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反派BOSS不准死 > 第359章 尔撒自欺欺人,先笑为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去也可以……”陶然很深的眼神望向皮皮。


        

没想到他会同意,皮皮那一脸的惊愕里,写满的尽是感激。


        

“……我跟你一起。”那一眼之后,他皮皮跟前说话都不怯生了。这等豁出去的效果,平日里不晓得要灌下去几斤酒,才出得来。“我答应过池慕酒,务必带你回去。”


        

那无中生有的后半句,查无出处,可能也是借酒劲儿出来的。


        

尔撒·依玛耸一耸眉峰,不说话。


        

他只差没说,有这样的老丈人也不错。你能把闺女儿嫁我,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从中撮合你爷俩。


        

“回昆仑星,我跟云歌搬你隔壁住去。”皮皮咯咯一声轻笑,笑得眼眉弯弯的。


        

猛一下甜蜜饯儿落在心坎上,泼了蜜似的,全身都酥了。晓得她逢场作戏,拍马屁的,他还酥……


        

尔撒·依玛:“……”


        

没我啥事儿啊!皮小鹿,你再过分一点?


        

“你跟我逞嘴皮子耍的?这么多追兵,脱身都难,怎么去地下城?”陶然憋住没笑的唇角,僵硬地勾起一点,板正脸说说话,神情很不自然。“达米诺斯护送工程队去地下城,少说也有半日了,还没完工?非得……你去!”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话没说完,陶然就后悔了。好像暴露了什么……


        

皮皮眸光一顿,心道:“陶然,合着你什么都晓得,故意跑来天佑之岛截我的?”


        

这会儿四面楚歌的,跟他闹翻不太合适,脑海里掠过的种种,给那小丫掖得结实,丝毫不溢于言表。她撅一嘟嘟嘴,马屁照人心窝里拍,“那可不嘛!古辛的女儿,不得是拯救世界的主?”


        

“到现在都没回音,怕是没戏。”尔撒·依玛一本正经地插这么一句,插得很是时宜。“得拯救世界的主去!”


        

陶然不语,有意无意地余光瞅一眼视频。警卫系统各个方向调战斗机来围,很是让人恼火。


        

“我开古董机甲拖住它们,你带皮皮找机会突围。”尔撒·依玛主动请战。“我就一海盗头子,捉住我没甚用处,顶多实验室里多匹野狼。斯芬克斯……呵呵,两座太空双子港。破地方,如不得他们法眼。”


        

“闭嘴!”皮皮愠怒,轻声喝断尔撒的胡话。“不把自个儿搞成实验室造,你就不得不死心,对吗?”


        

“羽弗云歌不挺好的吗?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造都无所谓。”尔撒·依玛还跟她嬉皮,见她脸色募然一沉,赶紧的话锋一转,捏肩捶腿地讨好执政官。“哎哟,小主,我错了!我悔过,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再不做实验小野狼了……”


        

“尔撒·依玛!”皮皮勃然大怒,只差没扬手一巴掌掴在尔撒脸上。“那么多人,不惜以性命为代价,都要废除实验室造。因为一座阿瓦隆星,我就得把你送去实验室?”


        

“别,别,别!我发誓,我不做实验室造。”尔撒这要脸的,哄人开心还带趁机揩油的,捧皮皮脸蛋儿捏一捏。“你心里有我,我挺知足的。赶紧找个机会脱身,我来开机甲拖住追兵。”


        

皮皮眉眼间的思虑始终消散不去,不答应。


        

尔撒拇指一点点抚平她眉心愁绪,“怎么,怕我死了你会嫁不出去?不会的!你老公我九条命……”


        

“滚!”皮皮一拳砸在尔撒肩窝里,痛得他“嗷呜”一声退开。那个位置神经密集,痛!“你是谁老公,沙滩上的母绿头龟孵蛋没睡醒,把你给放出来了?”


        

陶然向来正经,没见过这么二哈的吵架模式。他闹不明白,尔撒的喜欢于皮皮而言,有几分是纵容,有几分是欲擒故纵。介于海盗他的性子,陶然多少些看不惯。因为皮皮的纵容,他没把那一丢丢看不惯写在脸上,只默默地看不惯。


        

“前方一千五百米处,有座艺术博物馆。我开机甲进去,你替我,我带皮皮走,偷天换日。”陶然担心萝莉执政官安危,却也不是拿不定主意、挑不起担子的主。他说干就干,开机甲径直往博物馆去。“你当心一点,打不过就跑。那帮理想人,我怀疑他们连思想都是实验室造,见不得你这样的纯血人类,捉到定是送去实验室的。千万别跟他们硬拼!”


        

古董格斗机甲,都是四五十米高的庞然大物,说话的功夫就过来一千五百米的冲刺。


        

各处战斗机,“嗡嗡”地围过来,大有要将钢铁巨兽困死在博物馆里的架势。


        

它们沿途都有机会加速度包抄古董机甲,扔航弹炸毁它的,但没有。可能因为伊万·伯纳德的“活捉令”,故意跟他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想逼到他们走投无路,自个出来举白旗投降。


        

在博物馆门口,尔撒·依玛亲手接替陶然,一脚油门轰到底,把格斗机甲轰进博物馆。


        

博物馆看家的防弹玻璃门,砰一声撞得粉碎,掉一地碎渣儿。


        

瞧这模样,真像是走头无路的。


        

今日无展,博物馆没人。


        

机械用兵跑步行径速度赶不上格斗机甲,何况是重甲。博物馆是穹窿式圆顶建筑,周边建筑大多是这般模样,战斗机找地方着陆得花点儿时间。


        

借此时差,古董格斗机甲冲进博物馆,陶然就带上皮皮下了机甲,果断溜号。


        

“皮皮!”坐上主控位置的尔撒喊住他冰激凌小野狼。


        

皮皮在机甲底下顿住脚步回头,他操控机甲求婚式单西跪下,趴舱门上嬉皮笑脸的。“亲我一个?!”


        

皮皮甜得可人的萝莉脸,霎时间碳化成沉水乌木。


        

“不亲也可以,你笑一个。”尔撒自欺欺人,先笑为敬。


        

皮皮唇角憋出一个僵硬的幅度,嗔怒:“你不想让我走了?”


        

“不想。”尔撒·依玛蹬鼻子上脸,敢说。“去吧,当心点儿。别受伤知道吗,我会心疼的。”


        

“你会蛋疼!”皮皮嘴角一抽,拽上陶然转身就跑,空空在原地撂下一句咒骂,实在是受不了了尔撒。“你敢回蓬莱星系,我保准让你疼。”


        

尔撒·依玛肩膀一抽:“……”


        

我是不是变态,怎么喜欢喜欢那么个主?


        

砰、砰、砰……


        

围拢的战斗机并没找地方着陆,鱼叉顶上博物馆穹窿式圆顶,准备将它掀翻了围攻困兽。


        

皮皮再不跑,再不去卫生间翻下水道开溜,真没得机会了。


        

—————————


        

确实喝醉了,没机会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