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423章 缺一不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在最前面,白藿香反应过来,厉声说道:“小心!”


        

七星龙泉一转,已经把附近的柱子直接砍断——那个柱子跟地板的材质一样,也是金刚铁柏。


        

金刚铁柏轰然落下,直接挡住了那些泼洒出来的银色液体,只听“嗤”的一声,一股子白烟就从金刚铁柏上升起——把光滑坚硬的铁柏木,瞬间烧出了一大团麻坑!


        

这还不算,星星点点的溶液溅起,对着我们就撒了过来,七星龙泉龙气一转,把那些溶液挡住——看起来,是非常好看的,好似银色的漫天花雨,灿若星河,可这东西,粘上一点,破骨透髓!


        

可还有一点,奔着白藿香的方向就过去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挡在了白藿香前面。


        

“嚓”的一声,我肩膀上顿时一阵剧痛——那个银点子溅到了我身上,虽然龙鳞滋生,但当时就是一个窟窿。


        

白藿香的声音变了调:“李北斗……”


        

“没事。”我努力把声音调整的平静一些:“往后头躲!”


        

但是这一瞬间,面前“咔”的一声,我就知道坏了。


        

哪怕是那个金刚铁柏柱子,也挡不住那些液体的侵袭,被溶解开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跑跑跑……”我一把将他们往后推,眼睁睁看着金刚铁柏跟阳光下的冰淇淋一样,竟然在慢慢融化!


        

哪怕金刚铁柏都禁不住——要是血肉之躯碰上,那不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越过了这一片狼藉,我看到,田龙成嘴边露出了个很残忍的笑容。


        

那些银色的液体,以极快的速度,对着我们就流淌了过来!


        

“不好了……”身后是一阵门窗摇晃的声音:“锁住了!”


        

全体都是金刚铁柏,哪怕力大如哑巴兰,也没法一下弄开。


        

田龙成早就准备好了。


        

“让开!”


        

我翻身就运了气,诛邪手把龙气往七星龙泉上一引,“咣”的一声,门窗直接被我劈开,力道极大,他们几个也直接被带了出去。


        

但这个瞬间,我脚上一阵剧痛。


        

低头一看,头皮就炸了——那些液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淌过来,直接把我给包围住了。


        

出不去了……


        

田龙成站在了安全的地方,死死的盯着我,那个眼神,就像是在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个东西对着我就飞了过来:“七星,接住!”


        

一道明亮的光圈。


        

涅槃圈。


        

那圈子太锐,又不跟七星龙泉一样认主,主人也会被弄伤,所以程星河虽然一直都带着,却五花大绑的用麒麟皮揣在身上,所以遇上危险的时候也没法拿出来——等他给这东西解绑的功夫,就跟把脑袋伸出了给人砍一样。


        

他们之所以没炼制成功,就是因为缺涅槃圈。


        

这是唯一的希望,只能碰碰运气了。


        

我抓住了那个圈子,就在地上一划。


        

满地银色的液体被划在了一起,可是,并没有什么变化。


        

田龙成盯着涅槃圈,看样子简直想直接冲上来,可那些银色液体,也漫到了他身边,他过不来。


        

这一瞬,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些液体往身上一漫,身上猛然就是一阵剧痛——好像整个身体的,都被焚烧了一样,皮焦肉烂,也就是这个感觉了。


        

涅槃圈,也不管用?


        

“李北斗……”白藿香也看见了,奔着里面就冲,可被程星河一把拦住:“你傻啊,那东西跟岩浆一样,过去送死?”


        

“可李北斗还在里面!”


        

白藿香声嘶力竭,嗓子跟劈了一样。


        

“你进去有用吗?”程星河把她死死往后一拽:“他会愿意你白陪他倒霉吗?”


        

田龙成盯着我浑身皮肤的样子,这才放心的一笑:“你不会有那种好运气……”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大片月光从外面撒了进来,也跟银水一样,照在了我身上。


        

所有的银色液体倏然一变——银色的光瞬间有了焕彩生辉,像是有了生命一样!


        

以前老听人形容“琼浆玉液”,可只有目睹了在涅槃圈下发生变化的那种液体,才知道,什么是琼浆玉液!


        

那一瞬间,我的身体忽然就觉出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


        

如果花木有感觉——那应该是花木向着和风细雨,舒展身体的感觉。


        

在生长,在舒展——我立马觉出来,身上什么东西,如同新生。


        

是整整齐齐,坚硬无比的龙鳞。


        

田龙成愣住了。


        

是啊,炼制帝流浆,这三样东西,缺一不可。


        

齐老爷子没有方子,可凑齐了用具,他说涅槃圈是用来收敛月光的——不知道是他自己参悟的还是怎么知道的。


        

现在看来,是四样东西缺一不可——会光炉,涅槃圈,根据方子制造出来的银色液体,还有,月光。


        

这就是真正的帝流浆。


        

田龙成大口喘气,忽然对着我就扑了过来。


        

他说是病了,可身形奇快——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灵物铁头鼋受了伤,他恐怕比我还快。


        

但是七星龙泉的锋芒一扬,他来的太急,没留退路,这一闪避,直接撞在了那个会光炉上,咣的一声巨响,连人带炉,出去老远,等他挣扎起身,我们都一愣。


        

会光炉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能容帝流浆,却脆弱无比,这一下,直接变了形,裂开了!


        

既然制造帝流浆,这几样东西缺一不可——那没有了会光炉,就再也炼制不出银色的液体,我身上这点帝流浆,就是世上最后的帝流浆了。


        

田龙成盯着我,眼睛猩红,对着我就扑了过来,破风声唰的一下就冲到了我脸上。


        

好快!


        

这一下我没躲开,但是——新的龙鳞整整齐齐的滋生了出来,只听“当”的一声,几片指甲溅起,从我眼前就飞了过去。


        

他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的手。


        

他的手指头撞上龙鳞,血肉模糊。


        

“不可能……”


        

我反手拽住了他的手,他胳膊一退,骨头“咔”的一声脆响,人直接被我摁在了墙上,挣扎都没法挣扎。


        

程星河来了精神:“帅气!”


        

“田老爷子,”我大声说道:“还有一件事儿想跟您打听——当初,到底是谁请你们去开真龙穴的?在真龙穴,你们又看见什么了?’’


        

那个不该被动的东西,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