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140章 肉眼凡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且后来,我跟着雷霆万钧,落到了那个草亭里,成了景朝国君。


        

我是怎么成为人的?


        

大概,还有其他人帮了我。


        

比如……


        

我看着小龙女:“所以,那个神君离开了之后,你们说的大人,成了天河主?”


        

小龙女点了点头。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自从我诞生,他就已经在上头了,他跟你一样,是位置最高的主神,”小龙女吸了口气,缓缓说道:“而且……”


        

小龙女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想这话该不该说。


        

“我知道,”我盯着海面:“他跟我,以前是朋友。”


        

也许,还是生死相交的那种朋友。 记住网址m.dzs5.com


        

还有谢长生。


        

所以,对神君来说,不光是未婚妻,还是来自好友的背叛。


        

这个神君跟现在的我比起来,这种悲惨的命运,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处不胜寒。


        

哪怕坐在了最高的位置上,身边依然是危机重重,步步惊心。


        

拥有的,怕失去,没有的,要抢。


        

不过,这个账,终于到头了。


        

这一阵,风更大了,整个帆被吹的鼓了起来,簌簌作响,响的波澜壮阔。


        

瓦蓝的海面上,与天空交接,一望无际。


        

要离开水神域了。


        

河洛盯着越来越远的水神域,咬了咬牙。


        

这一瞬,水面上,漂浮出了什么东西。


        

是一个流光溢彩的东西,好像是个长衫。


        

河洛眯起了眼睛,似乎看见了碍眼的东西。


        

我想起来了,那是水神大婚的时候,东海里的嫁妆。


        

那个织锦上描绘的东西。


        

潇湘的视线,也落在了那个东西上面,眼神冻住,也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不愿意回忆的事情。


        

说来也怪,那些嫁妆,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出现?


        

我看向了河洛。


        

河洛脸色不好看,安宁趁机说道:“我知道!”


        

那确实是潇湘的嫁妆,可是后来,兴隆宫的水神宫废弃,被河洛取到了这里来。


        

她封存在了一个地方,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


        

可这一次潇湘下水,找到了那处地方,看见了那些东西。


        

河洛看出潇湘眼神不对,就嘲笑潇湘痴心妄想,潇湘大怒,两个人打起来,存放嫁妆的地方土崩瓦解,那些东西,全漂到了海面上来。


        

漂浮了这么久,还有残余,如果那个婚礼如期举行,那会有多盛大?


        

可惜不得见了。


        

还有再一次见到,千里红妆送嫁的机会吗?


        

我看向了河洛:“关于天河主,你还有什么能告诉我的?”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也什么都不用怕了。


        

河洛一笑,模样凄然:“你想知道的,我全告诉你,没错,跟你想的一样从头到尾,要你消亡的,就是天河主。”


        

把我压入锁龙井的是他,在我转世成国君的时候,叫凌尘仙长带着斩须刀来杀我的是他,送江辰来跟我争夺真龙之位的是他,坑害四大家族,迫使四相局改局的是他,这一辈子,帮助江辰和河洛,把我压在真龙穴下的,还是他。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你得问他自己了。”河洛盯着那一片水:“各家仇怨,各家知。”


        

齐雁和也是一样,他最在意的,可不是什么恩仇,而是自己,和屠神使者的好处一步一步,往高处爬。


        

我对齐雁和也来了兴趣:“你为什么转世为人?”


        

齐雁和也笑,眼睛映出点点波光:“二十年前四相局开局,我就知道,这一次下来,肯定能捞到不少的好处,我没想错。”


        

只是,做错了。


        

哪怕在东海,他差点利用九重监和屠神使者把我消除,也是他。


        

现如今,他离开是离开了,可我肯定没有什么安生日子可以过。


        

他一定还在什么地方,虎视眈眈,挡住我最后一步路。


        

我得比他更快一步。


        

潇湘站在栏杆边缘,风把她的长发撩起,侧脸依然容颜绝世。


        

她到底为什么瞒着我?又瞒了些什么?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预知梦。


        

她对着我,提起了斩须刀。


        

“放龙哥哥。”小龙女拉住了我的胳膊:“你不要着急现如今,离着回去算账,也只差一步了。”


        

是啊,可这一步,怎么走?朝哪儿走?


        

“一步?”哑巴兰吐出了栗子上沾着的皮:“哪一步?我哥现如今,真龙骨不是马上就长全了吗?哥,你上去找他们算账,我跟着!”


        

程星河推了他脑袋一下:“你傻啊,你以为上头是三蹦子,招手就能上?”


        

哑巴兰也反应过来了:“对了……”


        

那些事情,都发生在天河。


        

那个天河主,还有九重监,天曹官,都在天河,自然要上天河去算账。


        

可肉眼凡胎,怎么上天河?我又没有老头儿常让我去买的筋斗云。


        

除非,是让九重监的给抓上去。


        

“再说了,那些上头的,现在正等着他去送死呢,现在这个时候去,冲动就是白给。”


        

哑巴兰一瞪眼:“对了,我哥现在还没有随便使用敕神印的能力!”


        

现在这个身体,哪怕敕神印在手里,那种强大的反噬,也承受不住。


        

“你还不算太傻,要想用敕神印,还有上天河,当然是肉眼凡胎这一步了。”程星河皱起眉头:“可这个肉眼凡胎,怎么往上升?”


        

说到了这里,他看向了白九藤:“哎,老头儿,你是不是知道?”


        

白九藤正在整理自己的药品,一抬头,露出了个很无辜的表情:“你们知道修炼个几百年,吃上香火,有了大功德,就能成神了。”


        

“废话,我们没有几百年的时间。”


        

“那挖骨,洗髓……就是受点罪,”白九藤弹了弹自己手里的刀:“你可以自己选。”


        

白藿香忍不住看了白九藤一眼:“哪怕挖骨洗髓,不光受尽折磨,几率极小,也不见得能成功。”


        

“这个嘛……”白九藤犹豫了一下:“要说适合他的地方,有是有,不过那地方对肉眼凡胎来说,也并不友好。”


        

“不过,那个地方,放龙哥哥是非去不可,”小龙女转脸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龙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