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解之道 > 第三十四章 玉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舒望的长剑贯穿了对方的身体,鲜血顺着剑刃滴落,脚下的花草上,星星点点的染上了咸湿的殷红雨露。长剑另一端,一双惨白的手,紧紧握着剑刃,刃白如雪,像一面镜子,镜中的四角亭上,新月凄凉,透出哀叹的清辉。


莫舒望微微皱眉,有些疑惑,也有些意外。陶宁宁的身体,在他出剑的一刹那,挡在了赵犀身前,即便如此,仍旧难以完全抵挡莫舒望这一雷霆一剑,长剑从陶宁宁的心脏贯穿而过,破体而出的剑尖同样刺进了身后赵犀的左肩,好在卫队士兵的装备非常精良,护肩虽被击碎,但已大大缓和了这一刺之力。


赵犀顾不得疼痛,怒吼一声,拔出腰间的佩刀,伸手越过陶宁宁的肩膀,往莫望舒执剑之手砍去,莫望舒冷哼一声,手腕顺势一转,在陶宁宁胸前的血窟窿里扭了一圈,避开了赵犀这一刀,旋即趁势拔出长剑。


陶宁宁娇弱的身躯绵软倒地,赵犀用双手扶住了她,他的眼睛睚眦欲裂,胸口在剧烈的起伏。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大吼道:“阿宁!”


陶宁宁气若游丝,脸上的血色正在迅速消失,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努力张开了嘴唇,却只吐出了一个字:“廖……”,然后指向自己的腰间,腰封里藏着一卷牙白色的绢帛,却是当日偷录下的太白剑派的《了意无痕诀》。陶宁宁的意识开始模糊,眼中之人只剩下了一个淡淡的轮廓,他到底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捕快廖大哥,还是那些人口中的什么赵王世子,她分不清了,也不想再分清,她努力想再次伸出手,依稀想像当时在太湖畔一样,去抚摸对方的脸颊,可这手臂似有千斤之重,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了,就这样,在他怀里死去吧……陶宁宁闭上了眼睛,嘴角含笑。


赵犀将那绢帛紧紧攥在手中,手背青筋暴突,“不!阿宁!不!!”眼泪决堤而出,肆意横流。


“小心!”迟未至出声提醒,她对这位大师兄实在太了解了,因此此时预判十分准确,她的身体几乎与莫舒望同时发动,拔出头上的青绿色的头簪作为兵器,再次格开了莫望舒刺向赵犀的剑。


“你干什么!”莫望舒不解,对迟未至喝道。


“大师兄,虽然我是太白的弟子,但我还是叫你一声大师兄。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被人利用了,这吴王世子连自己爹都敢杀,如此包藏祸心、无情无义之辈,你可千万不能相信他。”


“毒妹妹,有些事情无需向你说明,我只问你一句,如果这是掌门的命令,你还敢违逆吗?”


“义父待我恩重如山,他老人家开口,即便是当日屠灭落霞坞满门,我也没有稍稍迟疑,但此时不同往日,长孙师尊教导过我,我辈武人当行武林之事,国事朝政一概莫问。归根到底,我们只不过是那些上位之人的玩偶罢了!”


“一派胡言乱语,你以为有长孙信给你撑腰我就怕了吗?也好,今天就连你一起杀了!”说完提剑往空中一抖,剑刃之上的残血尽皆飘落,在空气中绽放出一朵朵血雾之花。在莫望舒真气的催动下,整个西北角的花径周围以及四角亭中,都开始弥漫出一片蒙蒙的血雾,这血雾遮蔽了月光,更将莫望舒的身形逐渐遁藏。


迟未至心中大惊,莫望舒看来真的下定决心要致自己于死地了,这是他的成名绝技,“血杀之阵”。在这片血雾中,莫舒望的剑气弥散于每一滴血水微粒中,血雾所至,乃剑之所指。因此,只要被血雾沾染,就意味着陷入了必死之地,绝无生还之理。


