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821章 金色佛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看清楚了凌尘仙长盘着的双腿,忽然就明白过来了。


        

那双腿虽然被宽袍大袖覆盖,可看着衣纹,也知道那双腿已经跟萎缩的跟仙鹤腿一样。


        

难怪凌尘仙长一动也没动,恐怕已经动不了了。


        

江辰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看向了凌尘仙长身后,带着几分野心。


        

这货素来无利不起早,那地方,肯定发现了什么想要的东西。


        

凌尘仙长一死,这个屏障碎裂,他就能得偿所愿了。


        

阿四等这一刻,不知道等了多久,带着余下的秽气,奔着凌尘仙长就冲过去了。


        

凌尘仙长的衣袂被震的飞扬了起来,像是一朵云。


        

衣袂……


        

看着那漂浮起来的衣袂,真龙骨一痛,我忽然想是想起来了什么。


        

是有一个,衣袂飘扬的人。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当时,有这么个人,就站在华盖树下面!


        

他的面目,我已经记不起来,可把那个人仙气飘飘,绝对不像是凡人。


        

他是为什么出现的,我又为什么忽然想起了他来?


        

回过神,我已经拦住了阿四——金龙气一炸,阿四娇小的身体,敏捷的凌空翻了一个跟头。


        

她一只手撑在了地面,抬起了头来,头上隐隐,也有了角的阴影,俨然像是一只猎食的猛兽,声音越发嘶哑凶暴:“你身份高贵,不应该恩将仇报——我护过你。”


        

我立刻说道:“我当然知道,那个恩情,我不会忘,只是,有件事情,我得问清楚了,免得你们两方后悔。”


        

“后悔?”阿四的身体伸展,俨然也越来越像是一条龙:“滥杀无辜,颠倒黑白的都不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


        

凌尘仙长叹了口气:“我欠下的债,总得……”


        

“如果,那个真正害人的,另有其人呢?”


        

一听这话,这地方的空气像是被冻结了一样,瞬间一片沉默。


        

阿四一愣,而江辰立刻说道:“李北斗,你是趋炎附势,想要摆渡门的人情吧?”


        

我这辈子虽然不顺当,可还真没趋炎附势过。


        

我只是,尽我所能,让身边的,都得到一个公道。


        

不过,这话不必要说给江辰听,他也不配。


        

阿四倒是被这话激怒了,看向了我的眼神,鄙夷又狠厉,还想扑呢,我回头就看向了凌尘仙长:“你突然到两棵华盖树下,不是偶然吧?”


        

凌尘仙长抬起了眼眸。


        

“是不是,那个时候,有一个仙气飘飘的人,告诉你,那个头上有疤的孩子遇上了麻烦,被邪祟伤害,请你过去帮忙的?”


        

凌尘仙长低下了头。


        

阿四一听,皱起眉头:“谁?”


        

“那个人,似乎身份也很高,”我接着说道:“所以,他说得话,你深信不疑,到了草棚子里,看到了那个场景,就要诛杀阿四,对不对?”


        

江辰死死盯着我,琥珀色的眼睛赫然是一抹意外。


        

凌尘仙长苦涩一笑:“不管是为着谁——那位净秽灵童,是我亲手伤的,她来讨还公道,也是我摆渡门亲手封的,我还债,天经地义……”


        

阿四愣住了:“那个人?”


        

“我知道,”我立刻对凌尘仙长说道:“你肯定认为,自己轻信于人,难辞其咎,可你为什么不把那个人说出来?他才是真凶!”


        

这样,不是自己背锅吗?


        

可凌尘仙长,还是摇摇头:“事情已经过去了……”


        

“没过去,”我往前一步:“你不肯说那个人,是因为有某种苦衷,比如——为了保护摆渡门。”


        

可这根本就不公平。


        

因为只言片语,无辜的受害,好心的背锅,他却逍遥法外。


        

如果那个衣袂飘扬的人,是某个身份高贵的人,那他可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哪怕凌尘仙长,也只能自认罪责,把自己关在了高塔里,度化水和上来赎罪。


        

“那个人是谁?”阿四嘶声说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凌尘仙长还是摇摇头:“我愿意抵命——你还不明白吗?”


        

阿四屏住了呼吸,身上炸起的白色仙灵气,瞬间黯淡了下去:“难不成……”


        

阿四,也知道那个人?


        

她颓然坐下,转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我。


        

我则心乱如麻。


        

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不会是阿四,而是我。


        

借刀杀人,利用当时的凌尘仙长,诛杀了净秽灵童,好让那个草棚子里的婴孩顺利夭折。


        

那个人——应该就是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


        

可他到底是谁?仿佛逆着强光,那个面容是模糊的,我怎么也想不起来。


        

还没想起来,阿四忽然大笑了起来。


        

那是一种惨然的笑声,声音有绝望,有不甘,可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原来如此……”阿四喃喃的说道:“原来如此……众生,全是棋子……”


        

那个衣袂飘扬的——是四相局到现在,真正的执棋人。


        

我转脸看向了江辰:“你是不是知道?”


