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050章 我陪着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挡在了九尾狐前面。


        

九尾狐白了我一眼,身体忽然舒展开,因为四肢纤细,动嘴极美,犹如一朵盛开的莲花。


        

而她一脚倒踢,那个巨大的碧落黄泉木,竟然直接炸开,木屑溅了我一身!


        

不光这一下,她甩手又破开了前面一块,身体回转,动作优美而有力,简直像是古典舞。


        

“用你护着本尊?”九尾狐的声音带着几分嘲讽:“你以为,本尊是哪个小姑娘?”


        

说起小姑娘——江采菱和江采萍呢?


        

我立刻转脸看向了她们两个,可龙棺眼看要塌了,木屑纷飞,只能辨认出来,她们还停留在两处机关前面。


        

我立刻喊道:“你们怎么还不快走?”


        

江采萍接近透明,似乎连回应的力气也没有了,而江采菱大声说道:“我们要是走了——你怎么办?”


        

她们,不能离开机关前面?


        

一片大乱之中,江采菱看向了对面的江采菱,表情十分复杂。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有恨,可现在,多了一丝无可奈何。


        

我把九尾狐往外一推,转过身,大声喊道:“跟我走!”


        

江采菱犹豫了一下,看向了江采萍。


        

“快走!”我抬起手,用了安大全教给的法子,轰的一声,血色龙气撑起,顶出了一个屏障。


        

这一下,碧落黄泉木砸在了屏障上,暂时安全了。


        

江采菱抬起头,欣喜起来:“李北斗,你是真的长本事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下一瞬,她一把抓住了接近消失的江采萍,奔着外面就冲。


        

她,不想消灭这个她口中的“死妖女”了?


        

江采菱似乎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大声说道:“我——我出去再收拾她!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完全像是给自己强撑颜面。


        

我是要跑,可这一瞬,我觉出来,身后有一个身影出现了。


        

之前,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祟上,可祟一被重新压下去,敏锐的五感,立刻感觉出来了身后的动静。


        

是那个——跟阴间主人,借来九玄重钉的人。


        

回过头,果然,一片漆黑之中,我见到了那根九重莲花的飘带。


        

“李北斗?”


        

这个时候,江采菱已经拉着江采萍到了棺材空洞附近了,回头看我,莫名其妙:“你怎么还不走?”


        

我是想走,不过,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办完。


        

那个身影倏然一转,也要离开——或者,还有一个原因。


        

他想把我引到了更深的地方去。


        

哪怕是个陷阱,这笔账,也非算不可。


        

我转身,对着那个方向就冲过去了。


        

我跟江辰的反目成仇,跟潇湘的反目成仇,被压在了真龙穴这么久,都是因为这个人。


        

他就是,那个拿着斩须刀,前往草亭子,要让凌尘仙长杀了我的那个人。


        

这一世刚出生,鬼医拦住老头儿,剔除我真龙骨,也是为了防着这个人。


        

四相局因为他改,那些冤魂的账,景朝国君几百年的活埋,全是为了他。


        

“站住。”


        

那个身影停住了。


        

“你是不是,欠我个交代?”


        

这一声下,万籁寂静。


        

那个身影没动。


        

既然如此……斩须刀一旋,撩起了血红色的真龙气。


        

对着那个身影就劈下去了。


        

这一瞬,屏障炸开,所有力量,全奔着那个身影过去,摧枯拉朽。


        

大片的碧落黄泉木,成了齑粉。


        

什么东西,也拦不住我!


        

可那个身影,显然对真龙气十分熟悉,身姿一飘,轻而易举的躲避开了。


        

“李北斗!”


        

不光江采菱,白藿香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你还在干什么?快出来!”


        

我心里清楚,他在引着我,往更深的地方去。


        

可他,不就是我这次来的原因吗?


        

这笔账,今天非算清楚了不可。


        

真龙气再一次旋起,奔着那个身影过去,可这一瞬,天边似乎响起了一道炸雷。


        

这地方在地宫的最深处,能传到到了这里的雷,会有多大的威力?只怕,跟当初砸在了潇湘身上的一样。


        

这是晴天雷——是为了行天罚来的。


        

难不成,是我一个肉眼凡胎对吃香火的动手,犯了禁忌?


        

可哪怕这样——那雷我扛着,这一仗,也非打不可。


        

碧落黄泉木,砸的更厉害了。


        

可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直接把我往外推了过去:“今天在这里,你能做的,已经都做完了——要想算其他的账,你得站到更高的地方!”


        

这个人是……江瘸子?


        

不光是江瘸子,外面忽然一阵惊呼:“是九重监……”


        

程星河也大声说道:“坏了,七星,赶紧出来——戴眼镜的那帮子又来了!”


        

“跟他们为敌,就是跟整个上头为敌。”江瘸子压着声音:“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江瘸子——就是这一切的主导者。


        

他终于来了。


        

他到底,为什么?


        

我刚要说话,忽然就闻到了一阵极其浓烈的血腥气。


        

江瘸子受伤了?


        

对了,江瘸子也是个肉眼凡胎,能在这里停留这么长时间,他的身体,也绝对扛不住。


        

自然不能让江瘸子死。


        

而这个时候,那个身影已经飘然离开了。


        

我一把拽住了江瘸子,把他拖到了后头,转身对着那个身影,再次削了过去。


        

总得试试!


        

血红的龙气直接炸起,奔着那个身影就削了过去,这一下,用尽了全力。


        

那个身影是想躲,可这个龙气实在太暴戾了,直接奔着他炸开,他的身体飘然翻转,竟然没能躲过。


        

“咣”的一声,整个龙棺,就是一声炸响,一道神气溅起,力量极大,撞到了身上,我不由自主,也是一个趔趄。


        

这就是——吃香火的……


        

龙棺哪儿还扛得住这种气息,猛然爆裂,屏障也撑不住,而这个时候,一只手拉在我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厉声吼道:“跟我出去!”


        

白藿香。


        

我心头一震——这种情况,她也敢进来?


        

“正气水跟疯了一样!”程星河喊道:“拦不住!”


        

我皱起眉头:“快走!”


        

“你要是不出去……”她抬起头,灿若星辰的眼睛盯着我,没有一丝迟疑:“我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