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223章 遮天之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心里陡然一提,下面——那是万丈深渊。


        

跌下去,白藿香肯定承受不住。


        

耳朵呼的一声,头顶上那三个女人,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哀鸣——那声音别提多尖锐了,两只手没空闲,堵不住耳朵,这一声,震的人头晕目眩,耳朵一阵剧痛。


        

白藿香一只手,也忍不住要堵在耳朵上,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巨鸟头上的一个女人忽然就对着我们就蹬了下来。


        

原来,这巨鸟一只翅膀受了重伤,没法再承担我们两个人的重量了,当机立断,就要把我们抛下去,打算自保。


        

可这一瞬,头顶又是“呼”的一声。


        

显然,第二块石头,也对着舂山鸟砸下来了!


        

舂山鸟的三个女人头瞪大了眼睛,视线就是一僵——她们也觉出来了,挡不住,躲不开!


        

再被打中了,这舂山鸟只能带着我们两个做秤砣,直接沉下去了。


        

我一只手握紧了一条女人胳膊,一只手抓紧白藿香,翻身往上一转,一脚对着那块石头就踹过去了。


        

小时候很少参加足球这一类的多人运动,但是踢毽子之类的“单机游戏”我玩的熟练,不用龙气,那一下也精准踢中——那块石头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曲线,直接奔着来路给砸了回去。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上头微微一声惊呼,我趁机重新把白藿香拽上来,对着舂山鸟的三个女人头,就在黑斗篷下比了个手势——不想死,就给我往上飞!


        

三个女人头悚然一惊,见识到了我的本事,一上一下都要倒霉,进退两难。


        

“小心上头!”


        

就在白藿香叫出来的同时,头顶“呼”的破风声炸起,数不清的石子,跟流星雨一样,对着我们就砸了下来!


        

舂山鸟仅剩下一只翅膀,维持在空中都费劲,还要躲开那些石头,更是左支右拙,眼瞅着要跌下去。


        

我立马拉住了唯一一个拼命挣扎,试图逃生的女人脖颈,跟驾驶马车一样,拽着她躲避,勉强闪开,白藿香抓住了了这个机会,对着巨大的鸟身,就扎了一针。


        

这一下,似乎是某种大穴,舂山鸟吃痛不过,三个女人头同时就是一声惨叫,忽然对着上头,蹭的一下就蹿了上去。


        

耳边是一阵凌厉的风声,还没等下一批石头下来,舂山鸟的翅膀往上一托,我们眼前一阵发花,就看见了陆地。


        

上来了!


        

接下来,天旋地转。


        

舂山鸟以一种坠毁的姿态,跌跌撞撞就撞到了无终山上。


        

我立刻护住白藿香,从舂山鸟身上滚落,躲在了舂山鸟庞大的身躯之下。


        

白藿香从我怀里抬起头来,看向了四周,倒是高兴了起来:“真的到了!”


        

这地方,跟我们以前到过的地方,全不一样。


        

摆渡门已经算是一个人间仙境,可跟这里比起来,差得远。


        

触目所及,是蓬勃旺盛的爬藤植物,高大乔木,地上芳草萋萋,四下里开着姹紫嫣红的花,空气清冽,浓香扑鼻。


        

白藿香盯着那些植物,眼前发了亮;“全是一些底下没有的东西……”


        

因为这块地方,是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数不清的藤蔓的顺着四面八方蔓延了下去,垂成一重一重绿色的帘幕,红色的花朵点缀其中。从脚底下的云层之中穿过。


        

这地方——接近真正的仙境。


        

河洛来的,就是这里?


        

我立刻四下里看了起来——那个能上九重监的登天石在哪儿呢?


        

可四周围花木掩映,没有什么东西,是煞神和河洛说的那样。


        

而且——我再一次看向了身后。


        

触目所及,并没有人影。


        

那之前对着我们投下石头的,到底是什么人?


        

舂山鸟瑟缩着,宛如遇上了什么天敌,蜷缩成了一团,一动不动,三个女人的六只眼里,全是恐惧和后悔。


        

这地方,看似宛如仙境,其实危机四伏,难怪舂山鸟不愿意上来呢!


        

不过,对方怎么不出来了?


        

我躲在了舂山鸟背后,仔细辨别了起来——这地方离着上头已经很近了,四处都是仙灵气。


        

但这一瞬,我感觉出来,坎位有动静。


        

与此同时,三个女人,也暴睁双眼,看向了看向了坎位,满眼惊惧。


        

“哗啦”一声,一道东西遮天蔽日的对着我们就笼罩了下来。


        

似乎——是一张巨大的网子。


        

“抓住了这个东西——从这里扔下去,无终山是何等圣洁,怎么容得下这种脏东西。”


        

这是冷漠的,带着几分嫌弃的声音,像是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