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025章 祭坛中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星!”


        

这一瞬间,程星河厉声吼道:“管好你自己!”


        

那一道神气,再一次贴着我下来。


        

被牵制住,自顾不暇,更没法抓住江辰。


        

我抬起头看向了上头,他是谁?什么深仇大恨?


        

“祖爷爷!”外头一声喊,哑巴兰冲过去,扶住了兰老爷子。


        

“祖爷爷无能,没做完你们要做的事儿,只能靠着你们继续争了,也别难受,”他一笑:“祖爷爷呀——活的已经够久了,给你们做点什么,够本……”


        

这句话,没有说完。


        

“祖爷爷!”


        

哑巴兰带着哭腔,大吼出声,撕心裂肺,像是一把利刃——也把我的心戳开了。


        

一股子锐痛,在心里炸开。 记住网址m.dzs5.com


        

无论如何,四相局的诅咒,今天非破不可。


        

谁也不能白死。


        

我手上用足了力气,斩须刀上锋芒炸起,对着对面就旋了过去:“哑巴兰,带着祖爷爷到安全的地方……”


        

“北斗!”


        

杜蘅芷尖叫了一声,就想拉住我,却被程星河给拦住了:“你不要命了?”


        

杜蘅芷挣脱开:“要是靠近——他才会没命!”


        

江辰斜倚在一边,一只手拂过了自己的伤口,像是终于松了口气,看着尘埃落定。


        

金色龙气顺着斩须刀的锋芒烧了起来,对着面前直接劈了过去,大片黑雾,被我直接斩开,但是那个身影跟着黑影往后一退,我依稀,只看见了一截子衣带,绣着九蒂莲花。


        

这花,跟外面壁画上,景朝国君身上穿的一样,是——上头的人。


        

难怪,杜蘅芷担心成了那样。


        

那位大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隐约,在黑雾里,抬起了一只手。


        

数不清的神气,跟落雨一样,劈破全部黑雾,对着我就打了下来。


        

躲是没地方躲了,我翻手就把满地要纠缠我的藤蔓卷了上来,一瞬间,藤蔓挡在了我面前,被炸了个稀碎。


        

间隙之中,那几个伸手要打开棺壁的,重新聚集了起来,再一次开始磨损棺壁。


        

我看向了棺壁外面。


        

发现不对。


        

哑巴兰从来都最听我的话,可这一次,他视若罔闻。


        

“哑巴兰!”


        

他站到了兰老爷子身前,抬起了手。


        

是请神咒。


        

“南奉多伏诃,蜜多阿罗陀……”


        

异邦的语言——我心里一沉。


        

一股子刚猛彪悍的气息,从他脚下卷起,丰厚凶蛮,宛如一道旋风。


        

这个神气……


        

他要把从兰老爷子身上震下去的阿遮那神,重新请到了自己身上!


        

“如月?”兰红梅一把拨开垂在面前的长发:“你疯啦!祖爷爷都……”


        

兰建国却拦住了兰红梅,抬起头,厉声说道:“如月,祖爷爷没做成的事情,就靠你了!”


        

哑巴兰大吼了一声:“奉身阿遮罗!”


        

那道刚才出现在兰老爷子身上的身影,猛然再次笼罩到了他身上。


        

哑巴兰站起来,哪怕身材纤细,却俨然,像是一尊威武的神祇。


        

外头那些人对望了一眼,显然也没想到,哑巴兰能有这种意志——兰老爷子岁数大了,见多识广,可他论身体,论资历,只是一个少年。


        

可他一点,都没比兰老爷子差。


        

甚至那个力量炸出,比兰老爷子,还要大!


        

那些人再一次被哑巴兰冲散,其中有一个,伸手就想对哑巴兰放出个东西——一抹乌光,应该是想用某种法器,把哑巴兰身上的阿遮那神给赶下去。


        

可一道光远处凌空射过——元神箭。


        

既然你们在外头守着,今天,我就非得把事情做完不可!


        

管那是个什么大人——把公道还回来!


        

斩须刀上真龙气炸起,对着那些神气抵挡了过去,金龙气所向披靡!


        

那些黑雾,全部被震开,就在后面的真容,马上就要暴露出来的时候,一道乌光闪过,手腕猛然一痛。


        

“北斗!”


        

杜蘅芷冲了过来,一下挡在我前面。


        

手上,一阵冰冷,没了力气——斩须刀当啷一下,跌在了地上。


        

一道长钉,把一对手腕,直接楔穿在一起!


        

血沿着龙鳞淌了下来,杜蘅芷尖叫了起来:“白藿香,白藿香呢?”


        

这东西,连龙鳞都能穿的透,白藿香来,也不见得有用。


        

我想把两只手挣扎开,可钉子死死楔在骨头上,根本不可能挣脱开。


        

那股子乌光,像是把所有的气,全部给锁住了。


        

身体失去平衡,江辰趁机一抬手,藤蔓疯狂卷过,身体猝然往后一倒,直接被那个重量带到了地上,像是从高处被拍了下来,四肢百骸一阵剧痛。


        

江辰这才松了口气,摇头叹息。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个东西,我认识,叫什么来着?


        

戟——天河……


        

几个残碎的印象,一下在真龙骨上出现了。


        

回去……


        

江辰往里一点,那些藤蔓直接把我拖到了祭坛正中心,杜蘅芷要拦着,可江辰一抬头,一股强大的气直接把杜蘅芷掀翻,跌出了好几步,重重要撞到了棺壁上。


        

程星河早一步冲过,一下接住杜蘅芷,对着我就扑了过来:“我他娘跟你拼了!”


        

可程星河还没从我手里抓回凤凰毛,身体猛然凌空兜转,撞得比杜蘅芷还远,咣的一声,跌在了棺壁上,不动了。


        

“程狗!”


        

不光是程狗,哑巴兰的身体,也在同一时刻,被撞出去了老远,那个蛮神的身影,消失了。


        

“咣”的一声响,那个白光,猛然反扣在壁板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能容人勉强侧身进来的裂缝。


        

伸手的那人侧身让开,身后一个人进来了。


        

这个人穿着很普通,灰黑色的棉服棉裤,放在人群里,根本就看不出来,可这个人一抬头,狭长的一张枣核脸,肤色发紫,目光如电。


        

他没有看江辰,也没有看其他的什么,一门心思,就要把我给拽出去。


        

竟然——连那个隐匿的“大人”也不怕?还是——那个大人,就没打算在我之外的人面前现身,他们看不到?


        

可这个时候,一个人影从上头下来,慢慢悠悠,直接挡在了我面前。


        

老头儿!


        

老头儿抬头看着那个伸手的人,微微一笑:“实在对不住——我这个孙子,还有一些事情,没搞清楚,尊长,看在我老头儿的面子上,缓一缓?”


        

“缓不得。”那个人平淡的说道:“事关三界众生。”


        

后头还有忍俊不禁的笑声:“这个老头儿,能有什么面子?”


        

老头儿却大大咧咧,直接盘腿坐在了我面前,声音也平和,却是一场的坚决:“那对不住了,咱们各为其政——这小子,对我来说,比三界众生要紧。”


        

话音未落,那一道黑色的薄硬屏障,拔地而起。


        

是老头儿的阵。


        

他没回头,只是缓缓说道:“小子——咱们的冤枉,靠你了。”


        

我看见,老头儿的脖颈上,爆出了青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