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236章 梁上虎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守卫仔细一看,皱起了眉头,看向了旁边那个。


        

旁边的守卫看的也挺认真,可同样没看出什么头尾。


        

这个表情不是装出来的,看来他们并不知道。


        

上哪儿去找这个人情呢?


        

我接着问:“江仲离就被那个五大人关在里面?里面有什么机关没有?”


        

他们俩对看了一眼,这眼神一交流就看出来了,他们不敢说。


        

白藿香蹲下身,还要抬手对着散神针下去,这两个守卫面露惧色,异口同声:“那地方,自然是有机关的,五大人在那摆了八重连环锁,进去了,准出不来!”


        

那就是,跟迷宫差不多?


        

关键都在那个五大人身上,只要找到了他,那就能找到江仲离了。


        

“五大人自己住的地方,又有没有什么机关?”


        

这两个这下不用白藿香恐吓,接口就说道:“五大人住的地方,有白练桥,腾龙椅……玄妙之极,所以我们不敢进去,只敢在四处找一找,横竖多得很,说不完。”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难倒是不怕,怕就怕时间拖长了,白藿香扛不住,阿四的仙胎那扛不住。


        

只能过去先看看了。


        

我站起身来,跟白藿香装好了阳明玉,松开了这两个守卫,就跟小绿要捆仙索。


        

那两个守卫对看了一眼,忽然战战兢兢的说道:“你——到底是谁?真的,是敕神印有关?”


        

我回过头:“敕神印神君,你们认识?”


        

他们俩点了点头。


        

“是个什么样的人?跟天河主,又到底有什么仇怨?”


        

“这个……”那两个守卫犹豫了一下:“天河主素来以贤明著称,与世无争,从来不跟谁有仇怨,当初怕是……敕神印神君,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才落得那个下场。”


        

“对,天河上下,哪个不服天河主?”


        

不可饶恕?


        

我接着问道:“那,九州鼎和敕神印,你们知道多少?”


        

一听这两个东西,守卫脸上露出了几分神往:“那是神器——最强大的两个神器,能号令天地万物!”


        

“敕神印能册封号令神灵,九州鼎能保护三界平安,只有天河主,能掌握这两样东西。”


        

“那,九州鼎要是碎了呢?”


        

一听这话,两个守卫都愣了一下,下一秒,异口同声:“那不可能!”


        

“九州鼎要是出了问题,三界就全完了!”


        

“你从哪儿——想出来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这俩守卫,脸色都变了。


        

还真不是我想起来的。


        

九州鼎,已经碎了。


        

天河主,何至于要冒这么大的险?


        

时间有限,我把他们用小绿吐出来的捆仙索藏在了别人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就带着白藿香奔着里面进去了。


        

一边走,我一边注意到,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白藿香的手偷偷的往自己身上扎了几下。


        

那几个穴位——应该是为了压住剧痛,跟麻药一样。


        

都说医者不自医——给自己号脉,治疗,都是鬼医的禁忌,可为了我,她全犯了一个遍。


        

“白藿香。”


        

“嗯?”


        

白藿香眼神一变,跟猫偷鱼被发现一样,不由自主露出几分心虚:“怎么了?”


        

“你有没有什么心愿?我能做到的那种?”


        

只要能做到,赴汤蹈火,我也愿意。


        

白藿香愣了一下,显然,她想起了那天在高老师那,看到的流星。


        

她很快露出个开朗的笑容来:“没有——我的愿望,流星已经帮我实现了。”


        

“人总会有什么愿望……”我说道:“你好好想想,想出来,一定要告诉我。”


        

白藿香眯起眼睛,点了点头。


        

避开那些守卫,到了五大人的房间里,这地方乍一看,有些眼熟。


        

不是真龙骨里的记忆——啊,我想起来了,这地方的布景,跟顾瘸子那十分相似。


        

顾瘸子是销器门的,也是鲁班门生,最擅长一些奇巧。


        

厌胜门也是一样。


        

对门是一组柜子,上头全是各种工具,后头是个大椅子,椅子上头,有一个巨大的虎头,眼神灼灼,跟活着的一样。


        

这个屋子虽然大,却很空旷,一眼望得到头,确实没人。


        

“咱们——怎么找?”


        

“这地方肯定有机关。”


        

我四下看了一圈,发现这个屋子是个九星追月局,一排爻,找到了一个生门。


        

在正前方,也就是那个虎头下面。


        

这个时候,附近的声音聚拢了过来:“没找到五大人。”


        

“不光没找到,长甲和长乙也不见了。”


        

就是刚才那俩守卫。


        

白藿香看向了我,意思是能进去吗?


        

不,这个生门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