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52|突围(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饶是伽婴, 也不由愕然了一下。


“你说你是乔晚?”


乔晚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太……太鸡儿羞耻了!!


尤其是修犬狗脸震惊。


自己和自己秀恩爱一时是挺爽的没错,但事后自爆马甲这也太鸡儿羞耻了, 偏偏现在危机关头, 她还必须请求伽婴的帮忙,以一个还没入职的, 下属的身份。


伽婴的确是没想到, 这个略得自己注意和青眼的俊秀少年, 竟然还是乔晚。


在乔晚, 伽婴和修犬, 六目相对间。


顿时有种HOW OLD ARE YOU的炯炯有神感。


那这岂不是说, 修犬顿时震惊了, 乔晚这是在和自己玩自攻自受吗?!


没见识过市面的大黄狗大惊失色, 人修还能这么玩?!


但伽婴是什么人,愕然了半秒之后,旋即恢复了昔日的平静, 只将目光放到了乔晚身上, 像是在审视。


乔晚披马甲和自己秀恩爱肯定是有这么做的理由在里面。


乔晚:不……还真没多大理由其实就是一时爽而已ORZ


如果说放在之前,伽婴还一定会同意乔晚的请求,但现在自己和修犬也算是关在这秘境里的一份子, 略一思忖, 干脆就答应了下来。


万妖共主皱起眉:“你要我帮你什么?帮你一刀劈了这秘境。”


乔晚瞬间惊悚:“还能这样的吗?”


伽婴的回答十分谨慎,也十分霸气:“或可一试。”


乔晚小心翼翼地问:“那劈了秘境有什么后果没?比如秘境里的弟子能不能跑出来。”


伽婴眉头皱得更深了:“无法保证,但我能将你带出秘境。”


看乔晚突然没了动静,妖皇伽婴顿了顿,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这话过于不近人情了点儿,又难得退让了一步。


“若你有想带出去的修士,我也能帮你一并捎上。”


乔晚囧囧有神,顿时明白了。


你不能指望只蜜獾去体谅其他人类的死活,陛下的让步已经是给足了她这个打工妹的面子了。


“不。”乔晚摇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无需陛下徒手劈秘境。”


“我只希望陛下,到时候能稍微帮点儿小忙。”


*


秘境外面。


安静得诡异。


天际黑云滚滚,风云变化,惊雷映照在绵延的群山间,像是天公降下愤怒的罪罚。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天地黯淡无光,不止是因为这盘踞了整片天空的乌云,还因为那高高站在云头上的数万魔兵,这数万魔军,军容整肃,兵气拥云。


马怀真,妙法尊者,公孙冰姿等一干人等,俱都面色铁青地看着阵前这骚里骚气的男人。


在这半空之中,修真界和魔域两方人马呈对峙之势。


方圆数十里内,无数生灵闻风逃窜,生怕被这一触即发的战火所吞没。


大军在后,男人扇面半掩,露出个微笑:“诸位道友,好久不见了。”


梅!康!平!


马怀真咬紧了牙,险些又爆出了句粗口。


就在刚刚,他们所预料的,最担心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魔域突然出兵,将方圆之内的山脉团团围住。


而从秘境里撤出的散修“君采薇”,突然反手捅了身边的昆山弟子一刀,提着还在滴血的刀刃,一举跃上了云头,俯瞰着山头陈兵的魔修,脸上紫色的妖纹令人胆战心惊。


梅康平,就从着千军万马中闲庭信步地走了出来。


谁能想到,那跟在乔晚身边的君采薇竟然就是梅康平。


而这仙宫果然就是梅康平和魔域的人在背后捣鬼。


拼死拼活地撤出来这几个弟子,没想到反手被人捅了一刀。


被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


马怀真脸色很不好,或者说从来就没这么差过,牙关间森森地挤出几个字。


“乔晚知道吗?”


要是乔晚知道,依照马怀真的性格,就算他和乔晚关系再好,他再偏袒这个后辈,也会毫不留情地一刀砍了她。


但好在,梅康平的回答,让马怀真捏着扶手的手微微松了点儿。


“你放心。”梅康平道:“我这侄女对所谓的正道一往情深,如今还被我蒙在鼓里。”


妙法尊者淡淡道:“你当真以为,我们各家各派联合在一起,还对付不了你这点儿魔兵?”


男人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悠悠地笑了出来:“尊者何等英勇,当然不怕这点儿魔兵,在下本来也没打算就靠这点魔兵能围死诸位。毕竟,这儿,还有尊者坐镇呢可不是,尊者一怒,就连在下也不敢撄其锋芒。”


梅康平语焉不详,话里意有所指,公孙冰姿不禁多看了身边的妙法尊者一眼。


只看到佛者面色冷而僵。


“我这回过来,”梅康平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掠过,“是和诸位做个交易的。”


“相信诸位也有了心理准备。”


公孙冰姿脸色难看地上前一步:“这秘境果真是你在这里面捣鬼!”


