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470章 驱神之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煞神奔着我们就扑过来了。


        

当时我头壳都炸了,可江年把我往里一退,让出了一个位置——他觉得斩须刀已经足够能对付我,希望煞神来对付江瘸子。


        

煞神似乎也畏惧斩须刀的锐气,可杀戮之心大盛,转而奔着江瘸子就过去了。


        

虽然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可这一下,我的心就给提起来了。


        

煞神忌惮我,应该是因为我身上某种别人没有的特质,不然以煞神的能力,哪个凡人能躲得过去?


        

“太好了!”不少江家人已经开始叫好了:“这个魔头,自投罗网!”


        

“没错,咱们江家的这个心腹大患,终于能解决了——这家伙,应有此报!”


        

不行,江瘸子还不能死呢!


        

他死了,很多真相就再也没人知道了。


        

我翻身就要抢在前面去救江瘸子,可江年反应也极快,斩须刀一甩,就把我逼到了后头。


        

可江瘸子就停在了原地,岿然不动——连躲的意思都没有。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这下不光是我,江年也皱起了眉头。


        

不对劲儿。


        

江瘸子,凭什么不怕煞神?


        

眼看着,煞神一甩头,口中的刀就要割下江瘸子的人头了,程星河也“卧槽”了一声,可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煞神口中锋芒要横扫过去的时候,煞神那凌厉的身影,却跟摁下了暂停键一样,忽然就停滞在了江瘸子面前。


        

这一瞬,所有人的呼吸,全凝滞住了。


        

为什么?


        

一些江家人,甚至露出了恐惧之色:“总不能……”


        

总不能,连煞神也怕江瘸子?


        

那他得是什么来头?


        

江瘸子的身影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楚表情,只看得出来,他歪着头,似乎还是悠哉悠哉。


        

我有种感觉——他现在,看着的是我。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煞神慢慢回过了头,看向了我们。


        

我忽然就猜出来了。


        

与此同时,江年咬了咬牙,显然同时跟我想明白,厉声说道:“各位叔伯兄弟快跑——咱们家的镇南天,被人给动了!”


        

那个被称为“镇南天”的石狮子,其实也是一种风水阵——禁锢煞神的风水阵。


        

它就是把煞神留在了这里的“锚”。


        

可如果镇南天被换了方向,或者倒下,移开,那就完了——煞神可以说是重获了自由。


        

煞神是干什么的?带来杀戮和灾祸的!他出现在谁家,谁家人就得倒霉!


        

这一瞬,煞神虽然没有完全从迷神状态恢复到了之前的神志,肯定也想起来了,自己被这家人禁锢过,冲着江家人就冲过来了!


        

这种后果,就跟把老虎关起来,却被老虎挣脱一样——连神灵的主意都敢打,这就是恶果。


        

江年的目的就是要做江家的家主,在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江家的利益,眼看着江家要倒大霉,哪儿还顾得上我,转过了斩须刀就挡在了煞神面前。


        

斩须刀这么一落,哪怕是煞神,也被上头的神气给反撞了三步。


        

斩须刀杀过龙王,神仙也怕,并不奇怪。


        

江年立刻大声说道:“叔伯兄弟,把镇南天的方位重新摆好——我来拖住煞神!”


        

那些江家人如梦初醒,纷纷往后撤,一边撤,还一边有人忍不住的交口称赞:“乱世出英雄,要不是咱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不知道江年竟然这么有能力——相比之下,江景就是个草包。”


        

“江景作为长子,娇生惯养,不知道收敛,倒是江年小小年纪,是个人才。”


        

行啊,看来江年这些年韬光养晦,收敛锋芒,是时候一鸣惊人了。


        

程星河立马说道:“谁在外面动镇南天呢?”


        

我摇摇头:“那谁知道。”


        

而这一瞬,等江家的人退的差不多了,江年眼神一阴,握住了斩须刀,喃喃念起了什么东西来。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诸神听令,有命吾身……”


        

江瘸子听见了那个动静,歪着的身体,猛然就坐直了:“驱神咒——你跟屠神使者有关系……”


        

卧槽,我当时就愣住了——这是,驱神咒!


        

愣一听,跟哑巴兰平时那种请神咒差不多,可请神咒是诚心诚意,低姿态请神上体帮忙,可驱神咒就不一样了。


        

他是居高临下,命令神灵为自己做事儿!


        

我之前在厌胜册上约略看见过这方面的内容,可这算是禁忌,哪个活人吃撑了找死,去命令神灵?


        

他是不知道这玩意儿折阳寿?


        

不过,屠神使者——对了,他跟齐雁和既然关系那么好,肯定是从齐雁和那学到的。


        

下一秒,煞神的动作忽然就呆滞了一下——好像真跟活人中了迷魂咒似得,抬头就看向了江瘸子。


        

接着,对着江瘸子就扑过去了。


        

我一秒都没犹豫,直接挡到了江瘸子面前,“当”的一下,七星龙泉就跟煞神口中的刀撞上了。


        

江年没想到,转头瞪着我:“李北斗……你好大的胆子!”


