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301章 天河落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伤神君抬起头看着我。


        

“你因为封祟,元气大伤,大概是迷失了本性,陆川神君不过是想帮你,他有什么错?”


        

伤神君的眼神怔怔的:“他不该消亡——那一次他说,等把你的事情查清楚,他再来喝酒,那一壶酒,我存了几百年。”


        

九尾狐插嘴:“你要是不喝,拿出来,我老人家可以代劳。”


        

伤神君露出了一抹苦笑,盯着我:“你还是没想起来?”


        

隐隐约约,我记得那扇对着天河的窗户。


        

可剩下的呢……


        

九尾狐没有讨到酒,有些扫兴,看向了我:“这倒也是,那个时候,消失在你神宫里的,可不光陆川神君一个。”


        

他们都是因为跟那个时候的敕神印粘上关系,这才消失的。


        

所有的矛头,全指向了敕神印。


        

那个时候,整个天河,都把敕神印当做一个灾祸,除之而后快。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不知道的,只要敕神印自己——他等着,筹备天河的婚礼。


        

我忽然很想笑。


        

难怪真龙骨不愿意想起来——当时,是多痛苦的回忆?


        

伤神君盯着我,眼里想有希望,却又不敢有,像是压着一团火:“你刚才,说陆川神君,可能可以回来?是真是假?”


        

这得看天河主了。


        

我看向了那些天河主麾下的神灵。


        

“刚才,话只说到了一半。”我接着说道:“天河主,现在到底在哪里?”


        

刚才,烛神女刚把这件事说了一半。


        

烛神女伏在了地上,胸口上的大洞上,神气不断往外渗露。


        

说话的是这个下场,谁敢说?


        

我看向了一个梁柱:“愈神。”


        

那地方,有一道极其隐蔽的神气。


        

果然,梁柱后面,怯生生的露出来了半个人影。


        

“帮我个忙,”我盯着他:“把烛神女治好。”


        

愈神是一个极其胆小的样子,似乎最不愿意跟人接触,恨不得躲到谁也看不到的地方。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听了我这话,他居然点了点头——甚至,像是有点高兴。


        

“他也还记得你,”九尾狐低声说道:“是个老好人,你记得他么?”


        

记得——我想起了微弱的蝇鸣声。


        

在锁龙井的时候,我受了重伤。


        

那种痛苦,四肢百骸被穿破,鳞片翻卷,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


        

更痛苦的是,蚊蝇围绕在了伤口四周,生不如死。


        

但那个时候,一种温柔的神气落下,伤口忽然愈合,我没看清楚是谁帮的我,只看到一抹白光,从井口悄然消失。


        

像是,生怕我看到。


        

跟梁柱后面若隐若现的,一模一样。


        

这一次受了天河主的命令,大概也是不敢反抗,他谁也没伤害过。


        

烛神女胸前,满眼起了一股洁白柔和的神气。


        

那个伤神君造出来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烛神女缓过神来,看着我,脸上有了几分羞惭:“小神……”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天河主手里,有能控制她的把柄,比如,她要保护的“女儿”。


        

“天河主这一次,没有跟我们一起来,”烛神女接触到了我的视线,知道我不记仇,大为宽心,连忙说道:“说是这一次,还有其他要紧事……”


        

天河主不敢来。


        

他不敢见我。


        

但是——我有种感觉,这一次,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


        

“你刚才说,天河落地?”


        

烛神女立刻点头:“天河接通三界水,每隔一年,天河就会落地一次,这段时间,他就会闭门谢客十天,说,是维修九州鼎,保三界平安。”


        

这就是天河落地?


        

这一次见不到,可怪遗憾的。


        

而来这里的目的,就更应该达到了。


        

我回头看向了封宝宫。


        

江仲离,到底找到了想找的东西没有?


        

得赶紧让他出来——一来,这地方毕竟是九重监,夜长梦多,谁也说不好会出什么事儿。


        

二来,我惦记着,白藿香身上的定魂针。


        

她扛不住多长时间了。


        

封宝宫那数不清的大架子后,依稀有个人影。


        

我刚要开口,忽然地面颤动了一下。


        

这是……


        

之前这地方也震动过——但那是被神气激起来的。


        

而这一次,跟之前的,都不太一样。


        

伤神君看向了脚下,脸色忽然一变:“这是——千机转……”


        

千机转?


        

外头来的神灵,倒是没听出来,可那些守卫,脸色却全变了:“谁动了千机转?”


        

“五大人?”


        

“可,咱们还在这里,五大人为什么……”


        

伤神君看着我,忽然跟下定决心一样:“你们快走——千机转,是九重监最厉害的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