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139章 灰家往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董寒月看向了灰百仓,眼神十分鄙夷,显然,是认为我手底下用了灰百仓这种见不得光的灵物,十分掉价。


        

我倒是安之若素——我从来不在乎,自己的朋友是什么身份。


        

正寻思煞神的事儿呢,我就注意到,灰百仓也看向了董寒月,脸色顿时一变。


        

那可绝对不是看见美人的惊艳,而是惊惧。


        

我用肩膀撞了他一下:“怎么,认识?”


        

灰百仓不由自主就把身体藏在了我身后,低声说道:“这是豢龙氏?小的认得他们——您怎么跟他们惹上关系了?不妙,不妙啊。”


        

你一个老鼠,见识倒是不少,一天天的没白上知乎。


        

灰百仓咽了一下口水,低声说道:“水神爷爷,小的是不是没跟你说过?其实,小的也去过四相局,见过豢龙氏的人,吓人——太吓人了……”


        

我顿时就愣住了,一把攥住他衣领子:“你怎么不早说?”


        

灰百仓连忙说道:“水神爷爷您别激动,您不是也没问过吗?”


        

日了狗了——我简直想拍自己的脑袋一下,说起来,我一早就应该想到了。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灰百仓在慧慧家第一次见到了潇湘,就认出来了。


        

当时我并不知道内情,以为主神是谁都认识的。


        

可这一次下东海才知道,哪怕东海的水族,都没几个认识潇湘真容的,这灰百仓是陆地上幽暗角落里生存的,他当时怎么认出来的?


        

“你现在说!”


        

灰百仓连忙说道:“要得要得——当初修建四相局,那可是耗费了数不清的人力物力,有人的地方就有饭,小的老爹嗅探到了商机,就居家搬到了青龙局那个工程附近去了,跟着吃了一阵子的皇粮。”


        

灰百仓就是吃着皇粮出生的。


        

而他一出生,就见到了几个人,牵引着一个庞然巨物。


        

一头浑身雪白的龙。


        

按理说,走蛟,蟠龙,都是龙族,但是灰百仓哪怕出生不久,也被震撼住了——那是个足上有五爪的白龙。


        

这种龙往往就是皇权象征,地位至高无上,往往是有神职的。


        

那个个头,那个神态,那个气息,灰百仓被震撼住了——它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神”。


        

但是,一个“神”,怎么会被活人给抓住,甚至被压到了风水局里,做一个镇物?


        

灰百仓他老爹就说,因为这个神灵,被废黜了。


        

一旦被废黜,那她比咱们这些灵物,也差不了多少。


        

当时灰百仓他爹一双鼠眼就冒了亮光——这种身份至高无上的龙,身上一块肉,就能让普通的灵物拔高好几个等级,好比活人吃了唐僧肉一样。


        

但是,平时哪个灵物敢想这种事儿?


        

眼前,那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灰爹动了心,低声跟灰百仓说,爹岁数大了,也不求什么,你要是吃上一口龙肉,那以后,谁也不敢欺负咱们灰家了。


        

当时,那一窝吃了皇粮的小耗子,第一次自己觅食的时候,被修四相局一个风水师发现了,随手划了一个阵,那些小耗子跟鬼打墙一样,躲都不知道躲,全被弄死了,只灰百仓身体不好,没出去,才留下了一条命。


        

灰百仓懵懵懂懂,还不大清楚他爹为了他,要做出一个怎样胆大包天的历险。


        

灰爹叫灰百仓跟在后面,自己奔着那个五爪白龙就过去了。


        

走近了,它们才闻到了一阵腥气。


        

这附近,全是苍蝇蚊蚋,遮天蔽日。


        

因为五爪白龙身上,鳞片脱落,皮肉翻卷,全是伤口。


        

它们争前恐后的吸吮着五爪白龙的血。


        

灰百仓傻了眼——是什么东西,把一个五爪龙弄成这样?


