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708章 引路之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不够,”我立刻说道:“只要活着,还有希望!”


        

铁蟾仙丑恶的头,已经越来越干枯,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也逐渐无神:“神君记着,他们,不想你回去……”


        

“轰”的一声,这个地方,整个坍塌了下来。


        

周围是一片天女的尖叫、


        

我回过头来:“程狗,带她们出去!”


        

程星河已经站起来了,赶鸡一样,赶着那些天女就要往外走:“你们还等什么呢?”


        

有些天女早就想离开了,跟着程星河就跑。


        

“可是……”还有一些天女犹豫了起来,转脸看向了铁蟾仙:“那他怎么办?”


        

铁蟾仙无神的眼睛看向了那些天女,阔嘴咧开,露出了一个丑恶极了的笑容:“你们走吧,不过,答应本仙一件事儿。”


        

几个天女立刻围了过来:“什么事儿?”


        

它的阔嘴,声音越来越低微:“忘了本仙——尤其,忘了本仙现在这个样子。”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那几个天女怔住了,有几个,大哭了起来。


        

“轰”的一声响,前面坠落了大量的砖石瓦砾,冷云杉木,金丝白鹿砖,都是最美丽的材料。


        

现如今,跟铁蟾仙的美貌一样,分崩离析。


        

“不好……”程星河甩出了凤凰毛,把一大片要坠落在他头上的大理石整个打碎:“咱们不好出去!”


        

苏寻想摸清楚这地方的阵法,可这地方的阵法不是凡人能搞清楚的。


        

大汉挡住了虞儿,伸手掀翻了好几块石头:“虞儿你快走!”


        

“你不走,我也不走!”虞儿拉住了他:“要走一起!”


        

可大汉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上次,我已经丢下他们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可留下来,也没用——大家都出不去。


        

土地神的声音也一紧:“这铁蟾仙一死,所有的活物,全会活埋……”


        

白藿香也不走,面对着面前纷乱的一切,她只看着我,镇定自若。


        

“白藿香,你还愣着干什么——去找程星河!”


        

“我不去,”她梗着脖子说道:“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撑住!”这个时候,苏寻忽然说道:“你们快点!”


        

这个时候,洞府的崩塌勉强停住。可苏寻的鼻子,开始淌血了——这不是肉眼凡胎该动的阵法。


        

哑巴兰的生魂缓过来了:“洞仔,那你怎么办?”


        

苏寻没吭声。


        

我站起了身来,掏出了怀里的一个东西。


        

这是红姑娘临来的时候,给我的红色信封。


        

说是——等到遇上麻烦的时候,这个东西能帮我。


        

打开了信封,里面露出了一片红色——好像,是一片红绸。


        

那个红绸从信封里探出来,却跟活物一样,奔着前头就飘了过去。


        

“这是……”大汉认出来了:“引路神的带子!”


        

只要跟着这个,就能找到生路。


        

是红姑娘提前给我们预留的生机。


        

“跑跑跑!”


        

那些天女还要回头看铁蟾仙,可程星河推着她们,没回头:“管好你自己吧——也许,你们管好自己,就是它的遗愿。”


        

她们被程星河他们连推带拥,全跟着红色的带着跑了出去。


        

“七星!”程星河扬起了声音:“知道你要告别——快点。”


        

我答应下来,回过头,看向了铁蟾仙。


        

它的手已经松开了。


        

“这样,也挺好。”它缓缓说道:“得偿所愿,什么都值——托赖神君,我得到了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这一瞬,他那双越来越干枯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幸福,不是假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古今流传的一个妄想。


        

可是,癞蛤蟆,就没资格有爱美之心吗?


        

“你听我的,”我抓住了它的手——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全干涸了:“给我个寄身符……”


        

铁蟾仙笑起来:“我不,我不拖累神君……不是我的,终究留不住,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每天,都拜神君,盼着神君好……”


        

对了,它每天,都会拜北斗星。


        

在他心里,那是我的象征?


        

“我罪孽深重,这一天,是报应,”它抬起眼睛看着我,忽然说道:“但是神君,这一次,要提防白潇湘。”


        

我的心里陡然一震。


        

小心,潇湘?


        

我倏然想起来,一开始他看着我那张跟潇湘相似的面孔时,出口就是“白潇湘”,一点当年的敬意也没有。


        

“潇湘,她做什么了?”


