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734章 故事掺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巨龙——活了!


        

我心头一震,那个龙珠,能让龙族死而复生?


        

也不对,这个巨龙是被百足之虫地镇压在这里的,是蛰伏,不算死。


        

而这一下,那巨大的尾巴裹挟了极其强盛的灵气,对着那些龙虱子就砸过去了。


        

按理说,龙虱子碰到了龙的鳞片,上去就得吸血,可这个力量实在太大了,简直席卷了狂风惊雷之势,龙虱子还没碰到龙鳞,先被那种强大的力量,远远炸碎。


        

这就是龙族真正的力量。


        

乱发青年一下被震慑住了。


        

他可能以为,自己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怎么也没想到,跟真正的龙族一比——混血也只是混血。


        

眼前这种壮丽奇景里,我倏然想起了潇湘第一次展现元身那次。


        

她那个时候,几乎已经没有还手之力,所以才被龙虱子那么撕咬,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何至于受那种委屈?


        

全是因为我。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可这地方的龙虱子实在太多了,这一下固然是把龙虱子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可数不清的龙虱子很快就重新汇聚了起来。


        

哪怕是巨龙,这样下去也未必能占到便宜,乱发青年回过神,拉住我就要从这里逃开,可巨龙庞大的身体,稳稳当当,就挡在了我们前面。


        

青年一咬牙:“这个王八蛋——想拉咱们一起垫背!”


        

可这一瞬,我听到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


        

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头顶打开一个窟窿,突入了进来。


        

这是——我倏然有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个闯进来的东西,我认识!


        

下一秒,天地之间,猛然就是一阵酷热。


        

火!


        

巨龙的鳞片冰冷而坚硬,挡住了火海,但是仍然能感觉出来,外面的火多么旺盛,空气之中,全是烧焦的味道,和坠落的声音。


        

没错——这个感觉,是赤焰蟒!


        

我一下想起来摆渡门前面,想方设法要取得燧仙石那一对了。


        

没猜错的话——是那个小赤焰蟒?


        

很快,那种冰雹坠落一样的声音停息,巨龙的身体舒展开,我立刻抬起头看了过去——没错,借着头顶被破开的惨淡星光,就是那个小赤焰蟒!


        

那个小赤焰蟒肚子上,有一个很大的破口。


        

是——小白顶出来的?


        

我瞬间就明白,一开始那个抓先生的黑衣人是谁了。


        

闹半天是她!


        

这地方秽气实在太重了,跟烟雾弹一样,搞得我那会连腥膻的气息都没闻到。


        

小赤焰蟒见到了巨龙,立刻低下了头,做出俯首帖耳的表情。


        

这个巨龙,也能跟乱发青年一样,控制灵物,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乱发青年喊来的,不过是一些低丹灵物,可巨龙,呼唤出来的,是赤焰蟒!


        

乱发青年自然也看出来了其中的差距,忍不住咬了咬牙:“小人——这些力量,都是从我母亲那偷来的!”


        

巨龙一声清越龙吟,小赤焰蟒头都不敢抬。


        

可惜程狗没在这里,不然还能给我翻译一下。


        

刚想到了这里,我额角忽然一痛。


        

我应该能听懂的——这应该是我非常熟悉的语言才对。


        

没错……听出来了!


        

巨龙的意思是问,赤焰蟒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敢上这个地方来。


        

小赤焰蟒则回答——不是故意冒犯,实在是听信了谣言,想找号灵珠。


        

我顿时就明白了。


        

当时大赤焰蟒为了救小赤焰蟒,搭上了自己一条命,恳求我们不要告诉小赤焰蟒真相,只托我们传达,说它是修仙有成,去该去的地方等着它,让她广积福报,修行好了去找它。


        

看来,小赤焰蟒失去了大赤焰蟒,并不甘心靠着功德日积月累,又想着走捷径,这一趟来,八成是为了号灵珠。


        

也想着,一劳永逸的获取成仙成神的资格。


        

而她自己打不开这里的千层封,才招来了这么多的先生?


