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117章 神仙杀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能让郭洋恭恭敬敬露出这种表情的,世上不会太多。


        

这个声音……我回头一看,李茂昌?


        

李茂昌对我一笑,笑的很温厚,接着,就看向了郭洋:“我给李北斗担保——这事儿,肯定跟他没关系。”


        

郭洋身后的一些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言:“这可是天师府首席天师,没听说过,他能给人担保!”


        

“是啊,这个李北斗,好大的面子!”


        

郭洋扫了李茂昌一眼,一瞬间表情有些抽搐:“难不成,他还真是……”


        

我是什么?


        

李茂昌点了点头。


        

但郭洋露出了几分不甘心,还是梗着脖子说道:“哪怕他是……那也不能无法无天,白打我吧?说出去,对钱庄的名声也不好啊!”


        

我更好奇了:“我是啥?”


        

李茂昌先跟郭洋说道:“这事儿还没查清楚——你不是也没看见,打人的是李先生吗?万一冤枉好人,那对钱庄的名声,可就更不好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郭洋认定了打人的是我,还要争辩,李茂昌靠近了郭洋,低声说了几句话。


        

郭洋一听,表情就跟吞了苦胆一样,这才虚张声势的说道:“既然正主都这么说了,我就给他几分面子吧……可要是没下文,那我姓郭的也不是好欺负的。”


        

显然,这李茂昌跟郭洋提了个人,这个人显然又为我说了话。


        

这郭洋李茂昌的面子,一开始都不十分卖,可听到了那个人,彻底没脾气了。


        

那个人地位,难道比李茂昌还高?


        

谁啊?


        

我心里有了一点不敢想的猜测——会不会,是我爹?


        

李茂昌这就告诉我:“这银庄的正主开了口,大家都是自己人,真要是打起来,那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所以请我来给你做个担保,当然了,也希望你能看在这个面子上,帮郭洋一把,把那个打人的真凶给找出来。他好给你见证赌约,解冻资产。”


        

那位——吃香火的?


        

我也有些受宠若惊,我好大的面子,连那个正主都惊动了!


        

我连忙说道:“那位正主这么相信我,怎么,也得过去道个谢吧?”


        

会是我那个王八蛋爹吗?


        

他要是这么关心我——就给他几分机会,也不是不行。


        

可说,李茂昌摇摇头:“那不行,他没法跟底下人见面,这才烦了我过来,不过,我给你带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件被冤枉的事儿,对你未必全是坏处。”


        

被冤枉,还不全是坏处?


        

我虽然一阵失望,也只好点了点头。


        

先是找厌胜门被泼脏水的真凶,又找殴打郭洋的真凶,真是无限套娃,真成了李柯南了。


        

这么下去,什么时候能找到四相局的秘密?


        

李茂昌拍了拍我肩膀,似乎看出来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低声说道:“那件事儿,也未必跟四相局完全无关,总之,这一阵子,你有飞星入南斗的灾,万事小心,”


        

他连我看见飞星入南斗的事儿,都看出来了?


        

郭洋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遇上姓李的,果然就没好事儿,这次抱着个侥幸心理,谁知道,又给撞上了。”


        

你遇上过很多姓李的吗?


        

还没等我问,郭洋唉声叹气,转身就带着马三斗要走,马三斗走的时候,还懵懵懂懂,跟我行了个礼:“想不到你也是李家的,失敬失敬!”


        

按理说,李姓排名百家姓第四,数目可想而知,但他的意思,应该是我妈那个家族——窥天神测李家。


        

我只好回了个笑脸:“不敢当不敢当。”


        

接着我就说道:“郭先生,先等一下。”


        

郭洋回头:“你还想怎么样?”


        

我看向了白藿香。


        

白藿香跟我什么关系,从我眼神能看到了我心里,当时就把头别过去了。


        

我就过去求她:“大庭广众,给我个面子。”


        

郭洋身后的先生又议论了起来:“这个李北斗不仅来历成迷,命也好——老婆这么漂亮。”


        

“是啊,我老婆要是这么好看,我家门都不出,天天看着她就饱了,秀色可餐。”


        

我想跟他们说这不是我老婆,可白藿香没等我说出来,倒是先过去,几根金针点在了郭洋身上。


        

郭洋没想到她手这么快,当时就吓了一跳,但还没发作,就露出了个很古怪的表情来——显然,几针下去,他的痛苦就消失了不少!


        

还没等郭洋回过神,白藿香药粉撒下去,就干巴巴的说道:“别碰水,三天好。”


        

郭洋一瞪眼:“三天?”


        

白藿香一抬眼:“不信?”