梅康平丝毫没动怒,大大方方地应承了下来:“是。”


“不过我这招能成,也得感谢诸位道友不是?”


“如果不是诸位道友贪那几年寿元,我这漏洞颇多的计划,也进行不下去。”


这话无疑于是把各家老不死的脸丢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


马怀真再度捏紧了轮椅扶手,感觉就像是被人凭空狠狠扇了一巴掌,手上青筋暴起。


魔不愿意成仙,都是魔了,谁还在乎成个屁的仙。


故而,梅康平他看不上人修。目光从这些神情各异的修士脸上一一掠过,梅康平眼里微含轻蔑。


“成仙,就是人最大的弱点,为了成仙,诸位道友可以无所不用其极。魔修都知道尚且不能自相残杀,诸位道友倒是将各位小辈的命推出去来填自己的命,填得心安理得。”


“两军对垒,”梅康平缓缓道:“最忌惮就是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但诸位道友自始至终就把这摆在了明面上,那在下也只能勉为其难地接过这一份大礼了。”


“就是不知道执念如此深重,诸位道友又怎么成得了仙,怪不得,这几千年来,修真界,无一人能得道飞升。”


梅康平每说一句,得知内幕的在场众人,就觉得脸上被扇了一巴掌,火辣辣地疼。


饶是公孙冰姿也忍不住羞愧地埋下了头。


就在这时,一道沛然威严的佛音,冷不防地乍响,嗓音深远悠长,一下子就把众人的心神给拉了回来。


妙法尊者紧绷着脸,面无表情地冷喝道:“说出你的要求。”


“我的要求,尊者应该很清楚。”梅康平将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秘境上,若有所思,“天地大阵,还有一处在昆山,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着,要如何毁了这处封印,但一直不得其法。”


“现在,机会来了。“梅康平眸色深深,“诸位道友毁去昆山这处封印,我就放秘境里这些小徒弟出来,各位意下如何。”


马怀真紧紧盯着他:“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梅康平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那修真界的未来就只能葬送于此了。”


“所有人?”马怀真讥讽道:“包括乔晚?”


梅康平面不改色缓缓微笑:“包括乔晚。”


还没等马怀真开口,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决绝的男声。


岑家本家长老,岑子尘面色僵硬地走了出来,


“不可!!”


“决不能答应他!!”


四处大阵,如今只剩其二,昆山是重中之重,昆山大阵一毁,到时候梅康平只要再全力进攻下一处……


只要梅康平全力再进攻下一处,这后果,不言而喻!


凡是经历过几百年前那场大战的,纷纷变了脸色。


要是那位跑出来。


岑子尘怒喝道:“难道还要再经历次生灵涂炭吗?”


这里面关着的小辈固然重要,但和这关系到修真界安危的大阵相比,牺牲几个小辈又算得了什么?!


岑子尘一开口,其他人如丧考妣。


小辈死了,能再培养一波,但要是,要是这大阵里面封印着的人跑出来了,大家都得团灭!


不过这里面也不单单全是反对的,也有犹疑不决的。


毕竟秘境里面,各家掌门长老的徒弟,子孙……全是各门各派的未来啊。


眼下能拿决策的都在外面,而这里面,只剩下了几位长老几位尊者。


于是,在这情况下,众人不由把目光都聚集在了妙法尊者和马怀真脸上。


长久的静默中,妙法终于开了口,脸色很冷,嗓音也冷得像冰碴子。


“比起这个。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梅康平彬彬有礼:“尊者请说。”


“这场局,凭阁下一人之力,我想问的是,在这场局里,还有谁帮了你。”


还有谁背叛了修真界!


梅康平并不直言,只是看着面前这些心都提起来的各派长老们,很好心情地笑了笑:“帮了我的,是一位很年轻也很优秀的后辈。”


这话一出,剩下来的人更加紧张了。


公孙冰姿和岑子尘都默默捏紧了拳头,


是谁家的子孙做了这丧尽天良的缺德事儿?!!


但偏偏梅康平又是个恶劣的,目光只在众人身上游移,游移了好几圈,吊足了胃口,这才微微一笑。


“出来吧。”


“萧道友。”


话音刚落,人群顿时一阵骚动。


陆临嘉一愣,萧道友?是萧家的叛了?萧家的哪个?!!


不止他一个,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咬牙切齿地左顾右盼。


就等着这人一走出来,就让他回不到梅康平身边。


人群中,响起了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突然从中走出了个雍容华贵的青年,笑意盈盈的。


在场所有人纷纷一震。


这人,竟然是萧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