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928章 我陪着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没有平时的反应速度,不能躲——我要是躲开,那东西,会落在白藿香身上。


        

于是我梗着脖子,就挡在了白藿香前面。


        

白藿香的手,一下从绳子下,反抓到了我手上——她想推开我,可她挣脱不开。


        

白藿香为了我,做了太多了,这点算什么。


        

而金毛也歪了头,就想冲上来——可金毛闻到了什么花的味道,也没平时的速度了!


        

没想到,就在那个东西要砸到了我头上的时候,忽然在我眼前猛然爆开,一股子汁液溅的到处都是,我一缩脖子,侥幸倒是躲过去了,眼看着那些汁液落在了面前的青草上,倏然烧出了一地的窟窿。


        

我后脖颈子一炸,什么玩意儿,硫酸吗?


        

白藿香吸了口气:“是麒麟白的毒液养出来的梭子虫,皮薄汁多,砸到了人身上,能把人烧成骷髅架子!”


        

一抬眼,江长寿躺在了树下,被叶子埋了一小半,正在呼哧呼哧的喘粗气,视线盯着那个爆炸的虫子,一脸不可思议。


        

妈的这老匹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那一下挨的不轻,还能对我扔个暗器。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可这东西凭空爆炸——也不能是它麒麟白毒液吃多了,撑死了?


        

果然,我就看到地上一块残皮上,有一些锯齿边,像是被什么啃咬过的痕迹。


        

我心里雪亮,能咬这种东西的,只能是蛊了。


        

阿丑!


        

果然,那个披着一身金丝银线绣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不,应该说,是出现在了江长寿面前。


        

江长寿见到了阿丑,一下跟被雷劈了一样,直了眼:“你……”


        

阿丑嘻嘻一笑:“你不是汉人莫?既然是汉人,又为么子不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嗦?”


        

江长寿咽了一下口水,喃喃的说道:“不可能啊……”


        

阿丑扬起了手——她身上的巾子特别宽大,一伸手,就露出整条玉琢一般的手臂,她的动作非常优美,动作好像古代祭祀酬神的神女一样。


        

“今日里,我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咯。”


        

阿丑的声音,又甜又冷。


        

而我身边的白藿香也愣住了:“阿丑?”


        

对了,白藿香好像跟降洞女有交情,竟然也认识阿丑。


        

阿丑嘴里默念着什么,手高举过了头顶,手指摆动,好似一朵睡莲,但马上,她的手猛地就要落下来。


        

据说降洞女一笑一摆手,就能下蛊,阿丑这么大的动静——下的,难道是一个特别牛逼的蛊?


        

“叠叠蛊……”果然,白藿香立刻说道:“这是最狠的蛊术,阿丑这是要……”


        

原来,所谓的叠叠蛊,会让人一层一层的往下脱皮——从身上剥离一小块皮肤,都疼的痛不欲生,更别说,会剥离下全身皮肤了。


        

人中了这种蛊,要褪下足足四十九层皮,人受尽折磨,才会死。


        

江长寿眼珠子乱转,忽然大声说道:“你等一下!”


        

阿丑笑,但是笑的残忍:“你要求饶莫,晚了。”


        

她的手径直就要往下摆!


        

可江长寿大声说道:“你的脸,我能治!”


        

阿丑的手,一下就僵在了半空之中。


        

江长寿察言观色,立刻大声说道:“是真的,我要是死了,你的脸,就再也没人能管了,你难道,想一辈子长着那么一张脸吗?”


        

阿丑没吭声,江长寿接着说道:“只要我出手,你的脸肯定能白皙嫩滑,保管比你身后的小猫儿还好看!”


        

没有女人不爱惜自己的容貌,这对阿丑来说,好像是个天大的诱惑!


        

江长寿嘴角顿时就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


        

可阿丑也只是犹豫了一下,她的手还是落下来了。


        

可我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因为我看到,江长寿的唇角带了一道勾——这叫勾魂皱,主人逢凶化吉,起死回生,顾名思义,魂到了奈何桥,都能勾回来!


