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解之道 > 第二十七章 梨园宴(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犀眉头一皱,“吴王府作客?姑娘能否讲的再详细些。”


赵犀心中猜测,陶宁宁定是想尽办法登岛后,被驻守的吴王府官兵捉住了,如今极有可能被囚禁在吴王府,什么“作客”之语,应当是这些江湖中人故作高深的雅言。可接下来听到的话,却大出他的意料。


“公子莫急,请听我说来。”李洵儿请赵犀入座,吩咐下人沏茶上来,在明前茶的袅袅香氲中,这才将其中的波折慢慢道来。


陶宁宁遇到迟未至之后,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无法对眼前的“小叫花子”恨起来,目之所见,旷野里一片茫然,只觉着天地间横生一股莫名的悲怆之气,血气在心口翻涌不息,一时间脸色煞白,晕倒在地。


再次醒来后,“小叫花子”已经又变回那身绿袍客打扮,对陶宁宁道:“你母亲欠我的已经还清,而我欠你的还没有还,可我必须带你回青城山交给我义父,在此之前我可以帮你完成一件事。”


“呵……你不欠我,而我杀不了你。”陶宁宁面如死灰


“人总有心愿,说吧。”


陶宁宁冷笑一声,“你真的能做到吗?”


“但说无妨,只要不违背师尊不违背义父,什么我都可以做。”


“帮我杀了吴王世子!”陶宁宁苍白的面颊上突显一抹潮红。


迟未至盯着陶宁宁的眼睛,迎着她的,是陶宁宁坚定却又挑衅的目光。迟未至闭上了眼睛,开始思索了起来: https://www.dzs5,com


几个月前,她当时在青城山义父牛烽处,接到飞鹰传信,师尊长孙信命她即刻动身前往江南,协助吴王府剿匪。由于吴王世子是牛烽的记名弟子,牛烽得知后,便与其一起前往江南。剿灭落霞坞之后,自己又得到慕容师姐发出的求救,便再次与邱之月等人一起去了首阳山,而动身之前,义父秘密交代她,如果遇到陶宁宁,务必将她带到青城山。后来陶宁宁被捉,邱之月私放了她,但同时又嘱托自己一路保护,虽然有负同门托付,但自己并不打算伤害她,这才心里稍安。


而现在,自己想要还的这一份恩情,真要去杀了吴王世子么?他隐隐觉得,师尊和义父都如此关注的吴王世子必定身系重大。


“吴王世子是我义父的记名弟子,我不能直接动手。”迟未至张开了眼睛。


陶宁宁一脸鄙夷,“我就晓得你做不了。又何必充大头?”


“不过我可以帮你,拿去!”迟未至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子,向陶宁宁扔了过去。


陶宁宁打开木盒一看,里面是一把把精致的“小剑”,按照大小整齐排列着,最细的那把剑形同绣花针一般,但剑柄剑格剑刃俱全,真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这是什么?”陶宁宁问。


“这些剑上,都涂有蛊毒,一旦刺进人的皮肤,三日之内毙命,无药可解。”


“我懂了。”陶宁宁默默收下,不再看她,也不发一言。


……


“你打算怎么做?”迟未至还是忍不住发问,她觉得自己今晚说了好多好多话,多到连自己也不敢相信,仿佛在陶宁宁面前,她就愿意多说话。孤儿的她,当初在灵隐寺前是那么无助,正是眼前的姑娘的给了自己人生第一次关怀,这种感觉刻骨铭心。


“要你管?”陶宁宁不看她


“行,但你不可以离开我的视线,事毕之后,你要跟我回青城。”


“好,但在行动之前,你要听我吩咐,不该问的别问,能做到吗?”


迟未至噎在了当场,但话已说出口,反正只要她不要求自己动手杀吴王世子即可,当下点头答应,另外,她也想看看这个陶宁宁能干出些什么来。


陶宁宁虽然难得离开太湖,但依稀记得小时候每逢月初五,吴王府都会召集江南梨园行的各路班主到王府举办梨园宴。吴王父子均是戏痴,尤其是那吴王世子,有南国第一家门之称。在此期间,王府外会搭台唱戏,连唱三天。每逢这个日子,陶宁宁都会和母亲前去观看,这也是陶宁宁童年的开心记忆之一。


二人来到姑苏府,陶宁宁一路掐算着时间,后天正好是初五日子,要混进吴王府,别无他法,只能从这个戏班子身上打主意。


陶宁宁探听得知,这些外地来姑苏府的梨园班主,都被统一安排住在一个叫“福临客栈”的地方,陶宁宁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便拉上迟未至去成衣铺子里,先是给自己挑了一身士绅常穿的道袍,又打量了一番迟未至,给她挑了一身短打裋褐。


“你这一身绿袍未免太过显眼,来,换上。”陶宁宁将裋褐递过去给迟未至。


迟未至眉头紧皱,“你这是要干什么?”


