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573章 她的眼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孝子。


        

我的心倏然沉了一下。


        

而青蛉也看向了我身后,眼睛一凛:“原来是你。”


        

她也认识孝子?


        

下一秒,那道青光奔着孝子就卷过去了:“你回来也好。”


        

我反手引了金气,奔着那道青色东西削了下去,那道气改了方向,且不论孝子是怎么知道的,他显然很了解青蛉。


        

可是——真的只有这一个法子?


        

“我不想伤你,”我大声说道:“隔了这么久,我不想跟你一重逢,就要争个你死我活。”


        

青蛉嘴角一勾是个凛冽的笑:“可我想。”


        

这个笑冷森森的,动了杀气——可杀气,也盖不住凄凉。


        

我心里痛了一下。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感觉好像真的曾经对不起她,欠了情,还不上。


        

但白藿香厉声说道:“李北斗,不想死,就快点,你的身体……”


        

她一出声,我才觉出,胳膊上一阵温润。


        

简直像是凉东西忽然拿到热地方产生的蒸汽,血全从皮肤下大颗大颗的冒出来了。


        

金气伤身体。外带这个地方本来就伤男人。


        

连我都这样,程星河他们很快就要变成橡皮泥了。


        

要欠,也是那个景朝国君欠的——不该程星河他们还。


        

青蛉的眼睛哪怕绝望又狂暴,也依然很美。


        

青气四下炸起,对着我扎了下来。


        

“留下陪着我——你说过!”


        

青蛉的声音,撕心裂肺:“这样多的人,我只信过你!”


        

像是,全部的希望,都崩塌了。


        

我没的选了。


        

就在我要被那些青气绞缠住的最后一瞬,七星龙泉反手向上,金气从青气的缝隙之中弥漫,下一秒,“嗤”的一声,所有青气全部炸开。


        

青蛉简直不相信,愣了一瞬,抬手还想把那青色东西引出来,可我一脚奔着那道气踢过去,她身体被带的一歪,反手要抓过来,可诛邪手早一步,太岁牙的力量在右臂爆发,猛地卡在了她的脖颈上。


        

她娇弱的身躯,被重重砸在了桃花树上。


        

“咣”的一下,大片大片的桃花瓣,宛如坠落的云霞,落了我们一人一身。


        

我盯着她的眼睛。


        

那绝美的眼睛像是一潭死水——只映出了我的脸来。


        

我想说话,可嘴边先是一阵腥甜,张嘴就是一口血。


        

看来,在这个四绝地,不光伤皮外,也伤内脏。


        

别说程星河了,我们再不走,都要跟着倒霉。


        

“李北斗!”


        

白藿香跌跌撞撞就跑了过来,数不清的美女要拦住她,可全被凤凰毛打开。


        

还有一些大怪物要缠,却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全部震出去了老远。


        

“看在咱们都是姊妹的份儿上,本不想对你们动手……”是江采萍的声音:“可你们非要伤相公和二姐,妾也只好不客气啦!”


        

白藿香扑过来,仔细的盯着我的伤,手在微微的颤——极为心疼。


        

“你……疼不疼?”


        

我摇摇头。


        

是啊,平时这样,会有多疼?可现在,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麻醉过一样,一点感觉也没有。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这个地方,像是违禁品做出来的,让人沉沦上瘾。


        

青蛉盯着白藿香,死水似得眼睛,终于起了一丝涟漪。


        

她盯着白藿香触摸在我伤口上的手,好像,很羡慕。


        

“是她吗?”青蛉轻声问。


        

“她?”


        

“你说过——你心里有人,这一切,不光是为三界苍生,也是为了她。”青蛉盯着我:“你知道胭脂,也是因为她?”


        

她……


        

景朝国君的“她”,又是谁?


        

白藿香一下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人像是慌了。


        

我摇摇头:“不记得了。”


        

“连她都不记得了……”青蛉一笑,凄楚却释然:“可你却记得我?”


        

她竟然为此高兴。


        

我现在,一分一秒也不能浪费了:“这不重要——我要过关,难道真的得把你眼睛……”


        

离得这样近,才看出来,青蛉的眼睛,跟人果然不一样,瞳仁竟然璀璨无比,像是暗藏了一整条的星河。


        

到底是东西?


        

青蛉笑了,梗着脖子,就点了点头,毫无畏惧的说道:“就在我眼睛里——你下的了手吗?”


