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首辅娇娘 > 792 父女相处(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如心气得险些背过气去。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她与国公爷的相处十分愉快,国公爷突然就变脸让她走——


        

是发生了什么吗?


        

还是说有人在国公爷的面前上了眼药?


        

就在马车驶离了国公府约莫十丈时,慕如心最后不甘地望了一眼国公府。


        

谁料就让她瞧见了几辆国公府的马车,为首的是景二爷的马车。


        

景二爷回自己家当然不必下马车了,府上的小厮恭恭敬敬地为他开了正门。


        

景二爷在马车里闷坏了,挑开车帘透了口儿气。


        

就是这一口气的功夫,让慕如心看见了他身边的一道少年身影。


        

慕如心瞳仁一缩。


        

是他!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萧六郎!


        

他怎么会坐在景二爷的马车上?


        

马车缓缓驶入了国公府,身后的两辆马车紧跟而上。


        

慕如心倒是没瞧见后面的马车里坐着谁,不过不重要了,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萧六郎给吸引了。


        

一瞬间,她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信息。


        

人是很奇怪的物种,明明是同样一件事,可由于自身心境与期待的不同,会导致大家得出的结论不一样。


        

慕如心回想了一番自己在国公府的处境,越想越觉得,国公爷与她的相处一开始是十分和谐的,是自打这个叫萧六郎的昭国人出现,国公爷才慢慢疏远了她。


        

国公爷对自己的态度上一落千丈,也是发生在自己于国师殿门口与萧六郎大吵一架之后。


        

可那次,六国棋圣不是替萧六郎撑腰了吗?


        

萧六郎又没吃半点亏!


        

“大吵一架”是慕如心自己的认为,事实上顾娇才懒得和她吵,理都没理她。


        

是她自己上蹿下跳,孟老先生看不过去了直接杀出来狠狠地落了她的颜面!


        

至于说国公爷与她相处和谐,也纯属个人脑补与错觉。


        

国公爷从前昏迷不醒,活死人一个,哪儿来的与她相处?


        

国公爷对她的态度一落千丈不是因为知晓了在国师殿门口发生的事,而是国公爷能写字了啊!


        

早就想让她走了!


        

国公爷醒来想写的第一句话就是“慕如心,辞退她。”


        

奈何力气不够,只写了一个慕字,景晟那个憨憨便误以为国公爷是在挂念慕如心。


        

二夫人也误会了国公爷的意思,加上身边的丫鬟也总是不切实际地做梦,弄得她完全相信了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上国世家的千金。


        

丫鬟疑惑地问道:“小姐!你在看谁呀?”


        

马车已经进了国公府,大门也合上了,外头空无一人。


        

慕如心放下了帘子,小声说道:“萧六郎。”


        

丫鬟也压低了声音:“就是那个……国公爷的义子吗?”


        

慕如心柳眉一蹙:“义子?什么义子?”


        

丫鬟惊讶道:“啊,小姐你还不知道吗?国公爷收了一个义子,那义子还参加了黑风骑统帅的选拔,听说赢了。日后国公爷就有一个做统帅的儿子了,小姐,你说国公府是不是要翻身了呀?”


        

慕如心沉下脸来:“国公爷收义子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丫鬟低下头,难为情地抓了抓帕子:“小姐你总去二夫人院子,我还以为二夫人早和你说过了……”


        

二夫人一个字都没和她提!


        

嘴上对她喜爱得紧,把她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到头来却连一个收义子的消息都瞒着她!


        

“你确定是萧六郎?”她冷声问。


        

丫鬟道:“确定,我亲耳听景二爷与二夫人说的,他们俩都挺高兴的,说没想到那个混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


        

慕如心气得摔掉了桌上的茶盏!


        

为什么她努力了那么久,都无法成为安国公的义女,而萧六郎那个卑鄙无耻的下国人,一来就能成为安国公的义子!


        

明明是她医好了安国公,为何叫萧六郎捡了便宜!


        

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


        

-


        

国公府占地面积极大,在老国公手里便分了东西二府,二房住西府,安国公住东府,老国公那会儿是寻思着他百年之后俩兄弟住院些,能少些不必要的摩擦。


        

这可把二房坑死了。


        

二夫人要掌管全府中馈,每日都得从西府跑过来,她为什么这么瘦,全是累的。


        

景二爷更不必说了,就是大哥的一条小尾巴,大哥去哪儿他去哪儿。


        

来之前安国公已与顾娇沟通过她的需求,为她安排了一个三进的庭院,房间多到可以一人一间,还有剩的。


        

下人们也是精心挑选过的,口风很紧。


        

马车直接停在了枫院前,安国公早已在院中等候多时。


        

南师娘几人下了马车后,一眼坐在海棠树下的安国公。


        

他坐在轮椅上,面对着门口的方向,虽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可他的欢喜与欢迎都写在了眼神里。


        

鲁师父携着南师娘走上前,与安国公见了礼:“国公爷,这几日恐要叨扰了。”


        

安国公在扶手上写道:“不叨扰,是犬子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犬、犬子。


        

二人懵逼了一下。


        

您老不是知道六郎是个女娃吗?


