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138章 叼刀之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财气虫娘娘当时遇上了那么大的危险,体力不支,应该会躲在我身后才对——因为莲花镇邪章还在我手里,她根本就走不远。


        

就更不可能会逃到了哪里去。


        

我当时要找,也是疑心财气虫娘娘是不是也被什么砖石瓦砾给压住了。


        

但是后来,我看见了田藻在搓手。


        

他的手通红通红的——人在痛苦难过的时候,有点自己不自觉的什么小动作,也不奇怪。


        

但是,他的手指缝隙里,夹杂着一些金粉。


        

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里,只有那个砸死了田宏德的厚重金属相框上,有一些金漆描绘的装饰。


        

程星河听到了这里,就瞪大了眼睛:“难不成……”


        

是啊,田宏德是被相框砸死的,还是被人砸死的?


        

谁也没看见,谁也不知道真相。


        

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看上去,那家伙傻了吧唧,没什么心眼儿……” 记住网址m.dzs5.com


        

比起没什么心眼儿,更应该说心眼小吧。


        

我只不过说了一句让他不愉快的话,他就懒得搭理我,如果,田宏德以前做过什么让他不满意的事儿呢?


        

白藿香也恍然大悟:“那财气虫娘娘,也是……”


        

应该是趁着我们问董寒月的时候,抓住机会,藏起来的——我记得很清楚,有一瞬间,我想回头,可他正好凑到了我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跟我讲了龙篦子的事儿,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为什么藏财气虫娘娘,也简单。


        

白藿香看向了我:“他想成为,第二个田宏德?”


        

是啊,把财气虫从财气虫娘娘嘴里拔出来,放到他血亲身上,就成了。


        

我拿出手机,划下了那一条消息,看到了田家丧事名单——说是园子里出了意外,几个田家人丧生。


        

那几个我们都认识,时髦男子,互换害人的田家兄弟,还有——疯了的二婆婆。


        

白藿香吸了口气。


        

因为她知道,二婆婆虽然疯傻,但是身体健康,没有意外的话,起码不会死在今天。


        

除非,那个时候,疯疯癫癫的二婆婆也误打误撞,到了那片地方,田藻动了心,把财气虫挖出来,塞在了二婆婆嘴里,而他喜欢旅游,也许,也随身带了什么能辟邪保平安的神器,能塞住二婆婆的嘴。


        

很明显,他和二婆婆感情是相当好的,可人的心意是很复杂,也很容易被影响的。


        

程星河忍不住也说道:“这个名字改的,真是立竿见影。”


        

求仁得仁,他果然发了财,我却没想到,他却用了这么偏激的法子。


        

按着命宫,应该是个小康,可他大概不甘心。


        

明明目睹了田宏德的那个活教材,还是一意孤行。


        

算了,每个人所求的,都不一样。


        

董寒月冷冷的看着我们,似乎不明白我们在咸吃萝卜淡操心个啥,但接触到了我的视线,倔强的转了过去,看意思,像是要找机会弄死我。


        

想弄死我的也挺多,你在后面举着爱的号码牌吧。


        

车子停在了门脸门口,天上开始下雨,我把衣服脱下来给白藿香挡着,她把董寒月带进了屋里,程星河还有点不放心,把雨水给抹了下来:“正气水,你可得小心点,千万别让她给跑了。”


        

白藿香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不靠谱?”


        

程星河一拍大腿:“不是,正气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我怎么不靠谱了?”


        

我正要笑,忽然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扑过来,就扎进了我怀里。


        

我一愣,就听见一个娇嫩的声音响了起来:“爹!我想你……你为么子不来看我,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才看出来,竟然是赤玲。


        

这一下,我心里不由一阵过意不去——把她留在了九鲤湖,是因为那地方对她好,可这一阵子东奔西跑,屁股跟长了刺一样坐不下,一直没工夫过去看她。


        

我拍了拍她的脑袋:“你怎么来了?”