迟未至在血雾中寸步难行,手、脚乃至身体各处皮肤正在被血雾中的剑气割伤,一道道致密的伤痕在身体各处不断出现,伤口开始流血,血液侵染了绿袍,红绿相融,蔓延吞噬,调和出的诡异颜色像极了染缸里映照出的晚霞,让瘦小的迟未至看起来像一只披着苔藓的山鬼。


迟未至索性安心盘腿坐下,不再做无意义的抵抗,安静的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血杀之阵”,是莫望舒凭借一己之力发动的阵法,当血雾中的敌人被无数血滴侵蚀割裂倒下之后,他便能以快剑逐一收割人头。


血雾中,赵犀遍体鳞伤,由于大声喘气吸入了大量的血雾,剑气随着他的呼吸反复切割着他的鼻腔肺腑,鼻中口中俱是淋漓不尽的鲜血。他挣扎着抱起陶宁宁的尸体,就在不久之前,眼前的人儿还在戏台上大闹四方,而现在只剩下苍白的躯体安静的躺在自己的怀里。


太湖之畔船娘的巧笑嫣兮,洞庭岛上的娇俏灵动,一路同伴的朝夕相处,风雨之夜土地庙里的惶惑不安,首阳山谷重逢时的一脸欣喜……这一幅幅画面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里浮现,虽然他们相处不算很长时间,但心底那丝莫名的情愫之弦此时却被拨动的如同狂风骤雨,在身边浑然不觉,一旦失去,才会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赵犀望着四周越来越浓的血雾,苦笑一声。在此之前,他觉得自己总算有能力多做一点事情了,为陶宁宁,为别人,为这个世界,也为了自己。而现在,腥冷的空气不断提醒他,这不过是自己做的又一个美梦罢了。


浓厚的血雾中,一层金色的亮光逐渐出现,亮光越来越大,在光线照射的范围中,血雾竟然渐渐的消散了,赵犀垂下的脑袋被亮光刺激的抬起,眯起眼睛向上方看去。


一个巨大的孔明灯正从空中缓缓降落下来!


孔明灯下,是一个一丈见方的竹篮,竹篮中,白莲教织云堂堂主李洵儿居中而立,她的周围站着一群弓弩手,此时手中已经拉满了弦,瞄准了血雾的中心——莫望舒的位置。


“放箭!”李洵儿一声令下。


“崩!”,“唰唰唰!”


惊弦之声传来,无数箭矢从空中如流星射下,莫望舒正在全心投入在“血杀之阵”中,此时被突然袭击,不得不收回三成真气,举剑左格右挡一番。可这空中箭矢竟然源源不断,丝毫不给他停歇的余地,一时间莫望舒只好收回阵法,全力应付这如蝗箭雨。


对于赵犀来讲,这不是箭雨,而是货真价实的及时雨!随着莫望舒收回阵法,周围的血雾渐渐散去,身上的伤口不再增加,口鼻出血也得以暂止。这时候,空中的竹篮里抛下一条绳梯,赵犀把陶宁宁转背到背上,单手抓住绳梯。竹篮中人感觉到绳梯受力,便一齐用劲,将赵犀两人拉了上来。然后,李洵儿指挥操作“灯芯”之人,这架巨大的孔明灯再次缓缓浮空而去。


莫望舒抬头看见他们要逃,运起全身真气,奋力上引,一脚踩在四角亭的一处檐角之上,借力向着孔明灯的方向弹射而去。


“继续放箭!”李洵儿命令道。


莫望舒迎着空中来箭,挥剑一一击落,孔明灯距离自己已在咫尺之间,眼看着就可以摸到竹篮的边缘。可就在此时,腿上传来一记刺痛!真气一散,身体借力一跃的势头却已经到了极点。


孔明灯渐渐远去,莫望舒与之距离越来越远,身体开始坠下,直到“踏”的一声,落在地上。他的不远处,深受重伤的迟未至仍旧盘腿而坐,睁着眼睛牢牢盯着他,刚才莫望舒腿上的那一击,便是拜她那根发簪所赐。


此刻,迟未至一副任人宰割的姿态,莫望舒横眉冷眼,提剑向她走去。


“扑通”一声,莫望舒突然重重的倒了下去,距离迟未至,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