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014章 异水怪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跟高老师从小逗到大,习惯性用肩膀撞他一下:“怎么啦,让人煮啦?”


        

高老师一拍我脑袋:“没有,是让人涮了!”


        

“谁那么大胆子,连你也涮?”


        

高老师看着像是个普通二道贩子,其实人脉挺广,野药买卖做的也挺大,黑白两道,文武先生,都认识不少人,当初我开了青龙局,潇湘跟上我,就是他把长着二郎眼的程狗叫来给我帮忙的。


        

高老师叹了口气,伸手把古玩店老板泡了一上午的大红袍提溜过来咕嘟咕嘟喝了,一抹嘴这才说道:“张老八跟我要一批霹雳珠子,我费劲巴拉收了半个月凑齐了,到了人不来,跑单了!你说那么多的霹雳珠子,我卖给谁去?”


        

所谓的霹雳珠子,是用来辟邪的——家里女人受惊发烧,男人盗汗噩梦,小孩儿夜惊夜啼,或者听见屋里有不该有的怪动静,只要不是什么大祸,把霹雳珠子放包里挂家里,或者塞枕头下面,一准管用。


        

何以得名呢?这东西是取雷击木,最好是枣木,车成小球形状,所以叫霹雳珠子。


        

这是上个世纪比较出名的辟邪物,现在人们不认这个,销路差远了,这些卖野药的也就不进了。


        

而那个刘老八是高老师一个卖野药的下线,人挺抠,外号“扒理瞎”,本地话是爱瞎扒拉人家东西,每次上高老师这来弄野药,都得抓点什么,好比进了点鲸鱼须,他就得挠块甲鱼壳,让高老师“饶”给他,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


        

“可张老八不找您拿货,还能找谁?”


        

高老师答道:“最近行里又来一个卖野药的——嘿,那小子天天足不出户,搞什么淘宝,还有抖音带货,那价格——他妈的不知道他赚的是啥!陪本赚吆喝!我下载了抖音一看,比我的便宜一半,刘老八就是找他邮寄的,你说,这种人是要扰乱行规的!我早晚把其他老头儿召集来,得把他给制裁了。”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抖音带货?这是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啊!


        

我就问:“谁家的人?”


        

“网名叫风水行最帅小哥哥,真名早晚弄明白……”说到这,他把大红袍往桌子上一放:“茶叶都没味儿了也不换换!”


        

古玩店老板做了个口型:“白吃馒头嫌面黑。”


        

我刚想笑,高老师就跟想起来什么似得:“听说你们风水行天阶进来新人啦?你认识不?”


        

对了,上次就听见老黄说过,天阶第八的交椅给空出来了,说是要选一个后起之秀坐上去,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不过天阶第八这个位置,好似被诅咒了一样——雪观音,老海,水百羽,都是上去没多长时间就下来了,结果也都很不好。


        

“谁啊?”


        

“说是姓井。”高老师把两只手一盘:“也怪——以前听都没听说过,怎么一出来,就成了天阶了?”


        

所以,现在是东西南北,江河湖井,天地玄黄?


        

说起来,天是田家,地是邸红眼,玄是黑白无常家,黄是老黄,江是江景家,河是乌鸡家,湖是摸龙奶奶家,东是夏家,西是杜海棠(现在算是半隐退,所以一向是杜蘅芷代替),南是程星河亲娘舅齐鹏举,也认识的差不多了,唯独就是这个北,我还没见过。


        

现在,又新来了个井。


        

而高老师接着说道:“江湖传言,事不过三,天阶第八谁干谁倒霉,也不知道这一位,能在交椅上坐多久。”


        

说着看向了我:“北斗,万一哪天你出息了,这个天阶第八请你,你可万万不要做。”


        

“八字没一撇,您就别操心了。”


        

高老师叹了口气:“现在啊,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老一辈的十二天阶本来就老的老,退的退,加上四相局这么一出,我看行当里,马上也要重新洗牌了,不少人蠢蠢欲动的,要兴风作浪。”


        

说着认真的看着我:“你经常出门做事儿,一定要长心眼儿,这江湖水深,轻易看不出谁是王八谁是蛟。”


        

我点头答应了下来,正这个时候有人指着嗓子喊:“李北斗的快递!”


        

诶?我这一阵子没淘宝啊,怎么会有快递?


        

我出去一看,嚯,好大一个包!


        

收件人还真是我。


        

程星河早就把脑袋给伸过来了,扫了一眼瞅着我:“哎你什么时候兼职搞批发了,相应现在的地摊经济是不是?也不早说,有钱一起赚啊,这你批发的什么?”