        

“是她……是她害的你……”


        

话没说完,那张阔嘴边缘,淌出了一股子绿色的血。


        

“咣”的一声,头顶上的穹顶整个塌陷了下来,轰然砸到了我们身边,在裂缝之中,我看到了凛冽的星空。


        

“快走!”白藿香一把拉住了我,奔着前面就跑。


        

还可以,看到那个红带子的尾端。


        

铁蟾仙的身体了无生气,僵在了原地。


        

而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忽然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一愣——这是,那个紫衣天女?


        

我立刻大声说道:“快走!”


        

她们的生魂之所以凝聚不散,也是因为铁蟾仙的仙灵气。


        

铁蟾仙的仙灵气一旦消失,留下的天女,就会跟小灰舍里关着的一样,逐渐魂飞魄散!


        

可紫衣天女跟没听见我的话一样,抱住了铁蟾仙丑恶的身体。


        

一丝嫌弃都没有,只有依恋。


        

她不会不知道留下来的下场,可她一点后悔的意思都没有。


        

“这样好……”紫衣天女绝美的脸,靠在了铁蟾仙丑恶的头颅上,竟然满是幸福:“到了最后,陪着他的只有我一个人,我知足了……”


        

铁蟾仙的眼珠子滚了滚,似乎是不信。


        

可最后,它的阔嘴上,挂着一抹满足的笑,瞳孔扩散,永远凝固上了。


        

我折过身子,还想过去,可不光白藿香没松手,还有一个力量,已经推在了我后背上。


        

“万物终将有一死。”是土地神的声音:“都是命数。更何况,它害了很多人,泥足深陷,拔不出来……”


        

没错,它是干了很多丧良心的事情。


        

但是,始作俑者,是欺骗它的人。


        

“七星!”


        

是程星河的声音。


        

可这个时候,不光头顶,脚底下也塌陷了。


        

那漂亮的,镂刻着精致花纹的地板全部糟朽了下去。


        

我把神药收起来,一手抓住白藿香,一手抓住了那个红绸子。


        

眼前一花,已经被带出去了。


        

扑面而来,是一阵破晓之前的寒风。


        

面前,是料峭的绝壁,满目荒凉,面前,只剩下了一口枯井。


        

那个美丽的神仙洞府,像是一场梦境,破碎了,就再也没有了。


        

抬起头,北斗星附近,有一颗流星划过去了。


        

像是——一个曾经的神祇,终于消亡。


        

铁蟾仙,到底是没扛的过,这一场劫难。


        

好几双手拉住了我:“铁蟾仙呢!铁蟾仙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


        

那些天女安静了下来。


        

其中一个,忽然跪下,放声大哭:“铁蟾仙……”


        

这一下带了头,许多天女的生魂,齐刷刷的跪了下去。


        

程星河叹了口气:“你们,不恨他?”


        

“大家,都忘了一件事儿。”虞儿的生魂,忽然从大汉的胳膊下挣脱了下来:“来的时候,是大家求他接自己的。”


        

我一愣——求他?


        

这是什么意思?


        

原来,这些天女被掳掠的时候,都动了一个念头。


        

要是有人能带我离开这里就好了。


        

比如虞儿,那天在跟大汉为了琐事争吵,还有的天女,也是因为生活上的不如意,想逃离。


        

人一时想不开,自杀的都有,更何况气话呢?


        

那些,大部分是气话,所以来到了这里之后,她们后悔了,拼了命想回去,


        

可唯独铁蟾仙当了真。


        

他最恨别人骗他。


        

更有甚者——有的是很久之前来的,那个时候,还有卖儿鬻女,逼良为娼,让节妇给亡夫殉葬的事情。


        

她们就更希望有人能带自己离开了。


        

那个时候带她们离开的铁蟾仙,说是恩人,并不为过。


        

到了这里之后,极尽宠爱,锦衣玉食——铁蟾仙认为,自己给了这些美人自己可以给的一切。


        

难怪,铁蟾仙说,自己没有对不起她们。


        

有些天女神情迷茫,有些嚎啕大哭。


        

白藿香叹了口气,盯着她们喃喃说道:“总有人说女人心海底针,其实——是因为没分辨出来,女人说的是真话,还是气话吧。”


        

我长长出了口气,不论是真情,还是假意,都过去了,谁也没有后悔药吃。


        

他唯一的遗愿,是让你们,忘记他最后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