        

果然,阿丑的手落下,江长寿也没有跟那些眼睛嘴巴顶出毒蘑菇的娃一样发蛊——他吐出了一口东西,像是嚼烂了的韭菜。


        

白藿香大声说道:“他刚才吃了灵芝草,把阿丑的蛊给压下去了!”


        

阿丑身子微微就是一颤,抬起手还要做手势,可这个时候,头顶“哗啦”一声,一棵巨大的藤从天而降,挡在了江长寿和阿丑面前,阿丑往后一退避让开,再一抬头,江长寿已经不见了。


        

这老匹夫,跑的这么快?


        

而这个时候,金毛“呜”的一声,我这才看到,金毛一直没闲着,已经把白藿香的绳子给咬开了。


        

白藿香的手腕上,脚腕上,都是淤痕,尤其手腕上——不知道挨了多少针,密密麻麻的,全是针孔!


        

我心里倏然一疼:“你受苦了……”


        

白藿香也反应了过来,低头看了看手腕,忽然一下就把我给抱住了。


        

疼疼疼疼疼……这一下她抱得别提多紧了,骨头都要碎了!


        

“李北斗……”她的脸埋在了我怀里,忽然哇的一声的哭了起来:“谢谢你……”


        

她光洁的额头上爆出了青筋,满脸通红,这是嚎啕大哭,声嘶力竭,带着庆幸,也带着后怕。


        

一般姑娘,不是哭的梨花带雨吗?你这一哭,跟你的歌声一样,不按理出牌啊!


        

我一边抽着凉气,一边伸手去拍她后脑勺:“都过去了,咱,咱们去找程星河他们……嘶……”


        

白藿香这才想起来,我这身体还是“豆腐”,连忙松开了手,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番,骂道:“黄二白老年痴呆了,什么法子不好用,非要用老婆蛾!”


        

我心说,黄二白好歹也救了我一命,我心里是感激的,不能白吃馒头嫌面黑啊!


        

不过白藿香正在气头上,也不好说。


        

这个时候,“咳咳……”一声,我和白藿香同时回头看向了阿丑。


        

白藿香这才回过神来,脸更红了,也咳嗽了一声:“阿丑,你,你也来了?阿霞阿雯她们都还好么?”


        

白藿香转脸看向了我:“对了,你们两个,是怎么找到对方的?”


        

她还以为阿丑也是来救她的。


        

阿丑没回答,指着白藿香看我:“她就是你老婆咯?”


        

我连忙摇头:“不是不是。”


        

白藿香脸上的嫣红顿时就退下去了不少,勉强笑了笑,把头发别在了耳后:“我哪儿有这个福分。”


        

她一尴尬,就会做这个动作。


        

那种“懂事”,却特别让人心疼。


        

而她说着,看向了附近:“其他姐姐妹妹呢?”


        

阿丑转过身,径直往里面走:“死咯。”


        

白藿香一下愣住了。


        

我带着她一边走,一边把美人寨的事情说了一遍。


        

白藿香攥紧了拳头:“江长寿这个老畜生……江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江景屡次打白藿香的主意,也不是什么好鸟,不能漏下他。


        

她吸了口气,忽然说道:“李北斗,谢谢你来救我,但是有件事儿没做完,我不能走。”


        

我有点猜出来了:“你想把江长寿……”


        

她要亲手,对江长寿报仇。


        

白藿香点了点头,一脸的抱歉:“可能,会浪费你千辛万苦来救我这片心意,但是……”


        

白藿香咬了咬牙,眼神澄澈又坚定:“我要亲手给我妈报仇——我要把江长寿欠我们白家的,全都拿回来!”


        

我点了点头,也跟她一起走:“我陪你。”


        

他敢欺负你,这事儿不可能这么算了。


        

我说过,哪怕身体跟豆腐一样,对付他们,也还是绰绰有余。


        

白藿香一下就怔住了。


        

她压着嘴角,像是想笑,也不愿意笑。


        

我则寻思了起来,要对付江长寿,就得揪住了痛点,我记得很清楚,江长寿一直在凝望一个小东西,还说什么很快就能见面了,神神叨叨的,我就问白藿香,知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