        

我也想知道,一撕开,里面哗啦啦掉出了不少包装精美的衣服来。


        

诶?


        

拿出来一看,大红花度假衬衫,跨栏背心,人字拖,大裤衩子,还有墨镜和巴拿马草帽,好几双花里胡哨的AJ。


        

我一愣,什么情况?而且——再一看,衣服的尺码,鞋子的尺码,刚刚好全是我的号。


        

我下意识就看向了白藿香,可白藿香皱起眉头,有些嫌弃:“李北斗,你要换风格了?”


        

不是她买的?


        

还没等我看明白,我刚买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江采萍发来的视频。


        

“相公,我看你已经签收啦!怎么样,妾给你挑的衣服,你还满意吧?”


        

“这你挑的?”我眉头一挑:“这个……”


        

“我这一阵子,常看直播,觉得这家店的衣服太适合相公了,伺候相公的衣食住行,本来就是妾的本分,可妾独守在厌胜门,也没法伺候相公,聊表心意嘛……”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显然十分兴奋:“相公喜不喜欢?”


        

我对衣服其实并不挑剔,冬暖夏凉就行了,买都买了,干嘛要辜负美意呢,也就点点头:“挺好挺好,谢谢你了。”


        

江采萍别提多高兴了:“妾就知道!哎,相公,快换上给妾看看!”


        

我平时穿的不讲究,这几件衣服看着花哨,可一上身,莫名其妙就显得十分时髦。


        

哑巴兰十分艳羡:“潮!真潮!”


        

白藿香眼神也亮了亮,但是注意到我看她,立刻装出毫无兴趣的样子。


        

程星河也连连咋舌,说有这么个妾真是赚大发了,土狗转身变洋犬,被我踹了几脚。


        

江采萍更是高兴的不得了,说比她想的还好看,晚上还要再去抢几件。


        

这时我就看见,衣服的袋子上,都写着个“亓”。


        

程星河一瞅:“元?”


        

哑巴兰摇头:“我看是π。”


        

不对,这个字念“奇”。


        

这是个姓氏,来历据说很尊贵。


        

算了,应该跟耐克阿迪一样,就是个衣服牌子,也没什么好研究的。


        

正好,来了新衣服,可以去坐大船了。


        

江采萍还要说话呢,忽然后面一乱,她立刻转过了头往后看了看,皱起了眉头:“怪了……”


        

我一愣:“怎么了?”


        

江采萍回过头来,这才说道:“虽然是有点怪,不过只是一桩小事儿,妾去查看查看,相公拜拜。”


        

说着要挂电话,但是最后又回过头来:“倘若再见到那个妖女,相公可千万勿要靠近!”


        

江采菱?


        

她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


        

怪事儿?


        

我隐隐也有了一种感觉——我们这个行当,好像暗流汹涌,真的到了要重新洗牌的时候了。


        

算了,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顺其自然吧。


        

很快到了兑奖出海的日子,想来我们这一阵也没少出门,但每次都是为着这样那样火烧屁股的事儿,真这么舒舒服服去旅游,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告别了老头儿和哑巴兰,到了码头,更是大吃一惊——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华美的一艘游轮。


        

不光游轮华美,配套的那些工作人员,也是彬彬有礼,训练有素,让你觉得自己就跟上个世纪的贵族一样,拎包引路,细致贴心。


        

程星河也连连感叹:“你说这有钱人的幸福,真是想象不到。”


        

上了游轮的甲板,那视野更是别提多广阔了,清爽的海风吹过来,沁人心脾。


        

只是——我还是感觉,身后好像有人在尾随我一样。


        

这一回头,正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这次倒霉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爱是谁是谁,反正跟咱没关系了。”


        

是两个穿着乘务工作服,要下船的年轻女性工作人员。


        

倒霉?能上这艘船的,除了一些自己掏钱的富豪,那就是像我一样的幸运儿了,怎么个倒霉法?


        

我来了兴趣,就挡在了那俩人前面。


        

那俩人被我一拦,顿时就愣了,抬起头:“先生,您……”


        

“你们刚说的是什么?能不能给我也讲讲?”


        

那俩小姑娘顿时很尴尬,连忙说道:“就是随口一说,客人您可千万不要当真,不然,不然我们要被罚款的……”


        

“行了,别为难她们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告诉你,因为这一趟航线,会过一个很特殊的水域——据说,水底下,有不正常的东西,偶尔就会出来兴风作浪,本地的渔民,都跟那个地方,叫鬼水,一过了鬼水,肯定要发生点什么事儿。”


        

鬼水?


        

我回头看了过去,一见说话的人,顿时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