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070章 引路童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到了有信号的地方,老亓打了个电话,没多久就告诉我,白九藤这几天正好要去南三条——他要来买一批早先订好的货。


        

我们启程,往南三条。


        

到了站,附近热闹非凡,外面的本地人满怀希望的看着来人:“农家院住不?”


        

“旅馆便宜了!”


        

“上黄家坡旅游不?包车食宿一条龙!”


        

越过了这些人,后面有卖糖葫芦的,吹糖人的,还有把你的名字绘制成一幅彩画的,是久违的人间烟火气。


        

在真龙穴里与世隔绝久了,光跟妖魔鬼怪打交道,再一到了这种地方,恍如隔世,仿佛重新投了一次胎。


        

“这地方不才最熟!”老亓领着我们就往里头走:“五岁的时候,家里老人就带不才上这里看货……”


        

他声音一低:“五湖四海,不少土货。”


        

乍一听这话跟骂人似得,其实不然,他说的“土货”,其实就是翻山客刨出来的东西,这地方是个重大集散中心,往往就是打这里流通到了全国的。


        

接着带着我们就往小巷子里钻,不少人拉我们去吃饭,他摆手来了一句本地方言,本地人也就意兴阑珊的散开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每次长辈带着我们,都吃一家油泼面,”亓俊喜滋滋的说道:“老长时间没吃这个老味道了。”


        

程星河一听很兴奋,跟着就走,我背着杜蘅芷,走在最后头,过了个小路,看见前面有个卖棉花糖的。


        

那是老式的棉花糖,在自行车后座上,撒上白糖,竹签子往里一捅,丝絮围着竹签子往上缠,很快就能缠成一片云朵。


        

小时候我最爱吃这东西了,就是没什么钱买。


        

老头儿也爱吃,我们俩要是难得手里有俩子,买一个一人撕一半,吃的别提多满足了。


        

我现在买的起一千个,一万个,可老头儿没了。


        

小贩也是个老头儿,试探着问:“买不?”


        

“买!”


        

多买一点,这个老头儿就能早点回家了。


        

我买了七八个,白藿香皱起眉头:“你吃的了吗?”


        

“我想让你也尝尝——可好吃了。”


        

白藿香接过来,显然就高兴多了。


        

程狗总骂我不会哄姑娘开心,我觉得他完全是放屁。


        

白藿香拿了一手,一抬头程狗他们早没影了,赶紧顺着人群去找,挤挤攘攘磕磕碰碰,我一边背稳杜蘅芷,一边护住白藿香,好赛超生游击队。


        

白藿香好像累着了,走的不快,似乎还对周围很感兴趣,一会儿让我看这户人家贴的红字,一会儿让我看那户人家窗台上的仙客来。


        

好容易到了地方,程星河他们已经吃上了,完全没注意少了我们俩,程星河还让我先别坐下,上门口的蒜辫子那给他拿头蒜。


        

我看你是头蒜。


        

放下了杜蘅芷,把蒜给他扔过去,程狗就把面给我推过来了:“别说,还真好吃。”


        

这面量很大,青花海碗里浮着麦黄色一团,上头是白蒜末,绿香菜,红辣椒油,配着大片肉,让人食指大动。


        

白藿香则抬起头:“赤玲,江采菱,吃糖……咦?”


        

我一回头,这才发现,她手里的棉花糖光剩下棍儿了。


        

程星河看见了,叹息了起来:“正气水,你这舌头是锉子做的?吃的也忒快了吧?”


        

白藿香皱起眉头:“我没……”


        

“怕是来的路上,碰上什么东西了。”我往糖上一歪头:“上头还有点灵气呢。”


        

“上你附近去偷东西吃?”程星河一皱眉头:“那也得是山海经里有页码的。”


        

我就问白藿香:“刚才心里想什么呢?”


        

白藿香一愣,脸一别:“也没想什么,就是,希望这路短一点,快点找到他们。”


        

可她眼神不定,显然是说了谎。


        

她是——希望这条路,再长一点?


