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381章 旋涡残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好,她身上的邪神气十分丰茂,还真顶得住金龙气,虽然是元气大伤,可还一息尚存。


        

我立马提起声音:“把他们俩的毒解开。”


        

她这个时候,周围的虫子被荡涤的差不多了,天花在不远处闪着黯淡的光,我看见,她是一个崎岖的五边形脸,颧骨下巴都是尖尖的,凸出来的,一副孤鬼相。


        

眼睛,则瘦的凹陷下去,像是两口枯井。


        

而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向了自己的手。


        

我刚才——真龙气扫过的位置。


        

没什么东西扛得住金龙气,现在她张开的手掌里,只有一片飞灰,风一吹,散的到处都是。


        

而她看清楚了,忽然就是一声哀嚎。


        

坏了,那玩意儿对她来说,肯定十分要紧。


        

她越恨我,对程狗他们就越不利。


        

江仲离抬起了手,在她身上检查了一遍:“国君,要快。” 记住网址m.dzs5.com


        

我也看出来了,她身上的邪神气,竟然恢复的极快。


        

啊,看出来,她身上,有一种旋涡似的神气,似乎是她浑身力量的来源。


        

这就是了——我刚才那么用力气的去扫她的手,就是疑心这个。


        

她作为卫戍灵之一,身上肯定有产生神气的东西,比如说,九州鼎的碎片。


        

一旦把产生邪气的东西给打掉,那就算是赢了。


        

可那个时候,没看出来那个邪气旋涡,只觉得她手里东西要紧。


        

那会是什么。


        

这个时候,她手心的那些飞灰已经全部散出,我看见了一个残片——织锦,暗红色,有一个老虎耳朵。


        

啊,是给男孩子穿的肚兜。


        

江仲离盯着那个虫子娘娘,声音不大,却带着说不出的震慑力:“把能解毒的拿出来,我们国君仁厚,给你生路,不然的话……”


        

江仲离也看向了那个产生旋涡的位置。


        

那显然是她的命门,


        

“生路……”虫娘娘格格的笑了起来,转过脸看着我:“你们给我儿生路了吗?”


        

这就没法谈了,我回头看向了高亚聪:“你知不知道解毒方法?”


        

高亚聪连忙摇了摇头,沙哑的说道:“见都极少见,自然不知道了……”


        

“风儿轻,月儿明,树影照窗棂……”这是给孩子唱的摇篮曲,她一只手,还在轻轻拍打肚兜,像是在哄一个无形的小孩儿睡觉,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但是,我忽然想起来,我长这么大,我妈一次也没有给我唱过摇篮曲。


        

而眨眼的功夫,程星河和哑巴兰的脸色都开始难看下来了,哑巴兰蹲也蹲不住,一屁股坐在满地死虫子上,咔啦就是一声响。


        

阿满怎么还不来,会不会,也遇上什么大卫戍了?


        

“解毒?”可这个时候,虫娘娘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伸出了手,奔着我的脸就摸过来了:“你把我儿子杀了——你给我当儿子吧!”


        

我一愣,她那干枯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而满足的微笑。


        

“放肆!”江仲离声音一扬,就想把那只手给拉下来。


        

可这一瞬,我忽然想起来了。


        

没错,她就是虫娘娘!


        

我记忆力那个胖乎乎,总是带着笑的虫娘娘!


        

那个时候,她也曾经摸过我的脸:“倘若龙母娘娘得知,神君长的这样好,一定高兴……”


        

她地位很高,甚至能触碰神君的脸,怎么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没错,你做我儿子吧!”虫娘娘越说越激动,死死抱住了我的胳膊:“你做我儿子,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七星,别听这个老妖婆的!”


        

程星河脑门上全是汗,勉强支撑着才没倒下:“我不能卖子求荣!”


        

卖你大爷。


        

我一寻思,为了救人,虚与委蛇一下倒是没什么,可还没开口,江仲离声音一提:“国君,当心——她儿子,没有这么好当!”


        

话音未落,数不清的丝线从她手底下瀑布一样的炸出,对着我卷了过来,


        

“儿子,娘娘护着你……”她的声音,满是期待:“娘娘护着你,你在娘娘这里,谁也动不了你!”


        

那种数不清的丝!


        

我心里一提,我一身金鳞,虽然不至于中毒,但那个数量的丝线,也能让人动弹不得了。


        

“先生,退开!”


        

话音未落,就看见江仲离早就退远了:“国君请便!”


        

斩须刀在手里一转,对着丝线划了过去,我心里已经清楚了,跟她缠下去,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


        

金气把整个洞穴照亮,这一次,没有手软,对着那个旋涡形状就削下去了。


        

我已经通过祟的能力,从她那个孤鬼五角脸上看出来,她变成这样,怕就是因为自己的后代出过什么事儿。


        

子女宫上的阴影,扩散到了她整张脸。


        

而她儿子的灾厄,跟她自己的印堂息息相关,怕是——跟她自己也有什么关系。


        

而现如今,她的面孔呈现出一种倒三角形状,很像是一盏长明灯。


        

可灯是空的,也就是——油尽灯枯之相。


        

金龙气对着她身上那个旋涡就下去了。


        

她反应也快,丝线蔓延,可挡不住金气。


        

金气跟锋锐的美工刀划开纸张一样,削破了那一层神气,划开了那个旋涡。


        

“啪”的一声,一个碎片从她身上跌出——是那种浓重的,被污染了的神气。


        

九州鼎的碎片。


        

她身上的神气,迅速的衰微了下来。


        

但是——浑浊的眼睛像是裂开了一道缝。


        

有了一丝清明。


        

她盯着我,喃喃的说道:“神君……”


        

果然,认出我来了!


        

“虫娘娘,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我吸了口气:“不,先把能解毒的给我!”


        

虫娘娘侧头望着程狗和哑巴兰,露出很歉疚的表情:“那——是我弄的么?神君,取这里……”


        

她指向了自己手肘内部的一块皮肤。


        

“得罪了。”


        

我削下一小块,按在了程狗和哑巴兰身上,同时回过头:“你儿子,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虫娘娘张了张嘴:“是因为天河主——天河主,把我们全骗了,不该,右边的,不该……”


        

右边的?我想起来高亚聪转述的那句话了。


        

“右边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