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595章 满墙眼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奇怪,这么多眼睛是干什么用的?


        

而这些眼睛众星捧月,围绕着一个巨大的眼睛。


        

在所有小眼睛的映衬下,最大的眼睛,似乎能看到世间万物,给人一种十分震撼的感觉。


        

哑巴兰到了我身后,也跟着看:“哥,难道镇物是一个眼睛?”


        

没听说过哪个灵物长了很多眼睛——倒是有种行尸叫“瘟尸”,满脸都是眼睛,但瘟尸不算是什么特别大的角色,哪儿有资格上这里来当镇物。


        

这密密麻麻的眼睛是用金粉,绿松石,青金石等描绘出来的,颜色千百年不变。


        

但怪的很,这些眼睛,全是凸起的,在天花的光芒下,更显得惟妙惟肖。


        

要雕凿出这么多眼睛来,费多大的功夫,有这个必要?


        

不知道内容的时候,觉得是流光溢彩,看清楚了,就觉得十分诡异,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更是要炸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些眼睛,像是活的。


        

我疑心更重了,不过现在时间紧迫,还是赶紧去找那个镇物吧,没多长时间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地宫有很多的门,我找了个比较近的,伸手就要打开,可这个时候,天花暗了下去。


        

与此同时,哑巴兰忽然“咦”了一声。


        

天花重新亮起,我转脸看他:“怎么了?”


        

哑巴兰凑近了刚才的壁画,有些尴尬的摇摇头:“我可能是看错了——刚才天花熄灭的时候,我看见有一个眼睛,像是转动了一下。”


        

我脖子上的汗毛,顿时就给竖起来了。


        

不过哑巴兰指着那个眼睛说道:“仔细看了看,没动。”


        

这一路上,这种事儿遇上的绝不算少。


        

不能掉以轻心。


        

我回头就看向了程星河他们:“好了没有?”


        

程星河他们已经过来了:“从哪儿开始找?”


        

我皱了皱眉头,是啊,这么多门,从哪儿开始找呢?


        

一个一个找过去,恐怕天亮了也找不完,一旦错过了,就白瞎了。


        

我们几个一对眼,就只有一个选择。


        

分头走。


        

可谁都知道,这地方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分头进去,简直跟送死差不多。


        

我略一寻思:“暂时先不要分开——一起进一扇门,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他们几个都跟着点头。


        

“那,进哪一扇?”


        

我从头开始数:“第十二扇。”


        

“为什么?”白藿香也有些好奇:“有什么讲究?”


        

其实,是之前结灵的那个貔虎光带来的话——我的家族,出过一个大城隍爷。


        

那个大城隍爷曾经托那个貔虎光告诉我,就四个字,十二扇门。


        

当时我并不明白这什么意思——哪个地方,能有十二扇门?


        

但是现在明白了,那个大城隍爷亲戚,是知道我早晚会走到了这个地方来。


        

咱们就看看,十二扇门里,到底有什么。


        

到了第十二扇门,外面看着,跟其他的门也没什么太大差距,我把门推开,看到了一个长长的甬路。


        

果然,这个甬路,就通向了地宫中间。


        

不过,甬路很窄,宽度只能容一个人通过,跟个单行道一样。


        

而这个地方的墙壁上,竟然也满是眼睛。


        

我告诉他们,一会都别碰到墙上的眼睛壁画,接着自己打头,江采萍自告奋勇的断后——自从做完了那个迷魂的梦,她有意无意,总像是躲着我。


        

打头往里走,程星河跟在我后面,哑巴兰排第三,一边走,程星河就有些不好意思:“这一趟,为了我,苦了你们了。”


        

哑巴兰嘿嘿一笑:“程狗,你这话说了多少次了——赶上祥林嫂了。”


        

“可是……”程星河吸了口气:“让你们陪我送死,谁能安心?不对,程狗也是你叫的。”


        

哑巴兰摆了摆手:“你就当我们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吧。”


        

程星河一肚子内疚一下就被压下去了,回腿就要给哑巴兰来一下,哑巴兰立刻闪开:“一进四相局,程狗变程驴!”


        

你还挺押韵,可以跟耳报神一起唱唱rap。


        

说起来,耳报神想跟,我没跟我们一起出来,留在了商店街帮我通风报信儿。


        

身边的人或者其他生灵,能少死一个,就少死一个。


        

“说起来,也幸亏咱们来玄武局来的晚。”哑巴兰说道:“提前几个月进来,咱们恐怕就真的走不出去了。”


        

“是啊,前面几个局虽然也是九死一生,可跟玄武局比起来,简直是班门弄斧——大概是因为我们程家人比其余四家强吧。”


        

哑巴兰一听不乐意了,俩人吵了起来,这也争。


        

不过,我忍不住寻思了起来,我是唯一的破局人,就是因为,我跟这地方的镇物,都有某种关联?


        

就比如说青蛉——如果来破局的不是我,她会交出钥匙吗?


        

还有那个魇。


        

她好像,也认识那个景朝国君。


        

都跟他认识——那个景朝国君,造了很大的孽。


        

魇……她是谁啊?


        

额角一阵剧痛,我脑子里面,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记忆。


        

一个秋千架上,坐着一个小姑娘。


        

没人推她。


        

我好像问过她:“没人帮你推秋千?”


        

她叹了口气:“没有——人人都冷落我。”


        

我好像推过她一把。


        

她长发飘扬,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你能不能陪着我?”


        

我答应了下来,可还没来得及答应,就出现了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来着?我只记得,好像一道光,撕裂了黑暗。


        

“七星!”这个时候,程星河忽然拉了我一把。


        

我一下就从走神里醒过来了。


        

而他这一拉,我也听到了我们这一行人最后面,传来了一个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声音不大对劲儿。


        

墙面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爬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