!”


所有人,砍人都砍的手软,咬着牙坚持着。


洛一九的相气终是抽没了,阵法没了支持,雾要散去,洛一九一咬牙,心说:拼了吧!自己怕是废了。


直接艰难的抬手,打了请气法诀。吸收地灵之气引入体内,地灵之气如入无人之境,横冲直撞,灌满洛一九的身体。洛一九强忍浑身的涨痛,喷出一口鲜血,艰难的抬手掐诀,将地灵之气输入阵法。


阵法再一次运转,雾又浓了起来。


洛家军见雾气消失又起,抬头看向洛一九。


洛一九屹立半空,眼耳口鼻挂着红痕,银色盔甲的前胸一片鲜红。


洛家军是满目寒霜,高喝到:“杀!洛家军,杀,血债血偿,杀!”


洛一九感觉自己的经脉被一寸一寸的撕裂。


地灵之气确实可以代替相气不假,但是只此一次,地灵之气入体后,会清理所有气的存在,把洛一九的气脉全部清的干干净净。


因为是大地之灵气,无法像相气一样储存,它会冲破所有气脉与大地共通。气脉被清理犹如刮骨,地灵之气的霸道直接废了洛一九的一身气脉。即使日后修出相气,没了气脉的储存,相气也会随即消失。


气脉的修复需要天地之灵宝,可遇不可求。就算能够修复气脉,日后修练起来也是事倍功半!


胡叻看着战场起的雾,运足力气喊道:“不要慌,后撤,转身后撤,不要乱跑!”


庞照也是大喊:“往我的方向靠拢,都别出声,往我这里靠,我们看不见他们也看不见,别慌!靠拢,快靠过来。”


洛家军发了疯的收割不要命的挥舞着刀茅。就算被砍到了,也一声不吭。


洛一九冷眼看着战场战场,视线开始模糊,意识开始混沌。在战场上天域还剩一万人的时候,洛一九陷入黑暗,从半空坠落,大雾散去。


杨志洪一直关注着洛一九,一看洛一九下落,飞身而起喊道:“接住公主!”


胡叻和庞照在杨志洪的喊声一落,也是飞身而起,冲着洛一九挥刀而来。


洛家军也是迅速集结,高喊:“保护公主。”


李威挡下庞照,洛林迎上胡叻,直接被胡叻击飞,但是也挡了胡叻的进攻。


李副将闪身接住洛一九。杨志洪见李将军赶到,松了口气,直接转身与胡叻战在一起。


李副将大喊道:“杀,杀光他们!报仇,血债血偿!”


“杀!杀!杀!”


洛家军双目充血无畏无惧拼杀天域。


天域官兵则是被震撼了,吓傻了!明明能赢,明明比对方多那么多人,一转眼,自己这边就成了被屠的羔羊。


胆寒心惊,不知道谁喊了撤退,一群人完全没了战斗的欲望,只剩恐惧,转身就跑。


洛家军撒星阵拦截,各阵配合围剿了残兵败将,除了胡叻和庞照,全部斩杀。


杨志洪挑了胡叻和庞照的手脚筋绑了起来大喝道:“受轻伤的把战场上所有的武器收敛起来。”


杨志洪赶紧去看被军医救治的洛一九,就听李副将喊着:“到底怎么回事啊?”


杨志洪走过去问道:“怎么样?”


军医皱着眉说:“内伤极重,而且脉象微弱,可能伤及五脏六腑。这个,还有气弱游丝,气虚得很,将军,我,我治外伤行,这内伤我也无能为力啊!”