        

江辰盯着我,无声一笑:“你好好想想。”


        

他刚要开口,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事情过了这么久了,难为你还能想起来——悔不该,当时没烧了复生木。”


        

红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来了。


        

他对着我歪头一笑:“你要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唆使老头子去杀净秽灵童的,是我。”


        

江辰微微皱了皱眉头。


        

“你?”我盯着他:“你跟我,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就太多了,你知道——不想让景朝国君长大成人的很多,我就是其中一个。”他意兴阑珊的说道:“你看看,让凌尘仙长和净秽灵童互相残杀,一起干净,大家也算是皆大欢喜,你何必非要想起这些没用的事儿?”


        

阿四转过脸盯着红衣人,长啸一声,对着那个巨大的罩子就撞过去了。


        

她用尽了全力,一下,她被罩子的强大力量直接掀翻,罩子却只是微微一颤。


        

从地上爬起来,她秀丽的额头上,全是血。


        

可她跟感觉不出来一样,吸了口气,再一次对着罩子撞了过去。


        

我要拉住她:“你出不去!”


        

可她甩开我:“我要报仇——这些年的冤屈,我要说法!我要公道!”


        

说着,她回头看向了凌尘仙长:“撤开——把你的阵法撤开!”


        

凌尘仙长依然不言不语,跟水和上一样。


        

他不撤开罩子——是不想阿四自寻死路。


        

可红衣人往前了一步,一只手砸到了罩子上。


        

“轰”的一声,这个罩子就是一阵剧烈的震颤,几乎像是承受不住,要瞬间碎裂。


        

“之前都没有成功,”红衣人喃喃的说道:“这一次,希望能顺利。”


        

罩子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点子——被散神丝的煞气侵蚀了。


        

“凌尘仙长,你想想你那些不成器的徒子徒孙。”红衣人的声音,几乎是威胁:“你也不希望,一手建立的摆渡门,就这么灭绝了。”


        

“啪”的一声巨响,终于,那个罩子轰然碎裂,红衣人冲了进来,对我扬起了手。


        

阿四还要挣扎着报仇,被我一把拽到了身后,甩手斩须刀劈过去。


        

红衣人翻身躲过,散神丝凌空撒出,对着我脖子就绕,我身体往后一折,斩须刀换手,诛邪手带着太岁牙的力量,裹挟着金龙气,奔着他咽喉就抓了下去。


        

红衣人脸色一变,倏然后退,等落了地,他脖颈上已经出现了一道伤痕。


        

他伸手一摸,眼神一沉。


        

他的手一过,我就看到,那个伤痕几乎奇迹一般的痊愈了。


        

对,他不是人。


        

江辰往前了一步,似乎很着急要凌尘仙长身后的东西,但只迈了一步,他颀长的身体就踉跄了一下。


        

他的秽气没被沉水石清理——发作了。


        

他抬起头,厉声说道:“快!”


        

红衣人看向了凌尘仙长,甩手拨开我,还想过去,可我一斩须刀把他给拦回来了。


        

凌尘仙长身后,是有个奇怪的东西。


        

像是一个金色的佛塔。


        

那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也不会让你拿到手。


        

红衣人手下发了狠,散神丝四面八方涌上来,我脖子顿时一紧,接着就是剧痛。


        

而就在这一瞬,阿四忽然从我身后绕过——柔软而敏捷,几乎是人类达不到的角度,我觉出周身风声一厉,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吞噬了。


        

我身边的,秽气?


        

而下一秒,阿四的身体,宛然成了一道龙形,奔着红衣人就扑过去了。


        

我心里一沉,坏了……


        

没等我拦住她,她逐渐呈现龙爪样的手,已经死死抓住了红衣人。


        

“你快闪开!”


        

阿四没回头,声音倔强:“偏不!”


        

我觉得出来,不光是为了报仇——她要报仇,分明是能选择更好的时机的。


        

跟以前做净秽灵童的时候一样,是要护着我。


        

我听到了一丝声音:“护了你那么久,你要是死了,那些功夫,就白费了……”


        

可我看到,她身上才下去的黑色秽气,再一次跟涨潮一样,翻涌了出现,漫遍了她的全身。


        

而红衣人跟赶苍蝇一样,不耐烦的一抬手。


        

散神丝直接勒到了她脖颈上,猛然往下一拽。


        

“阿四!”


        

一股子血,直接溅到了我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