        

煞神盯着我,有几分畏惧,但也有几分愤怒。


        

我立刻大声说:“你好好想想你是谁——你是神灵,怎么能听那个小王八蛋的命令?”


        

煞神微微皱起眉头,像是想起了什么来,可下一秒,江年嘴里没动,继续念起来了“驱神咒”。


        

煞神眼里的猩红,猛然就浓重了起来,一甩头,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我反手挡住,可这一瞬,江瘸子微微一笑:“你果然来的很好。”


        

接着,趁着我在前面挡着他,他自己回身就要把江老爷子的帐子给扯开!


        

我忽然就明白了——他好像,预知到这一次上江家,我会出现,帮他顶雷,所以,从一开始我引开煞神,到后来镇南天被推翻,还有现在,给他挡刀,一步一步,都在他计算之内。


        

这老王八蛋……吃羊肉穿羊毛烧羊粪,真他娘要把我给利用到了极致!


        

我自然不甘心,可又不能让他死了,但是下一瞬,凤凰毛倏然落下,光华就是一炸:“”老王八蛋,你他娘一次一次拿我家七星当猴儿耍是不是?你要伸手,老子偏不让你顺心!


        

那一凤凰毛下来,帐子几乎塌了一半,奔着江瘸子就砸了下来。


        

“你悠着点,别把江老爷子给砸了!”


        

“用你吩咐,管好自己吧!”


        

是啊,我不过一分神,煞神重新对着我就压下来了。


        

他连刚才对我的畏惧都消失了!


        

而江年见状,驱神咒念的更来劲了,眼神阴鸷——显然,是想借着斩须刀和驱神咒的能力,利用煞神把我们全部解决。


        

煞神的刀一压,哪怕全部龙鳞也没法挡住,我身体往后一个踉跄,已经被顶到了墙上,七星龙泉已经奔着自己倾斜了过来。


        

“七星!”


        

那一头,凤凰毛的破空声大作,程星河挡着江瘸子不让他得手,也根本来不及过来帮我。


        

热血在一次打在了耳鼓上,通,通,通。


        

七星龙泉的锋芒,就要楔上来了……


        

可就在这一瞬,“咚”的一声响,驱神咒的声音,倏然就断了。


        

越过了煞神——是结巴公子忽然对着江年扑过去了。


        

江年大吃一惊:“你……”


        

“哪怕孙家没法重振……”结巴公子冷冷的说道:“我,我也不让你这种人帮!把斩须刀还给我!”


        

我看出来了,结巴公子这一靠近,斩须刀的光芒,瞬间就发生了改变。


        

江年因为怕斩须刀认主,一直敷衍结巴公子,可眼看着结巴公子敷衍不住了,索性把斩须刀一横:“既然这样,物归原主……”


        

结巴公子一愣,显然也没想到江年竟然真的反手交刀,立刻伸手就要把刀拿回去。


        

可我早看出来了:“结巴孙,别拿,跑!”


        

结巴公子听我这么一说,手一凝,跟我猜的一样,江年另一只手,早攥住另一把薄骨刃,对着结巴公子就削过去了。


        

结巴公子跟我们不一样——他是个最普通的文先生,或者说连文先生都不是,是个花架子,所以才要依靠我们来这里寻找家传之宝。


        

他根本抵挡不住。


        

他的身体咣的一声直接倒下,像是一棵刚被伐了的树。


        

他仰起头看着我,张开嘴,想说话,可嘴被堵住了。


        

冒出了,血……


        

“结巴孙!”


        

血腥气扑鼻而来,江年盯着地上的结巴孙,眼神平静,不像是在看一个活人,只像是在看一只臭虫,缓缓说了一句:“天堂不走,自找死路……”


        

话音未落,手腕一转,那个薄骨刃对着结巴孙的心口就下去了:“本来还想问你件事儿,可现在,你上底下,振兴你们孙家吧!”


        

这一瞬间,那种热血撞击耳鼓的声音,倏然就停住了。


        

整个世界对我来说,跟关闭了声源一样,一片安静。


        

血腥气扑面而来,身上那股子隐藏着的力量,像是纸面下的火。


        

包不住——要喷薄而出!


        

七星龙泉往后一抵,以跟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力量,直接把压在面前的煞神给撞开,煞神大惊之后大怒,转脸还要削过来,但是我已经从他手臂下穿过,锋芒全部避开,反手勒住了他的胳膊,直接把他反摔了过去。


        

这种感觉——不像是我自己的力量,敏锐又迅捷,简直像是野兽一样的本能。


        

而且,力量之大,在身后的江年,薄骨刃要扎下去的最后一瞬,直接被掀翻。


        

江年被撞出去了老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煞神瞬间被我压下,下一秒,诛邪手已经抓在了他的手腕上。


        

一股子冰冷又凌厉的气,从他身上,反吸到了我身上。


        

是煞神的神气。


        

这一下,煞神的眼睛,忽然就清明了起来:“你是……”


        

我抬头,盯着江年,冷冷的说道:“把他给我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