        

您这是演有儿子演上瘾了?


        

有关安国公的来来去去,顾娇没瞒着家里,唯一没说的是景音音的事,而这件事她连安国公也没告诉。


        

行叭,反正你俩一个愿意当爹,一个愿意当儿子,就这么着吧。


        

“娇娇的这个义父很厉害啊。”鲁师父看着扶手上的字,忍不住小声感叹。


        

因为他们是面对面站着的,所以为了方便他俩辨认,安国公写出来的字全是倒着的。


        

“不愧是燕国明珠。”


        

鲁师父这句话的声音大了点儿,被安国公给听见了。


        

安国公写道:“什么燕国明珠?”


        

鲁师父讪讪:“啊……这……”


        

南师娘笑着解释道:“是江湖上的传闻,说您才华横溢,学富五车,又仙姿佚貌,乃九天文曲星下凡,于是江湖人就送了您一个称呼——大燕明珠。”


        

安国公年轻时的传奇程度不比轩辕晟小,他俩一文一武,是全天下儿郎羡慕的对象,也是全天下女子梦中的情郎。


        

“不用这么客气。”


        

安国公写道。


        

他指的是敬称。


        

他们都是顾娇的长辈,辈分一样,没必要分个尊卑。


        

第一次的见面十分愉快,安国公本质上是个读书人,却又没有外面那些读书人的清高酸腐气,他平易近人敦厚宽和,连一贯挑剔的顾琰都觉得他是个很好相处的长辈。


        

顾娇与南师娘去分配屋子了,安国公静静地坐在树下,让下人将轮椅调转了一个方向,这样他就能时时刻刻看见顾娇了。


        

看着她就会很开心很开心,仿佛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失而复得了一样,心都被填得满满的。


        

顾琰突然从大树后伸出一颗小脑袋。


        

“这个,给你。”


        

顾琰将一个小泥人放在了他左手边的扶手上。


        

安国公右手写道:“这是什么?”


        

顾琰绕到他面前,蹲下来,拨弄着扶手上的小泥人儿,说道:“见面礼,我亲手做的。”


        

与鲁师父学艺这么久,顾小顺完美继承师父衣钵,顾琰只学会了玩泥巴。


        

顾琰抬眸望向他,问道:“捏的是我姐姐,喜欢吗?”


        

原来是个人啊……安国公满面黑线,差点儿以为是只猴呢。


        

屋子收拾妥当后,顾娇得回国师殿了,一是要看看顾长卿的伤势,二也是将姑婆与姑爷爷接过来。


        

安国公要送到她门口。


        

顾娇推着他的轮椅往大门的方向走去,路过一处雅致的庭院时,顾娇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那是谁的院子?”


        

安国公写道:“音音的,想进去看看吗?”


        

“嗯。”顾娇点头。


        

下人在门槛上铺上板子,方便轮椅上下。


        

顾娇将安国公推进去。


        

这虽是景音音的院子,可景音音还没来得及搬进去便早夭了。


        

庭院里扎了两个秋千,种了一些兰花,很是清雅别致。


        

安国公带顾娇参观完前院后,又去了音音的闺房。


        

这真是顾娇见过的最精致奢华的屋子了,随便一颗当摆设的东珠都价值连城。


        

“这些东西是——”顾娇指着多宝格上的奇奇怪怪的小兵器问。


        

安国公写道:“都是音音的外公送给她的礼物。”


        

顾娇的目光落在一个画轴上:“还送了画像,我能看看吗?”


        

安国公毫不犹豫地写道:“当然可以,这幅画像是和箱子里的刀弓一块儿送来的,应该是不小心装错了。”


        

他想给送回去的,可惜没机会了。


        

这箱子东西是轩辕厉出征之前送来的,等到再见面,轩辕厉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顾娇打开画像一看,瞬间有些愣住。


        

咦?


        

这不是在紫竹林的书房看见的那幅画像吗?


        

是一个身着盔甲的将军,手中拿着轩辕厉的红缨枪,容貌是空着的。


        

“这是轩辕厉吗?”顾娇问。


        

“不是。”安国公说,“音音外祖父没有这套盔甲。”


        

轩辕厉最著名的战甲是他的黄金甲,银甲、玄甲也各有几套,但都不是这一套。


        

顾娇歪了歪小脑袋。


        

那这个人是谁?


        

为何他能拿着轩辕厉的兵器?


        

又为何国师与轩辕厉都收藏了他的画像?


        

他会是与轩辕厉、国师一起桃园三结义的第三个小泥人吗?


        

那个国师口中的很重要的、亦师亦友的人?


        

------题外话------


        

悄咪咪的加个更,有悄咪咪的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