        

不过,也幸亏她出现在这里,对付龙虱子,也只有那种火了,不然大家都得倒霉。


        

巨龙昂起头,斥责了她一番,说她痴心妄想什么的,她头也不敢抬。


        

眼角余光看到了乱发青年——果然,这货聚精会神,显然也因为自己的血脉,听得懂这是什么话。


        

而巨龙转过了巨大而又威严的头,看向了我们。


        

我在豢龙氏的洞穴里,是见过许多龙的,可我有种感觉,这个巨龙,跟那个万龙洞里的,并不一样。


        

好像高贵许多。


        

那双眼睛盯着乱发青年,精光四射的眼睛里,满是慈悲和爱怜。


        

那种眼神——只能是父亲看儿子的眼神。


        

我忽然一阵羡慕。


        

可下一秒,我就感觉出来,乱发青年浑身爆发出了一阵浅金气。


        

只见他以极快的速度,对着巨龙就冲了过去,像龙又像人的手,弯曲如锐钩,对着巨龙就抓了过去。


        

他浅金色的细长瞳孔里只有恨意:“我现在,就给母亲报仇!”


        

巨龙一愣,只听“嗤”的一声响,巨龙身前一片鳞被抓出了一道裂纹。


        

是那片逆鳞!


        

我一愣,青年也是一愣。


        

巨龙的本事,我们都看见了,躲开这一下,简直易如反掌——可它就是不躲!


        

乱发青年嘶声吼道:“你为什么不躲?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巨龙歪头,那银河似得光芒一炸,眼睛适应了光线,只见刚才巨龙消失了,它刚才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


        

三十开外的样子,阳刚俊朗。


        

眉眼轮廓,赫然跟乱发青年,有七分相似。


        

这种相似,简直连亲子鉴定都没必要做。


        

只是——这人虽然威严华贵,气色却极为难看。


        

乱发青年看清楚了,更是大怒,抬起手,对着那个男人就冲了过去:“你这个妖孽,我今天就弄死你……”


        

我拉住了乱发青年:“事儿还没弄清楚,你先消停会儿!”


        

“还要多消停?他害死了我母亲,害得我神不像神,妖不像妖!”乱发青年的头发,金气大盛,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你说,你当年干的,是人事儿吗?”


        

那个黑衣男人,确实露出了几分悔愧:“是我对不起你们。”


        

“他认了!”乱发青年还想从我手里挣脱出去:“现在不杀这个妖孽,什么时候杀?”


        

那个黑衣男人,却连辩解都不想辩解,只是低声说道:“你若是恨我,就杀了我吧——只要,这样能化解你这么多年的委屈。”


        

乱发青年大怒:“辩解都辩解不出来,还装成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伪君子,当年,你就是这么骗我母亲的吧!”


        

说着,就要上去。


        

黑衣男人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我把乱发青年拉回来:“你先听我说的一句——恐怕,你母亲跟你说的,不是真相。”


        

乱发青年甩开我:“你放什么屁?”


        

放你大爷。


        

我指着那个巨龙:“他绝对不是妖孽,他身上,是神气——以前掌管这里,但是被贬谪镇压的神,应该是他才对!”


        

乱发青年一下被这话给镇住了,下一秒,反手就要抓我:“你胡说八道!他是神,那我母亲是什么?”


        

“你是神和妖孽生下来的,所以一半神气,一半妖气。”我不慌不忙的躲过去,盯着那个黑衣男人:“你的神气,跟他身上的一模一样,号令灵物的能力,也一模一样,所以,那位娘娘,才是你身上妖气的来源。”


        

娘娘讲的故事,未必全是真的。


        

乱发青年愣住了,回头看向了那个黑衣男人:“那不可能——他能号令灵物,是靠着我母亲!”


        

“不对,”我答道:“当年的事儿,你得问当年的人。”


        

黑衣男人抬起跟乱发青年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来:“是我对不住你,没能保护好你,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