“说了不许问,听我吩咐就行,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反正我绝不会动手……”


“哎哎哎,少废话,快去换吧。”


两人一番乔装打扮,陶宁宁使出了拿手的化妆易容的本事,约摸过了一顿饭的功夫,迟未至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位细眼睛鹰钩鼻,外带两撇八字胡的人是陶宁宁……


“怎么样?认得出本姑娘吗?”陶宁宁问道


迟未至正想说话,陶宁宁神色一改,拿腔拿调的对迟未至说道:“走吧,福贵儿,跟老爷去福临客栈。”说完她又将背略驼了一下,背着手走出门而去。


福临客栈地处卧龙街上,是姑苏府城里一座颇具规模的客栈。客栈距离吴王府隔着两条街,地处闹市,客栈门口,各路商贾旅客在此迎来送往,一片熙熙攘攘。


陶宁宁两人来到客栈大堂,便有那伙计出来迎客。


“本人是湖州德胜班班主,特来参加本次王府的梨园宴,需要在此住一晚。”陶宁宁随口编了一个名字。


“好嘞,客官稍等片刻。”伙计从账台后拿出一本簿子翻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可他翻了又翻,却没有找到,“客官,您刚才说您是湖州来的是吧?小店的登记簿里没有记录……这个……”


还有这回事?陶宁宁没想到这入住客栈,还有预先登记这一说法。


伙计陪笑着解释原因:“客官想必是第一次来,小店是王府指定的客栈,负责接待各路梨园班主,凡王府邀请的班主名号,本店一概登录在册,刚才小的翻遍了册簿,没有看到您的。您多担待。”


“王府确实有邀请,想是你这簿子上疏漏了,你便依照普通客人给我们登记入住就行,店钱我自行承担。”陶宁宁料想王府要求这么做的原因肯定是方便统一管理,这些班主都是受邀而来,这些差旅费用王府自然是包圆了。


听到对方这么说,是摆明了不愿意占便宜,这客栈也不好多说,就当普通客人对待便是。于是两人顺利入住福临客栈。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他们已经被白莲教的人发觉并盯上了。


“听公子所言,陶小姐是只身一人来到江南?恐怕不对,我们的人看到,除了陶小姐之外,还有一位随从,他们住进了吴王府专门接待梨园行各路班主的客栈里,而这客栈正是我们白莲教的产业。王府的规矩,客栈对每一位来参加梨园宴的班主都有详细的预先登记,可这位李班主却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下面人将此事禀告了我,我觉得蹊跷,便派人密切关注,并在他们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闺房用品……”


李洵儿说到这里,微微一笑,继续道:“我于是亲自去查探了一番,这李班主看面相着实看不出,但端的是一个好身材!我再与他谈及落霞坞的事情,他的表情虽然看似轻松,但他的手紧紧握拳,试问天底下如此关切落霞坞,又女扮男装想要混入吴王府的除了陶小姐还会有谁?”


赵犀听到这里,微微点头,这事还真像那妮子做出来的,只是她为什么还有一个随从?


李洵儿抿了一口茶,继续道:“陶小姐惯会易容变装,这在我教内部已经不是秘密,这个李班主是谁,不言自明了。落霞坞被吴王府剿灭,我非常好奇她借此混入王府会闹出什么动静来,便吩咐下面人一切配合。事情很顺利,他们跟着其他班主一道进了吴王府……”


“你刚才说的梨园宴,是什么时候?”


“就在今晚。”


“吴王府,我还真想去会会那个世子…也不知道宁宁会干出什么事来”赵犀望着案几上的茶杯,杯中的茶水已经半凉,他却未曾喝过一口,此时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好茶!”


“公子如果想去吴王府,自己一个人恐怕是不成的,有个人你一定想见见。”李洵儿话里有话。


“谁?”


“你的义父,廖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