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932章 倒扣金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地方,是数不清的奇珍异宝。


        

“呱”的一声。


        

我看向了肩膀上的小绿。


        

小绿之前替我挡住了龙虱子毒,身体变了色,刚才白藿香也用水银精的血给它解了毒,眼看着,身上的颜色可算是恢复了一些。


        

这一声不知道包含了什么——小绿是见惯大世面的,也禁不住对这里惊叹了起来。


        

这个地方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金碧辉煌,看上去甚至很素——柜子上没有任何雕花,每一面都单刀直入。


        

可这种简单到了极致,反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神圣。


        

格子不一样大——里面的东西,让人眼花缭乱。


        

触目第一件东西,是一个梅花美人瓶——这种瓶子,是高肩双耳,上面勾勒着美人,我不知道在古玩店老板那看见过多少赝品,可这一个,浑然古朴,造型别致不说,上面的美人,早中晚,会换三种动作。


        

我记得——凡是插在这个瓶子里的花木,永生不败,春日的杏花,夏日甚至能结成了青杏子来。


        

不光是这个——里面还有更多熟悉的东西,打鬼鞭,万里迷魂香,白夜烛……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这些,都不是人间的东西,哪一个都是绝无仅有,可这几百年岁月,它们就一直被落在这里,无人问津。


        

这地方的东西,珍贵到不需要任何的雕饰来陪衬。


        

在耀眼的仙灵气和宝气里,我一步一步踏着方砖往里走,又是那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我曾经很多次,在这里闲庭漫步。


        

侧头,映入眼帘的那排格子,看上去尤其熟悉——其中一个格子面上,有被烧灼的痕迹。


        

我记得那个痕迹是怎么来的。


        

我曾经秉着烛火,在这里翻找很多细小的东西。


        

那些东西非常难找,可我乐此不疲,仿佛那些细小的东西,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就是有一次找的入了迷,才把那个格子给烧了。


        

那格子里装的,好像——是骨头。


        

打开那个格子,果然,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骨头。


        

从飞禽走兽,到灵物游鱼,几乎是一应俱全。


        

是啊,我曾经在这里拼命的寻找其中的骨头,耗费了很长时间。


        

可我寻找那些骨头,是干什么用的?


        

一往这个目的上想,真龙骨就是一阵钻心剧痛。


        

又是,不愿意回想起来的经历?


        

小绿又呱了一声,看意思是在关心我,让我别再多想。


        

我拍了拍它的头,转过脸——咱们这次来,不是为了这些骨头来的。


        

屠神使者费了这么大功夫要寻找的敕神印,在什么地方呢?


        

之前看过铁蟾仙的藏宝库,当时就觉得叹为观止,没想到,那个宝库跟琼星阁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这个地方,没几天几夜,甚至都走不完。


        

“咣……”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阵响动,是齐雁和想进来?


        

对了,他带来了终葵,那东西跟斩须刀一样锋锐,难不成他打算用终葵把这里给撬开?


        

越早找到那个敕神印越好。


        

“哗啦”一声,我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动静,


        

像是有谁也在这地方穿行。


        

奇怪,这地方多少年没打开了。怎么会有人?


        

转过脸,只看见一条小路上,倏然过去了一个影子。


        

可追过去,不见了。


        

那个声音——很像是宽袍大袖摩挲的声音。


        

模模糊糊,我甚至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回来了……”


        

我立刻大声问道:“谁?”


        

可没人回应。


        

唯独大门响的更厉害了。


        

难不成,这个琼星阁里,也有人在看守?


        

可看守见到谁进来,不更应该现身吗?藏头露尾,倒不像是看守,倒像是贼。


        

我厉声喝道:“出来!”


        

一阵嬉笑的声音倏然飘远。


        

简直——像是有谁在故意捉弄人。


        

追过去,可四处都没什么影子。


        

行气到了耳朵里,勉强能分辨出来,像是有人在劝阻:“这样恐怕不好。”


        

可还有声音似乎很任性:“为什么不好?”


        

大门开始有巨响,像是被很大的东西撞。


        

小绿又“呱”了一声,像是在催促我。


        

不管是不是捉弄人的,我得赶紧找到敕神印——这次再被齐雁和截胡,那就真说明我无能,无能的人,也只能活该被坑害。


        

我仔细的回想起来——那东西到底在哪里?


        

应该是一个很特别的东西。


        

可经过了琼星阁,每一个格子里,似乎都有一个要紧的东西——这个格子里,有五行珍珠袄,是一个美若天人的姑娘送给我的。


        

那个格子里,是金荷叶丝,途径某一片水岸的时候得到的……


        

这些记忆充斥在我脑子里——每一个格子,似乎都尘封了一个不见天日的故事。


        

也许,那些故事,只有我知道,可到了现在,我也不记得了。


        

可这一个个的物件,似乎,都跟那个敕神印一样重要。


        

“咯咯咯……”


        

忽远忽近,又传来了那种缥缈不定的笑声。


        

可模模糊糊,简直跟幻觉一样。


        

我屏息凝神,仔细去查看这里的宝气。


        

那个敕神印,一定有某种特别之处。


        

可是,这里的宝气太强烈了,很难分辨。


        

“他找什么呢?”


        

“反正没找你。”


        

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是饶有兴致,还带着点捉弄人的意思。


        

“难不成,是西三条左边,第十排那个?”


        

这个声音,就是刚才劝阻的那个,倒是跟之前那些叽叽喳喳的不太一样,带这种说不出的贤良。


        

“嘘,你可不能说出来!”


        

好几个声音同时抗议,那个声音微微一笑,听得出来,几乎是故意这么说的。


        

在给我指路。


        

我立刻到了那条小路,果然,小绿直勾勾的看向了一个位置。


        

我跟着看过去,眼睛倏然一痛。


        

如果说,这里让人眼花缭乱的宝物散发出来的宝气,是漫天星斗,那个位置,简直是星斗之中的月亮。


        

什么东西,在个位置之前,都是萤烛之光,只能衬托,无法遮挡!


        

那就是,琼星阁里,地位最高的?


        

绕过了那些珍宝,我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台面。


        

那个台面,是个太极的纹路,正中央,放着一个小盒子。


        

好盛大的阵,几乎像是个巨大的,倒扣着的金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