杨志洪脸一沉,说道:“尽你所能,立即派人去找黑都城找大夫。”


杨志洪转身对李副将说:“李将军你速领五千人去陀螺山道缴了天域的大营,杀无赦,把粮草装备全部带回来,直接去波也城。”


“是,末将领命。”李副将看了眼洛一九翻身上马,带了五千人去缴大营。


杨志洪带领士兵收敛战场,只要能用的物质,然后带着两万多的洛家军尸体赶去了波也城。


杨志洪带着不足3万的将士到了波也城。看着成堆的石头,和在修城的将士满目震惊。


钱副将军看到杨志洪领兵而来赶紧迎来出来,看到抬着的洛一九,是心里一惊,赶紧领着杨志洪进了波也城。


波也城经年战火不断,不是被地威占领就是被天域占领,打来打去,城墙残破不堪,没有任何防御力后被两国默认遗弃。城中百姓能走的早就走光,只剩一些亡命徒,还有一些流浪者,和一些年迈老者。


钱副将运来石头和投石车,就一直安排波也城防御构建。


“将军,公主可还好?”钱将军问的小心翼翼。


“公主重伤昏迷。”


钱副将是一哆嗦说道:“奉公主命备下了城建材料,还有投石机也测试安装妥当。现在我们有三天的时间修筑防御城墙。”


“三天?确定吗?”杨志洪疑惑道问。


“确定,公主说的,可以挡下地威的探子三天,而且挡住天域国援军半月。将军,天域?”钱副将对洛一九说的话是深信不疑。


“全歼,李副将带人去抄大营,一会就回来。挡住天域半月?真要是挡下半月,这波也城就是咱的了!”杨志洪说道。


“令人造饭,让军士休息,缓一下,然后赶修城,这是重中之重。饭后我带公主去黑也城求医。波也城暂时由你管辖。”杨志洪说。


话刚说完,大黑叼着一个包裹走进屋里,窜上桌子,杨志洪抬手要打,被钱副将一把按住。


“将军莫动,这是公主的宠物,肯定是有吩咐。”


大黑把包裹放下,用前爪往杨志洪面前推了推。


杨志洪打开包裹,里面一个盒子和一封信,信上写着杨将军亲启。杨志洪诧异地看了眼白狐,拿起信来展开观看:


杨将军,看到这信的时候我已经陷入昏迷,杨将军莫慌,将我安置一处僻静的地方就好,当我睡着了即可,让我的宠物白狐给我守门就行。


另外,我交代杨将军几件事。


一,写一份奏章启禀圣上,我洛家军如约拿下波也城。全歼天域波也城守军二十万,现与地威国对峙,并且誓死与波也城共存亡,洛家军哪怕只剩一人,波也城也不会丢。


洛家军战力折损严重,只报我洛家军真实战力的一半,若是战役结束我军只剩三万人,你就报我们只剩一万五的战力,切记!


请求圣上允许我洛家军征招士兵,补充兵力。你奏章送出后就立马安排人去征兵,能征几个是几个,三日内回来。


另外请求圣上让黑都城驻军匀出一些战备给我们,允许我们进城购买粮草以及药品。奏章言辞恳求,此奏章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二,派轻伤兵入黑都城购买粮食药品,着重购买药品,黑都城买光去其他城。


三,波也城防御构构建需要紧密进行,我已挡下地威斥候三日,三日内城建必须完成,投石机可以使用,另外,波也城地威驻军方向三里内我设了陷阱,我军只守不出。切记!


四,黑都城守军前来探信一律挡下。林刚,程科,陈强三位将军派人前来或者本人一律挡回去,不得进城。李景琦以及其他将领派来的人直接杀无赦。


五,三日后若是地威来战,只管坚守,若是不战围城,无需多管,依然坚守,不必派兵出去冒险。


六,三日后地威出动时,杨将军派五十人快马加鞭赶往京城,五十人需要戴孝而行,身穿血迹斑驳的洛家军服,带我洛家军徽,让沿路都知道是我洛家军的士兵。


并且不小心告诉沿路城镇战王两月前捐躯,而今洛家军被围波也城,洛家军誓死坚守天宇国土,只要洛家军还有一人,他国侵略者就过不了洛家军的防线。


这五十人带着我的官印和信件前往战王府,交给洛管家。


我大约会昏睡七日,我昏迷之事需要保密。诸位将军无需担心。这七日内请诸位将军坚守此城,待我醒来在做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