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621章 以物易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也有九尾狐的尾巴?”


        

祸国妖妃魇住樱桃小口一笑:“不愧是你——还是那么聪明。”


        

这个动作,要是别的女人做起来,妖媚的过了火,十分做作。


        

可要是祸国妖妃做——也说不上为什么,只觉得浑然天成,勾魂摄魄。


        

我赶紧把心思正过来,不愧是祸国妖妃,在她身边靠的近一点,好像就在悬崖边缘翻跟头似得,一不小心就落下去了。


        

程星河也一样,我又掐了他大腿一下,他这才回过神,醒酒似得去搓自己的脸,转头看向了窗户外面,不敢再跟祸国妖妃四目相接。


        

祸国妖妃微微一笑,像是对这种场景,已经见怪不怪。


        

我有种感觉,她好像比我们初见的时候,那种魅惑人的能力,更强大了。


        

而这个时候,司机回到了驾驶位,指着前头,结结巴巴:“夫人,那个电动车……”


        

祸国妖妃缓缓说道:“一个电动车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走吧。”


        

“可那个电动车……” 记住网址m.dzs5.com


        

司机回头还想说话,接触到了祸国妖妃的眼睛,眼神瞬间就变了。


        

我看出来了,这个时候,只怕祸国妖妃叫他去跳江,他也毫不犹豫,心甘情愿。


        

车开起来,那些屠神使者虽然在原地继续找什么,但是没有留意到这个车。


        

我压低了声音:“这九尾狐是仗着尾巴多,搞促销呢?怎么到处都是她的尾巴?”


        

祸国妖妃微微一笑:“要不是她失去了这么多的尾巴,三清老人能压得住她?”


        

这祸国妖妃,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到底是谁啊?”


        

“当年一个旧相识罢了。”祸国妖妃一笑带过:“时间太长,很多人都忘了。”


        

我有点猜出来了:“你跟阿满他们一样,都是被贬谪的那批?”


        

祸国妖妃的来历,不简单啊!


        

“你猜。”


        

“别的不重要。”我立马问道:“阿满现在怎么样了?”


        

“你还惦记着阿满呢?”祸国妖妃一笑:“不打紧,阿满身份在,死不了。”


        

“那阿满……”


        

“比起了阿满……”祸国妖妃打断了我的话:“你倒是更应该关心关心自己。”


        

“我?”


        

“现如今,几乎所有人都拿你当个灾,你孤立无援,胳膊拧不过大腿。”祸国妖妃缓缓说道:“也不用指望水神娘娘来帮你——她在东海,被河洛牵制住了,自顾不暇,没法分心。”


        

“那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祸国妖妃这么精明的女人,不会干没本的买卖——跟我又非亲非故,能主动帮我,肯定有猫腻。


        

“简单,”祸国妖妃眯着眼睛一笑:“你最大的劫难就要来了,我知道这个劫难的内情。”


        

果然。


        

“只要你得到了内情,劫难就会消弭,”祸国妖妃缓缓说道:“剩下的路,你将乘千里风,破万里浪,直挂云帆济沧海。”


        

程星河也听出来了,立马捅了我一下,意思是这好像是个好机会。


        

“条件呢?”


        

祸国妖妃微微一笑:“条件,也简单……”


        

她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把你那个心腹大患,让给我。”


        

她说的——是我身上那条狐狸尾巴。


        

“那东西在你身上,逼着你喝血吃肉,满身妖邪之气,还会让你失去控制,堕落妖道,”祸国妖妃黑如地狱的眼睛直对上了我的眼睛:“不如给我,你轻松了,一了百了,又能消弭祸患,一本万利。”


        

听上去,确实一本万利。


        

程星河也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好买卖啊!”


        

祸国妖妃眼睛里暗流涌动,像是有了希望。


        

可我摇摇头:“恕难从命。”


        

祸国妖妃眼神一滞:“为什么?”


        

“那东西,是别人请我保管的。”


        

既然是三清老人请我保管的,那就不是我的东西,自然不能拿来交易。


        

哪怕我跟天师府已经是敌对状态了,可这是做人的道德准则。


        

祸国妖妃瞬间有些失望,皱起了春心眉:“还是老样子,油盐不进……”


        

“你以前,跟我很熟?”


        

祸国妖妃立刻回过神来,连忙说道:“也不是……”


        

她眼睛里有了刺探:“那些事情,你还没想起来呢?”


        

要说是景朝国君的事儿,那确实没想起来,只是偶尔脑子里会有一些残破的片段,而且额角会剧痛,觉不出来,是因为回忆会牵动额角,还是额角上的东西,在压抑那些回忆。


        

一只手,忽然落在了额角的旧伤疤上。


        

我一愣,是祸国妖妃宛如凝脂的手。


        

她盯着旧伤疤,眼神像是有些失神,也像是,有些眷恋。


        

不过,那个眼神,显然是在怀念她的“故人”,不是我。


        

但这一下,额角一阵剧痛,她的手跟碰上了烙铁一样,飞快的拿了下来,皱起了眉头。


        

接着,像是从回忆之中回过了神来:“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不过,你那个大灾祸……”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祸国妖妃点了点头:“这是你最后的大关卡了——也幸亏,有人帮你推迟了。”


        

跟老黄说的一样。


        

但这个时候,车已经从商店街上的大路上经过了,我立马说道:“麻烦停下车。”


        

可没想到,司机跟没魂了一样,根本听不到我们说话——回过神来,听不到倒是好,我们还披着水母皮呢,他要是听见,八成要吓个好歹。


        

祸国妖妃却摇摇头,不肯跟司机下达指示。


        

“也罢,买卖不成仁义在,你死了,就不能跟我做买卖了,”祸国妖妃说道:“我告诉你,最近,也不要回商店街——一个大对头,知道你放不下你们家老头儿,早就在商店街等着你们呢!现在回去,自投罗网。”


        

我贴着窗玻璃一看,顿时也愣住了。


        

一望气,只见商店街上,有一道气,几乎气冲斗牛,径直而上!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强大的气……


        

而那个气,带着紫色,大贵。


        

那是什么来路?


        

车从门脸旁边滑过,门脸是关着的,没能看到老头儿和高老师。


        

我不由担心了起来。


        

祸国妖妃把我们送到了比较安静的地方,才停下了车,一笑:“只要你还想做这个买卖,我随时等着你。反正,咱们的缘分,还在后头,有的是机会。”


        

接着,她转头看向了一个方向:“接下来有意思了——有一场大戏可看了。”


        

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我顿时也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