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895章 你回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一瞬间,除了对着他来的龙女,他还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早说过,你会后悔的。”


        

是谢长生的声音。


        

谢长生之所以引来人祸,也只有一个原因——北芒神君受景朝国君之托,在这里守护琼星阁。


        

只要把北芒神君给拔除了,找琼星阁就简单了。


        

“可我,并不后悔,”他露出了一个宽慰的笑容:“我还是喜欢人——确实,有一些人自私冷漠,可还有其他人,热情善良啊!我只想,那些热情善良的人,不要被恶人连累,能好好活下去。”


        

我的心被震动了一下。


        

这就是——神?


        

神之所以为神,就是因为,能做到人做不到的事情。


        

他没有成为迷神,是因为迷神往往是被一些不好的东西玷污影响了,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


        

可他受到再多不公平,也没被污染过,一直没忘记自己的初心。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这之后,他成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存在。


        

没有生命,没有意识,只能这么存在着。


        

龙女为了他,找了一个又一个的身体,不过普通的身体,又怎么能容纳这样的心?


        

那只温柔的手移开了。


        

这对我来说,像是一个三重的梦境,睁开眼睛,他对我温柔的笑:“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答应你的事情,也完成了,有一件事,我想求求你。”


        

“只管说。”我盯着他:“我尽全力。”


        

他叹息了一声:“我不想让你为难,只是——你能不能帮帮小七?”


        

我点了点头:“可以。”


        

龙女这么多年来,杀了数不清的人,她身上秽气缠身,离着雷劫不远了。


        

北芒神君高兴了起来,一只手再一次握在了我手上,诚挚的说道:“那就,多谢了。”


        

不,不用,应该道谢的,是我。


        

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替我守着琼星阁。


        

“李北斗!”


        

朦朦胧胧,一阵剧痛袭来。


        

人中……


        

我猛然睁开了眼睛。


        

白藿香。


        

白藿香跟平时的冷静判若两人,红头胀脸,像是刚参加完一场拔河比赛。


        

而她一双手,一直摁在心脉附近。


        

是怕那颗不死心真的在我身上扩散,让我也变成人俑。


        

而她的手……我皱起了眉头,上面,是大片的灼伤,可她似乎一点都没觉出疼来。


        

杜蘅芷就更别提了,脸色极为难看——她的全部力量,都在设阵上,地上全是各种星斗符号,这是个躲阴阵,防着我死了,被鬼差牵走。


        

我吸了口气,这种阵是逆天的阵,对自己的寿命有极大的损耗,简直称得上禁术,她竟然一直撑到了现在!


        

还没来得及开口,面前是强大的撞击声——漱玉师姑的人也想过来,漱玉师姑的声音又急又气:“快点——万一那心融合在他身上,就全糟蹋了!”


        

可程狗,哑巴兰,苏寻,全挡在前面,一排青年追上来,程狗一凤凰毛卷走好几个,当时就呸了一声:“告诉你们,我儿子死了——放在家里做肥料,也不便宜你们!”


        

你大爷的肥料。


        

“你……”漱玉师姑的声音完全变了,嘶哑凌厉,跟之前的娇媚判若两人。


        

“师姑,别跟这小子一般见识!”几个青年担心了起来。


        

“那更好啊!”程星河嬉皮笑脸的说道:“没准你们师姑血压一高,能把任督二脉冲开。”


        

那些青年的火一下勾了上来,有几个趁着凤凰毛还你没收回,对着程星河后面就偷袭了过来,可还没靠近,元神箭划出凌厉的破空声,对着他们就冲过去了。


        

他们没辙,只好后退,可猎仙索早跟在了后面,还没落地,脚脖子全被绊住,哗啦啦又倒了一片。


        

我一把抓住了白藿香的手腕。


        

白藿香一愣:“你……”


        

“我没事,你先治自己的手。”


        

白藿香皱起眉头:“可你……”


        

我把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拉了下来。


        

杜蘅芷看见我睁开眼,也瞬间就高兴了起来。可一接触到了我的视线,像是看到了什么似得,露出了几分担心。


        

程星河觉察出来,回头大叫:“正气水,我早跟你说,七星这一躺,也就是装死——知子莫若父,他死不了。”


        

是啊,要是这么容易就死了,我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当个祸害,其实也蛮好。


        

我站起来,顺手把杜蘅芷扶住——她损耗的实在是太大了。


        

漱玉师姑在轿辇里看到,声音一厉:“李北斗——不许你吞那个心!”


        

我则转过脸,看向了龙女。


        

龙女蹲在一棵树下,气喘吁吁。


        

我对她笑。


        

现如今,那双野性十足的眼睛看着我,忽然变了眼神:“你为什么能活下来——他呢?”


        

她本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以为我会因为那颗心,变成一个人俑。


        

可怎么也没想到,我的身体,竟然能承载那颗心。


        

从之前猛兽一样的野性十足,倏然变成了惊喜与恋慕:“你回来了?”


        

但是很快,她皱起了眉头:“你到底是……”


        

我对着她走过去,她露出满脸戒备,想躲开,可我一只手,已经摸在了她头顶上。


        

“小七。”


        

这个声音一出口,所有人全愣住了。


        

这不是我的声音。


        

这个声音,温柔而柔和。


        

龙女抬起眼眸,愣住了。


        

下一秒,她冲过来抱住了我:“你回来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甚至那只手,也跟平时自己的手不大一样——比我自己的,纤细,白净,却挺拔。


        

我的肤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刚才见到的北芒神君,有了几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