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反派BOSS不准死 > 第387章 身体虚得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军刀当手刹使的达米诺斯还没翻身起来,就抬手格挡了一下。“噌”的一声锐响钻进耳蜗里,耳膜都要破掉,是尖锐钢铁爪子抓过金属的刺耳声音,听得人牙龈痒痒,恨不得将牙齿统统咬碎才能过瘾。


        

与此同时,耳畔“biu”的一声枪响,达米诺斯的枪朝林子里放了个空炮。激光子弹出去是个转向的弧形,在不远处制造一声闷响,打在树干上的。


        

达米诺斯的手枪,也在子弹出膛的一瞬间就已脱手而出,旋身飞进炸弹坑里——被“机械狼”扑掉的。


        

军刀扎在砖缝里来不及拔出来,他拿手枪做格挡隔挡开扑向皮皮面门的“野兽”爪子,徒手掀翻一头“野兽”,手枪也格挡没了。


        

翻身滚下炸弹坑的机械狼,终于昂呜了一声。


        

但那声“昂呜”,并没能阻止四蹄子着地奔他俩过来的成群野兽。猛扑的都已腾空而起,不止一只两只。


        

眼看爪子就要扑上鲜美猎物,只见地上一道身影鲤鱼打挺翻身起来,肩上扛人就开狂奔,沿炸弹坑斜坡冲上平地,在猛扑的狼群反击之前出了坑。


        

扑空的,重心不稳滚下斜坡的不少。没扑的,立即沿他二人出坑的路线追了上去。


        

这一些列对抗性机械狼的格斗动作,达米诺斯完成得行云流水,在一分半钟内出坑逃脱。


        

始终被达米诺斯护住的皮皮,曾几度以为即将身临地狱,脑袋里空白的一片,直到后背“噌”的金属刀剑出鞘之声刺入耳膜,以及尖锐的痛感从腰背迅速划到肩甲,她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个怎样的状况。


        

——达米诺斯扛着她,在狂奔路上逃离虎口狼牙,但不幸的是它们很快就追了上来,其中一头机械狼还跃起猛扑,在她后背抓了一爪。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她咬牙忍痛没敢出声,从腰后抱紧达米诺斯,以防颠簸中他重心不稳的时候被甩出去。


        

萝莉的手臂带电、带魔力,达米诺斯浑身一震,细微的电流过去,从她抱他的手臂位置传开,遍及四肢百骸,仿佛全身骨头都酥了一遍。


        

“皮皮……”他狂奔的脚步莫名地慢下来半拍,身后千金之力猛扑上来。


        

“啊!”在皮皮的惨叫声中,达米诺斯慢半拍的脚步往前一个踉跄,扑地上啃了一口野草。两人上下叠在一起,被钢铁野兽的爪子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后背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撕裂他心肝儿肺腑一般,深深吸一口凉气入肺都是剧痛。


        

“皮皮!”血红了眼睛的达米诺斯,被野兽爪子按在地上摩擦,眼泪和喊声一起狂飙。他趴地上的手,手指抓进土里很深很深,指甲碎裂带来的钻心之痛他也全然不觉。


        

砰!嗞……


        

金属子弹破壁后,是电流炸开的声音。


        

达米诺斯在后背传来的强烈触电感中一惊,没任何机会思考,就翻白眼儿晕了过去。最后,也只在脑海中隐约掠过一遍身后那个人的影子,连她的名字都未曾喊出声来。


        

耳畔,野兽喉咙里的低吼响起,金属子弹破壁的枪声却没停。


        

趴他后背的皮皮,被身形巨大的野兽一爪子抓进背脊里,骨头碎裂、后背血肉模糊的一片。炸裂的电击感,反倒让她骤停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


        

她忍着后背剧痛,扭头用余光目送扑倒她和达米诺斯的钢铁巨兽倒下后,再也坚持不住了,撑住身体的手臂一松劲,彻底失去意识。


        

漫天星辰撒落在昆仑星,蔚蓝的海依然讲述着午夜的宁静。


        