        

我耳朵顿时也热了一下。


        

我知道,她走的那么慢,是想和我单独多呆一会儿。


        

程星河呲溜一声吃进去一口面,被辣椒呛的涕泪横流,打了个喷嚏:“哦,刚才你们从几个巷子里穿过来的,可能是碰上引路童子了。”


        

所谓的引路童子,跟守着柴火的灶童子,守着井的井童子相类似,是守着道口的——有时候人迷了路,不知道怎么走,漫无目的一走,却发现自己意外到达目的地,其实就是引路童子暗中引你到位,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到位之后在路口留下一些甜的东西,就算是表达酬谢了,下次他还会帮你。


        

不过现在卫星地图这么先进,没人会迷路,所以引路童子没有信奉,肯定是越来越少了,想不到这里还有。


        

因为是吃供奉的,所以强大的气息他们也不怕。


        

有引路童子的地方,大多数民风淳朴,行色匆匆的大都市是很少见的。


        

不过估计这引路童子也呆不了多长时间了,难得听到关于问路的祈祷,一下吃了那么多的棉花糖,这是饿了多久了。


        

赤玲和江采菱没吃到糖,都很失望,吵着让我再买一点,横竖白九藤还没来,我就带她们几个出去了。


        

这一出去,就听见嘈杂人流之后,响起了极其细微的声音:“是他不是?”


        

“就是他,我吃了他的糖——那肯定是那位神君!”


        

这是,引路童子?


        

而且,认识我?


        

我立刻回头,就看见一个银行门口的石狮子后头,躲着两个小孩儿。


        

心里一动,既然认识我,能不能跟他们打听打听天河的事儿?


        

我回过头就要过去,谁知道银行不知道搞什么活动,几挂腊梅红炸了起来,那几个小小的身影受到了惊吓,等我找过去,已经消失在烟雾里了。


        

“爹,我吃糖!”


        

“李北斗,你看见什么了磨磨蹭蹭的……”江采菱不高兴,可江采萍一下打在了她头上:“必然是有事,你少催。”


        

江采菱炸了毛:“我又没催你!”


        

赤玲死命往后拉我,我没办法,只好带着她往外头走。


        

前头就是南三条旧货市场了,这一进去,人声鼎沸,有各种各样的怪东西——自然比不上琼星阁和真龙穴那么宝气璀璨,不过这种怪是别具一格。


        

买了棉花糖给她们分,一转脸,看见一个身影从一边一晃而过。


        

那一瞬间,我顿时眼前一亮——高老师!


        

他也在这里?


        

我立马奔着那个方向就过去了:“江采萍,帮我照顾好她们几个!”


        

江采菱再次炸毛:“你为什么吩咐傻子照顾我?在你心里,我连个傻子也不如?”


        

哪怕是有残魂,可江采萍在我心里,总是最靠谱的一个。


        

跟着那个身影一冲,到了店里,却大失所望。


        

店里虽然有几个路人,却并没有高老师的踪迹。


        

我现在的眼睛,已经没有看错这么一说了,高老师就在附近,可是,他上哪儿去了?


        

我还想去附近找一找,忽然一只手拉住了我:“小哥,你看什么海货?我给你介绍!”


        

店主是个胖秃头,脑袋上油光闪烁。


        

我问他高老师,他果然一问三不知,只是拽住了不撒手:“你进来也进来了,就是咱们的缘分,看看咱们店里的东西——你给哥开个张,骨折价!”


        

刚才一来,我就觉出来了,这地方有一股子奇怪的气息。


        

是海的味道。


        

海货——果然,这个店里,摆放着的货物,全都跟海有关。


        

鹦鹉螺,红珊瑚,鱼类牙齿,鱼皮制品,甚至一整条疑似海怪的长颈骨骸化石,再一回头,我的视线,一下就被墙上挂着的一个东西给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