        

“青蛉姐姐……”数不清的美女奔着这里追了过来:“你不是说过,男人多是薄情寡义,你这样,并不值得!”


        

“不,”青蛉倔强的盯着我:“我就要知道,我等的,值不值得!”


        

我心里猛然一震。


        

是啊,为了通往下一扇门,我真的要对一个等了我这么多年的人……


        

“你快点!”白藿香的视线,就没从我的伤口上移开:“只要在这个地方多停一秒,那你们的命,就危险一分!”


        

“洞仔!”


        

这个时候,哑巴兰的声音忽然就从后面响了起来:“洞仔你怎么了?”


        

苏寻已经倒在了地上。


        

身体一碰到了地面,就是一摊子血。


        

他好像是我们中间,伤的最严重的。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有人死呢?


        

“苏寻!”


        

白藿香立刻跑了过去,回头吼:“快点想法子!他坚持不了一时半刻了!”


        

金毛也张皇失措的看着我——它知道,这个决定对我来说,并不容易下。


        

是啊,我就是个烂好人啊……


        

就因为是烂好人,才总要比别人多受一层罪——我希望谁都好好的,可总得事与愿违。


        

青蛉梗着脖子盯着我,看着我抬起来的手。


        

她笑了出来。


        

“那个眼尾有痣的人说,对我不起,除了桃花,还有没有什么能给我。”她缓缓说道:“我就跟他说,我要一双最美的眼睛——我要你再回来,看见我的眼睛,就忘了一切。”


        

我一愣。


        

她眯起眼睛:“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说,你心里的人有三界最好看的一双眼睛。”


        

“他答应了,就把很珍贵的东西放在我一双眼里保管,很疼,我却一声不吭,满心喜悦,可是——看来他骗了我,”青蛉的声音越来越低:“你看到了我,也什么都没有忘。”


        

“李北斗!”


        

“七星!”


        

他们都在催我。


        

我回头看向了白藿香:“有没有法子——既能取出东西,又能保住她的眼睛?”


        

白藿香抬起头,吸了口气:“她不是人,大概——可以,但是……”


        

“怎么样?”


        

“需要其他有神气的眼睛给她填补上。”


        

神气……我们之中,没有神。


        

除非……


        

我盯着白藿香:“你帮我个忙。”


        

白藿香盯着我。


        

“把我的眼睛,换给她一只。”


        

不知道我的前世是什么,但是,我有金气和龙鳞。


        

白藿香和青蛉同时愣住了。


        

程星河也站了起来:“七星——你他妈的疯了?你要当独眼龙吗?”


        

我看着青蛉:“我当独眼龙,也比你瞎了好一些。”


        

这是我欠你的。


        

白藿香的手颤抖了起来。


        

程星河忍不住了:“二郎眼行吗?这一次,是为我来的——要出眼睛,出我的。”


        

这么怕死又怕疼的程狗,竟然这么干脆。


        

白藿香摇摇头。


        

二郎眼,也是人眼。


        

这一眨眼的功夫,哑巴兰也站不住,一头倒下来了。


        

我盯着白藿香:“来不及了——快点。”


        

我的声音,倒是平静。


        

白藿香咬住了牙:“我……”


        

我知道,她下不去手。


        

可由不得她了——身后,是好几条命。


        

身后响起了一阵叹息的声音。


        

孝子。


        

果然,能抓住黄电老舅,能进玄武局的,不是什么凡人。


        

玄武局真不是正常地方——我竟然能在这里走眼。


        

我看着白藿香:“来。”


        

白藿香吸了一大口气,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两只手,拿出了两柄小刀。


        

“我尽快……”


        

她的声音,是压不住的抖。


        

“我信你手艺。”


        

青蛉死死的盯着我,眼睛睁的很大,依然先是没缓过来:“你……”


        

但是下一秒,她忽然反手折过了我的手腕,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我看到她,果断,毫不犹豫。


        

那是一个坚决极了的眼神。


        

下一秒,我倏然就觉出,身后一阵破风声,极近,又极快的炸在了我身后。


        

杀气——隐藏的很好,显然,身后竟然有人准备了很长时间,就是要给我个措手不及。


        

“扑”的一声钝响。


        

我闻到了血腥气。


        

青蛉柔软的身躯,帮我挡住了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