在星光环绕的宁静海面上,皮皮感觉自己仿佛躺在一口冰雕棺材里——除了冰冷和僵硬的无助感,还有零零碎碎的混乱的画面在内世界乱晃,像是真的,又像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午夜撒满繁星的海面,忽的跃起一只海豚,水花和星光在它尾鳍摆动的幅度中交相辉映。闪闪烁烁的清冷与午夜迷人的旖旎,在宁静里纠缠着难舍难分。


        

这是十三星系唯一一座拥有蔚蓝大海的居住行星。


        

据说,海的另一边是高耸的雪山,海拔一万八千七百七十七米,终年积雪。皮皮没有去过,是听云歌说的,他在山顶上住过两周。


        

云歌说,那座雪山才是真正的昆仑,杳无人迹,四季都只有冰雪和阳光。


        

它是昆仑星南北航线上绕不过去的山,他却是她远行路上绕不过去的人。


        

疾风骤雨搅碎一池星光,仿佛那天在飓风中心登陆昆仑星的,不是她和达米诺斯驾驶的机甲,是当年在昆仑星作战的联邦上将,羽弗云歌。


        

他清冷的声音在星光碎裂的地方喊了一声“幺鸡”。


        

“幺鸡……真的是他……”


        

医疗舱里喃呢的声音断断续续,很轻。查房的护士进来恰巧听见,将录音重放几遍才听清楚病人说的什么。


        

那护士姐姐也是奇葩,当即笑出猪声,“嘿,姑娘,确定你那是幺鸡吗?我杠上花,胡了!醒来的时候记得给我两枚金币。我要海盗币,现在的昆仑币不值钱,当卫生纸擦屁股我都嫌细菌太多。”她摘下衣袋上别的马克笔,在透明舱盖上画一只长歪的幺鸡,加边框框上,拍一拍舱盖,转身要走。


        

护士姐姐这一转身,跟悄悄进来那人撞个满怀。她稀疏寻常地抬头瞅一眼,吓坏了,赶紧腰板儿挺直,站稳。之差没立正稍息!


        

你当她撞的是谁?


        

那可是当地有名的黑老大,江湖人称:西城一姐。


        

——据说,这里大半地盘儿都是她的。


        

“你在干嘛?”西城一姐冷冽的眼神越过护士姐姐肩膀,觑向她身后医疗舱舱盖上长歪的幺鸡,有点想笑,但忍住了,没笑。


        

“呃……那个……是这样的,你送来这位姑娘伤势很重。五根肋骨断裂;第五、第六胸椎严重错位;肺部重创受损,且未得到及时治疗,造成中度感染;护送途中又失血过多……”护士姐姐双手抱紧怀里的病历本,说话语无伦次,有点拘谨。她秀气的模样,在身材俊挺的西城一姐跟前,显得有点小鸟依人。


        

“这些我都知道,说重点。”西城一姐眼尾余光昵她,很嫌弃。


        

护士姐姐遭遇昆仑寒风过境似的,浑身一个哆嗦,咽一口口水,赶紧捡重点汇报。“病人现在恢复得还可以,神志清晰。我进来的时候她在说梦话,喊了一声‘幺鸡’……”我就接她梦话杠了。当然,这样话她不敢说。“我就想着……给她留个纪念。”


        

“‘恢复得还可以’是什么程度?什么时候能醒?”西城一姐径直掠过幺鸡的话题,直击关键问题。


        

护士姐姐再咽一口口水。“这个……这台医疗舱水平有限,没有办法预测。但是……”她语言又止。


        

“但是什么?”西城一姐冷声逼问。


        

“但是……”护士姐姐被她眼神逼得退后一步,谨慎地绷紧后背肌肉,尽可能远离医疗舱,免得被某人吃掉,说话结结巴巴的。“但是这位姑娘……长期劳顿,积劳成疾……加上慢性肠胃炎一直没能得到彻底根治,身体虚得慌……需要好生休养一段时间。建议,建议……短时间内不要再做长途旅行。”


        

“知道了!你先去忙。”西城一姐绕过护士姐姐,遥控一张靠椅过来,在医疗舱旁边坐下,开始打盹。


        

护士姐姐肩膀一抽,抱紧怀里的病例档案,溜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