        

灰爹还是挺高兴的——白龙有伤,不用撬开坚硬的龙鳞,对他们来说,更方便了。


        

可没想到,这个时候,有人来到了白龙身边,往白龙的伤口上,撒了一把什么东西。


        

那个东西一落到伤口上,白龙极其痛苦的颤动了一下,但是下一秒,那如云如雾,数不清的蚊蝇,忽然就落在了地上,全死了。


        

灰百仓当时吓的不轻,灰爹眼神也变了变。


        

那个人,好像很有本事。


        

而白龙显然奄奄一息,已经没有了多少生气。


        

那几个人围在了白龙身边,好像是在照顾白龙。


        

看上去,对白龙好,但靠的更近一些,灰百仓就发现了,那些人,竟然以尖锐的铁签子,插在了白龙五爪之上,把白龙庞大的身体,钉的结结实实的。


        

灰百仓这才明白——这些人救治白龙,好像只是为了让白龙活下去,他们留着白龙有用处,倒也不管白龙痛苦不痛苦。


        

而在那些人的整治下,白龙这才从生死线上挣扎回来。


        

那些人这才守在了一边,喝酒吃肉。


        

灰爹趁着那些人不注意,让灰百仓等在原地,自己到了一个角落,就偷偷撕下了一小块龙肉,从高处扔给了灰百仓。


        

灰百仓现在还记得很清楚——那块肉后面,是灰爹一张殷切的脸,一对鼠眼,满是希望。


        

可没想到,就在灰百仓要接住那块肉的时候,忽然浑身就是一阵剧痛。


        

它不由自主的飞出去了老远,只觉得四肢百骸全碎了。


        

在它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见到了一个守龙的人抬起了手,灰爹那个小牛犊一样的身影,炸开了。


        

毛发,血块,零零散散,溅的到处都是。


        

它想叫,它害怕,可它什么都做不到,只在生死边缘听到:“什么东西,都敢过来占便宜。”


        

“脱毛凤凰不如鸡,龙也一样。”


        

“算了,反正时间马上就到了,咱们的事情也就做完了,接着喝酒。”


        

有一个人不放心:“小心为上,这龙不会再出什么纰漏吧?那可是掉脑袋的罪过……”


        

另一个却说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不论这龙发生什么事,咱们豢龙氏的本事,让它生则生,让它死则死。”


        

剩下的,灰百仓就不知道了。


        

而他只记得,那些豢龙氏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那就是,这些人手背上,都有一个圆圆的痕迹。


        

也像是镶嵌着一片鳞。


        

我顺着灰百仓的眼神看过去,果然,董寒月的左手手背,也有一片晶莹剔透的东西。


        

很像是龙鳞。


        

这就是豢龙氏人身份的象征。


        

灰百仓低声说道:“我的脸,当时被龙血溅上,得了精气滋养,这才逃过了一劫,后来,我也想过去找豢龙氏的人报仇,可是——我听其他灵物说,他们有神灵的血脉,不是我们这种灵物能对付的。”


        

此后,灰百仓成了孤身一人,不,一鼠,所以,才对孩子的事情格外执着。


        

他就希望自己有一个热热闹闹的家。


        

再也不要失去家里人了。


        

我心里一阵窒息。


        

潇湘被压到了四相局之前,是谁把她给伤成这样的?


        

有这个本事的,恐怕并不算多。


        

河洛?


        

还是——另一个黑手?


        

我总觉得,我在追查四相局真相的时候,总有那么一只手,要给我使绊子。


        

我看向了董寒月:“你带我陶丘一趟。”


        

董寒月微微皱起眉头,满眼难以置信:“你?”


        

程星河一把拉住我:“不是吧,为了井驭龙?那地方蒸炒烹炸,光对付龙,你是有多想不开,要自己往锅里跳?”


        

豢龙氏,能养龙,能护龙。


        

那——他们一定也有法子,把潇湘从现在这个状态,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