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反派BOSS不准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新婚燕尔的,能干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皮皮半夜里醒过来,听到客厅里有人说话,半睡半醒状摸出来,单瞧见云歌窝在沙发上独饮独醉,没见着别人,她以为自己见了鬼了。


        

“你怎么起来了?还早,再回去睡会儿。”云歌极其宠溺的姿态翻身起来,公主抱将镇定剂药效还没完全过去的皮皮抱回房间,哄着睡了。


        

云歌一大早起来,没得事干敢,就在厨房捣鼓早餐。幺鸡自闭状充完电开机,瞧见厨房里浓烟滚滚的。她以为着火了,开消防喷淋浇了云歌一身的阻燃剂。


        

云歌锅里正煎着不可名状的食物,被消防喷淋当头这么一浇,灶上火灭了,锅里油也冷了。他楞楞的站在灶头跟前,任由头发上的阻燃剂往油锅里滴,平身第一次想把幺鸡刷回出场装置,或者摊平了放油锅里煎一煎。


        

幺鸡推开门缝往厨房里瞅一眼,没敢说话,一溜烟儿跑快餐店买早饭去了。


        

他们住的积木屋,厨房从来都没开过火。今儿个第一次开火做饭,竟然是这种场面……


        

庆幸的是,幺鸡反应快,没拉消防警报。不然,吵醒了某人的心肝宝贝儿,得领一周的禁言令。


        

等镇定剂药效完全过去,莫约都快中午了。


        

云歌将幺鸡带回来的沙丁鱼三明治热一热,冲杯牛奶端到床前搁着,揉了揉床上窝着那姑娘的头发,喊她:“小懒猪,起床吃饭了。下午有场地下城设计师联合举办的珠宝展,去逛一下吗?”


        

女人都是爱美的,像皮皮这样在书香门第长大的,对设计师创作更是情有独钟。故乡的战事虽然让她牵肠挂肚,有心上人陪她散心,终不至于落魄到一无所有的地步,还是想去的。


        

“几点?现在起床……”还来得及吗?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走路都带扶墙的某姑娘,还掀被子蹦跶下床,落地就往地上跪。


        

云歌手快,一把接住皮皮搂在怀里,没让她膝盖着地给上将军拜年。


        

他看她的眼神有点无奈,还有一点不晓得是害羞,还是心痛。除了昨晚,他难得说话结巴,还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我……我昨晚可能有点过了……你慢点。”


        

皮皮在云歌怀里一愣,跟他对望一眼都能脸红。


        

“快吃早饭,好晚了。我出去收拾一下,咱们早点过去。如果有你心仪的婚戒,可以订一对。”云歌扶皮皮坐好,一埋脑袋,转身就要出去。


        

“云歌……”皮皮很轻的声音喊住云歌。


        

他脚步在门前一顿,转身回来。“你喊我什么?”


        

皮皮垂下眼眸,埋头猛喝两口牛奶,没敢看他。


        

最近不是都喊云叔叔的吗?


        

她这一改口,差点撩拨了云歌一顿心律不齐。


        

他折回来,半跪在她跟前,双手捧住她手里的牛奶杯,还想再讨一顿心率不齐的滋味:“再喊一声‘云歌’给我听听?”


        

皮皮咬了咬下唇,没肯吱声。


        

云歌得寸进尺,越过牛奶杯凑到她唇边,压住快要凝滞的呼吸问她:“你要不好意思,就喊老公吧。”


        

“啊……”皮皮将信将疑的眼神抬眸看他,正和了某人心意。他眼眸里桃杏纷飞的迷醉,落进她湖水般清澈的虹膜里,仿佛一夜春风锦绣了江南。她呼吸一凝,喃喃地喊了声“老公”。


        

云歌如火如荼的热吻,应和她的全新称谓,迎上了她的双唇。


        

地板上“啪”的一声,四只手捧在手心里的牛奶杯,不负众望地摔了。牛奶泼了他俩一身。


        

皮皮挣扎一下,想起身去收拾地上的玻璃残片,被云歌不管不顾地扑在床上。


        

她深灰色的长发铺了一枕头,只听见云歌在她唇边喃呢一声:“别管它”。


        

随即,烈火点了干柴,烧成燎原之势……


        

皮皮:“……”


        

谁说昨晚太过了的?


        

满室狼藉卷在春风里化了,沙鸥日暖里只羡鸳鸯不羡仙。


        

皮皮那声云歌喊得,连累得……准备卡点儿赴约的羽弗将军,足足晚了两个小时出门。


        

宝二爷站在展厅外的月台上,脖颈都快望成曲项向天歌了,还不见人来。“再给幺鸡小姐发通讯请求,不是说出门了吗?堵车的都到了,他俩在干嘛……”他吩咐手下的话还没有说完,立刻就闭嘴了。


        

这新婚燕尔的,能干嘛?


        

宝二爷想想脸上都火辣辣的,挥一挥手,屏退了左右。“通讯请求别再发了,去大门外面候着。鹿小姐到了招呼我一声……”他话音刚落,抬头就在对面人群里,寻着一貌似羽弗云歌的身影,身旁挽他胳膊那姑娘好像是皮皮——距离远,不怎么瞧得清楚。“别去了,拿望远镜给我。”


        

他身旁的小跟班儿,被他一顿神吩咐之后,迅速拿了望眼镜来。


        

宝二爷撩望远镜一瞧,果然是他二人,从悬浮列车站出来的。


        

这,穿礼服挤悬浮列车的……是个什么土豪标配?


        

“你们这群蠢货,怎么没给鹿小姐派车?”宝二爷转身拿望远镜指身后一众小跟班儿,回头又指悬浮列车的出站口。“这,这,这……这像什么话啊?!”


        

“二爷,您别生气啊。车是派了的,司机在鹿小姐家门外停了一个多小时。通讯请求被拒掉无数次,最后……最后,车被交警贴罚单拖走了。”


        

宝二爷:“……”


        

他想骂手下蠢的,但这件事情确实怪不得他们。


        

“行了,行了!我去接。”宝二爷喝退左右,自己下楼接人去了。


        

“我的姑奶奶耶,你是来逛夜市的吗?”宝二爷远远的迎上两位贵客,假意伸手要去搀扶“格格”,手到“格格”跟前又收了回来,不敢,被云歌眼神儿瞪回来的。“……我给你预留了几对婚戒,快进去瞧瞧,好看着呢!”


        

“谢谢!”皮皮闷闷地点了点头,咬住嘴唇,不说话了。


        

云歌没时间对外声称他们要订婚戒。皮皮脑子里又全是马赛克,没地方思考宝二爷是怎么知道她要订婚戒的,剩下不多的空间全用来害臊了。


        

宝二爷选的婚戒也是豪,比鸽子蛋还大的钻石,周边镶一圈皇家蓝的雪地星辉,闪得人眼睛都瞎了。


        

皮皮一捂脸,埋头就走,不想让人瞧见她在看那款暴发户似的土豪戒指。


        

珠宝展已接近尾声,没什么人,也什么珠宝了。很多首饰都已现场拍卖,只剩下展厅里的图片。


        

皮皮有那么点儿失落,眺着玻璃窗外的街景,没什么心情说话。云歌跟在她身后,背地里给宝二爷比划暗语。


        

二爷带小跟班儿们撤了,单留皮皮和云歌两人在空荡荡的展厅里闲逛。


        

“皮皮。”二楼月台上有人喊住了皮皮,声音暖暖的,很熟悉。


        

皮皮猛一回头,循声望去,瞧见一个比那声音更熟悉的身影——沐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