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185章 慈悲宽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前倏然就是一道厉风,那道斩天钺划破长空,对着我直冲了过来。


        

熟悉,很熟悉。


        

那个时候,我自己执掌的九重天雷打在了我头上的时候,也是这个东西,趁乱而出,对着我的头下来了。


        

额上的旧伤疤,就是这么来的。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我转世两次,这个痕迹,却永远磨灭不掉。


        

这是在告诉我,换了什么身份,也不要忘记这件事。


        

斩天钺的寒芒,炸在了我眼前。


        

他们兴奋了起来:“成了。”


        

斩天钺带起的疾风,把我的头发,全吹了上去。


        

那道旧伤疤,不再剧痛,而出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很像是,渴了。


        

就在斩天钺要落在我手腕上的时候,头顶上的乌云倏然一动。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一道霹雳,轰然而下,贯穿天地,直接打在了斩天钺上。


        

“咣”的一声,斩天钺的青光,跟霹雳的金光撞在了一起,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以两者相撞为起点,轰然奔着四周围扩散。


        

所有的九重监被这种力量一撞,全都踉跄了好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体,抬起头,都屏住了呼吸。


        

“这……”


        

斩天钺跟金色的霹雳,凌空悬停,两不相让。


        

天河主,也在这上头,灌注了自己的力量,现如今,又一次借刀杀人,他自己,在哪里坐山观虎斗呢?


        

“难不成……”一个九重监的眼睛里,映照着互相交错的金气和青光,喃喃说道:“他能跟斩天钺相争……”


        

这一瞬,斩天钺劈开了霹雳,往前进了几分,对着我就撞了过来。


        

“好!”


        

那些九重监松了口气,厉声喊道:“不愧是斩天钺!”


        

不,我不是跟它相争。


        

我比斩天钺,要强大许多。


        

心念一动,头顶上的乌云,汇集的越来越多,翻滚腾跃,犹如一道,由天空往下,倒灌的黑海。


        

金光闪烁的霹雳,猛然扩大,对着斩天钺就撞了过去。


        

“喀。”


        

斩天钺的锋芒,倏然就出现了一道裂口。


        

九重监的人,是什么眼力,全看清楚了,不由自主,浑身就是一颤。


        

九重监来了之后,就自动退到了后头的十个明神,也怔住了。


        

午明神低声说道:“斩天钺——有裂?那不是三界最锐利的东西吗?怎么可能有裂?我——我看错了?”


        

“别说了。”丑明神低声说道:“对付——是敕神印神君。”


        

是啊,三界之内,没有什么事情,是敕神印神君做不到的。


        

“这……”九重监全把视线投到了淳于晖身上:“咱们……”


        

淳于晖的视线,死死焊在了斩天钺上,似乎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放心,那是斩天钺。”有九重监咬了咬牙:“世上,就没有……”


        

可这还不算完。


        

斩天钺上的裂纹,越来越大,一路从锋芒,裂到了鞘口。


        

青气还是浓重,可是,被金气压下去了许多。


        

而金气,越来越猛烈。


        

斩天钺裂纹的上下,在金色霹雳之下,增添了越来越多,新的裂缝。


        

全下一瞬,一路扩散,整个斩天钺,全是裂纹!


        

所有的九重监,全屏住了呼吸。


        

金色霹雳猛然坠下,“啪”的一声,斩天钺宛如哥窑的瓷器,裂纹遍布,接着,不堪重负,分崩离析!


        

那道青气,承受不住,跟着斩天钺的碎屑,划破长空,溅的到处都是,宛如数不清的流萤。


        

巨大的力量,奔着九重监反弹了回去,数不清的九重监和屠神使者,猝不及防,就被斩天钺的碎屑打中,呼的一声,四面八方,数不清的神气忽然消亡。


        

传说,斩天钺是最坚固的东西——就这?


        

淳于晖反应极快,躲过了斩天钺,死死盯着我,眼睛发了木。


        

其余几个九重监从震惊之中缓过来,互相看了一眼,终于有了恐惧。


        

他们能上到了这个位置来,付出了多少努力,积攒了多少功德,锤炼了多少能耐?


        

按理说,他们行监察职责,几乎是个至高无上的职位,可以在三界,横行无忌。


        

可我一抬手的功夫,灰飞烟灭,什么痕迹都没留下来。


        

谁能不怕?


        

“谁也别怕!”


        

淳于晖。


        

这一声,无异于是响在了他们耳边的一记警钟。


        

“他一旦回去,清算起来,是绝对不会放过咱们的!”淳于晖厉声说道:“咱们九重监,是评判神灵的,决定神灵归宿的——谁敢退却?”


        

他第一个对着我冲了上来:“诛妖邪,保三界!”


        

我没抬头,但是一重天雷,倏然就落在了他面前。


        

他算是九重监能力大的,转过身一躲,就地一滚,身边几个九重监立刻围上去,把他身上的火焰拍灭。


        

他抬起头,已经半身焦黑。


        

九重监的淳于晖,也能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可他已经杀红了眼,一声大吼,领着九重监,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勇气可嘉、


        

可当初,你要对我尽忠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种勇气?


        

万丈霹雳,从天而降,几乎在我面前,数不清的天雷,几乎组成了一道金色的瀑布。


        

那些九重监,全被那强大无俦的力量,震出十步之外。


        

可是,那力道,明明可以,却没把他们屠戮消亡。


        

“他……”


        

他们不傻,站起神身来,除了劫后余生,还有了疑惑:“咱们对付他,为什么,他还手下留情?”


        

淳于晖死死盯着我:“要屠戮,就屠戮,我们九重监,不受这种折辱!”


        

“不,不对,九重监真正应该对付的,另有其人。”


        

他抬起头盯着我,眼里犹疑:“谁?”


        

“你们心里都清楚。”我盯着头顶上盘旋的乌云:“天河锁龙的主使人,四相局改局的主使人——引着你们,来东方天柱抓我的那个人。”


        

大家心照不宣,天河主。


        

几个九重监咬了咬牙,异口同声:“那位大人,慈悲宽仁,是三界的典范,怎么可能跟你相提并论?”


        

慈悲宽仁?好一个慈悲宽仁。


        

我忽然有几分怀念,以前,也被人这么称赞,可是后来……


        

淳于晖却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往前了一步:“我有话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