        

郭洋觉出了金针的奇效,连忙摇头:“信信信……”


        

说着看向了我,表情也和缓了一些——想也知道,真要是我打的他,我干啥又找人给他医治?


        

但再一寻思,可能又觉得我遇事儿心虚,怕了他了,眼神就又冷了。


        

我也不在乎他怎么想的,真凶被找到,真相大白那天来了就行了。


        

而他刚要走,白藿香叫住他,丢给他一罐子药粉:“一天三次,千万别漏下,这三天,也千万别洗澡——当然啦,有点副作用,忍住了。”


        

郭洋倒是被白藿香的医术给折服了,赶紧就接过来了。


        

目送郭洋走了,李茂昌也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崇庆堂的事情,你可帮了大忙了。”


        

原来,崇庆堂搞假冒伪劣,混乱市场的事儿,天师府也正要下手管,被我抢先了一步。


        

而李茂昌端详了一下我的脸——对了,他好像是专门相面的,像是皱起了眉头,但那个神情一闪而过,没流露出来。


        

我看得出来,是有些担心,接着拉过了我的手,在手心里写了个字。


        

“叨”。


        

啥意思,唠叨,叨扰?


        

他摇摇头:“这事儿你自己心里记住,见到了,千万提防,不然会有见血的祸事。”


        

我没弄明白,只好也就点了点头。


        

这会儿有个胖子挤了过来,对着李茂昌说了几句话,李茂昌皱起了眉头,就跟我告别。


        

胖子也跟我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胖子身上有些旧伤。


        

而且,眉眼之间跟金毛狮王有些相似。


        

对了,金毛狮王当初在天师府那么针对我,好像就是因为她弟弟被厌胜的给伤的很厉害,估计就是这个胖子。


        

李茂昌走了之后,冯桂芬凑过来,不明觉厉:“李先生,你现在面子是越来越大了——那银庄的都不敢造次!”


        

我跟冯桂芬道了个谢,寒暄几句,就看见白藿香盯着郭洋的背影,眼神有些狡黠。


        

我忍不住问道:“这一次,郭洋伤的很重?”


        

白藿香自从用了仙人泪之后,就很少给人配药了——一般一剂见效,根本就用不着配药。


        

听我一问,白藿香挑起眉头:“就他那点伤,还至于第二幅药?你看不起我?”


        

哑巴兰纳闷:“可是,藿香姐,你不是给了他一罐药粉?”


        

程星河接着说道:“对了,他娘的,药费还没管他要呢!得记账!”


        

我却一下就明白了:“那个药罐里,装的是什么粉?”


        

白藿香得意的歪了歪头,理直气壮:“猴儿藤,怎么啦?”


        

原来,所谓的猴儿藤,撒在身上有奇痒,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想瘙痒——跟猴子抓耳挠腮一样。


        

郭洋三天不洗澡,就要生生的痒上三天!


        

程星河一下就乐了:“诶嘿,还是正气水有办法!歌里唱的好——女人天真的眼神,藏着冷酷的针……”


        

你别唱了,狼来了。


        

白藿香抱着胳膊说道:“不分青红皂白就找咱们兴师问罪,这算是轻的——没给他七天断魂散就不错了。”


        

这会儿苏寻说道:“今天江采萍又来电话了——问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说厌胜接不到买卖,上次的分的差不多了,现在还是需要钱。”


        

是啊,厌胜那么多人,被泼脏水的事儿,耽误的一直没做成买卖,虽然跟琉璃桥借了贷款,可毕竟老老小小,那么多张嘴呢。


        

这事儿迫在眉睫,不论如何,郭洋的事儿早点解决早松心,我就打算查一查,到底是谁揍的他。


        

得赶紧把银庄的资金解冻,琉璃桥的贷款等着还,厌胜门还等米下锅呢!


        

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


        

结果刚要转身,就看见了一个很华贵的房车,停在了门口。


        

程星河顿时瞠目结舌:“这个车,我第一次看见真的!”


        

上头恭恭敬敬下来了个中年人,问道:“您就是李北斗,李先生吧?”


        

这人我不认识,但是财帛宫气焰高耸,是个有钱人——身价怎么也得数得上全国前一二百名。


        

大富豪?


        

程星河也看出来了,立马拉我:“咱们银庄资金还没解冻呢,来肥猪拱门了!”


        

我自然点了点头:“我是,请问您……”


        

那个大富豪连忙说道:“那就太好了,我们老板,有件事儿,想求您帮忙。”


        

我一愣——这个人已经是个大富豪了,他的老板,得有多富有?


        

“什么事儿?”


        

那个大富豪答道:“您听说过,神仙杀人的事儿吗?”


        

我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神仙一直是普度众生的,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