        

我们这里又是出了名的少雨,她那个阴阳身,白天也不好出来,多亏今天下雨,才有法子过来的。


        

她死活不松手:“这日子,你每年都给我做菌子汤……”


        

我这就明白过来了,原来,今天是赤玲的生日。


        

西川人的习俗,过生日都要喝上一碗菌子汤的。


        

我连忙就说道:“这不成问题,我给你做!”


        

程星河叹了口气,答道:“这事儿交给我吧!”


        

白藿香从小没妈,跟赤玲一样,是跟爹一起长大的,不知道这一幕触动了她什么心事儿,她眼圈子也一瞬间就发了红。


        

可她注意到我看她,立马就把脸转过去,蹲在地上逗弄小白脚。


        

董寒月则吃惊的看着我,满眼的难以置信:“你……”


        

她显然也纳闷——我竟然有个看上去比我小不了几岁的“女儿”。


        

不过跟她也解释不着,我就领着赤玲进去了:“你想吃的,想玩儿的,只管告诉我。”


        

赤玲高兴极了,一双手缠着我,就是不松开。


        

想必,以前她也是这么跟亲爹撒娇的吧。


        

我也不忍心推开她,再一寻思,我还有要紧事儿要干呢——郭洋被人打的事儿,还没澄清呢。


        

我就伸手捏住了灰百仓的尾巴尖儿。


        

果然,灰百仓那个颀长的身材一下就出现在了我面前,刚要拱手跟我问好,见到了赤玲,吃惊不小:“水神爷爷温香软玉抱满怀,让人羡慕——就是,小的多嘴一句,可别水神娘娘知道。”


        

我说这个不重要,你跟我说说,郭洋那事儿怎么样了?


        

赶紧解决了,我还得拿里面的钱给厌胜门花用呢。


        

灰百仓连忙说道:“水神爷爷交代的事儿,小的自然是尽心竭力了!只是——小的虽然多方打听,可也没查清楚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要打郭洋,只知道,那个人,怪的很。”


        

怪?


        

灰百仓连忙点了点头。


        

原来,那天正好有个壁虎精在附近的点灯下头吃蚊子,倒是目睹了一切,告诉灰百仓,说打郭洋的那个人,嘴里叼着一把刀。


        

我脑壳顿时就麻了一下,叼着一把刀?


        

这是个什么操作?


        

“那人没手?”


        

这话问出来,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没手怎么揍郭洋?


        

灰百仓一听:“不,是个健全人,可那人两只手空着,也不拿刀,只用嘴叼着,怪模怪样的。”


        

这就有点奇怪了,这什么习俗?


        

但是很快,我就想起了李茂昌在我手心里写的那个字。


        

“叨”。


        

那不就是嘴边有刀吗?


        

而这一瞬,董寒月看向了我,眼神更怪了。


        

我立马问道:“你认识那个叼着刀的?”


        

董寒月开始不想说,但又怕我拿“男人味”对付她,这才不情不愿的说道:“你连煞神都不知道?”


        

我的心猛地就揪了一下。


        

卧槽,我是真没想到,


        

对了,传说之中的煞神——就是嘴里叼着刀出现的!


        

煞神,顾名思义,自然是带来凶兆的神灵。


        

传说之中,有人赶路,见到一个人口中叼着三把刀,行色匆匆,进入到了邻居家里,觉得有些奇怪,邻居老实巴交,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到了邻居家一问,邻居却说你看错了吧,哪儿有你说的那种人来啊!


        

那人满腹狐疑,回到了家里,结果第二天,他就听见外面一片大乱,当天晚上,这家人被强盗闯入,一家三口全被砍死。


        

他把这事儿一说,懂行的就告诉他,你看见的,是煞神——嘴里叼的刀,就是来收那家人的人命的。


        

可是,真要是煞神,为什么要袭击郭洋?


        

这事儿听上去,也是郭洋和煞神的过节,李茂昌又为什么让我小心叼刀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