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927章 金木萝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摁着胸口,努力让呼吸平稳下来,拿出嘴里的解毒木,以尽量能让白藿香放心的声调说道:“你放心,我来了,就不会再让你吃苦了。”


        

白藿香一怔,声音忽然带了哭腔:“我知道……李北斗,你受苦了。”


        

不过几个字,可一字一句,我听得出来,她在心疼。


        

这点伤,算个屁,总比你扛的穿魂针强。


        

同时,我还想起来了,怀里有黄二白给的干木头。


        

这东西也不知道干啥用的,不过,黄二白说这东西能救命。


        

需要水。


        

口水够不够?


        

正在这个时候,白藿香忽然大声说道:“李北斗,别回头!快跑!”


        

啥?


        

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一个东西从我耳边探了过来,还伸出了一个又湿又长的玩意儿,吸管藤?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不像——吸管藤没有这么冰冷湿润。


        

像是——爬虫的舌头!


        

我一身鸡皮疙瘩顿时全炸起来了,有爬爬胎之类的东西趴我肩膀上来了?


        

“滋……”


        

眼角余光,看见这颗黄金鸡血藤的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全开了。


        

顾名思义,黄金鸡血藤的花,很像是鸡脑袋,里面有很多蜜,摘了一吸,能当糖吃,可……没见过,那花里伸出这么多蠕动的“舌头”!


        

妈的,这玩意儿,感情是被江长寿给“改版”了!


        

一瞬间,那些“舌头”猛然绷直,边缘锋锐的像是匕首一样,对着我就扎下来了!


        

跟食人花一样,这玩意儿能咬人!


        

我左手撑在藤子上,翻身而起,这一下行气掠过,身上又是一阵剧痛,可再一看四下,竟然没有落地的地方,不少虫子,花草,都跟一个个张开的大嘴一样,对着我要咬!


        

而白藿香大声说道:“左边,一大片圆叶葵上!”


        

那是个落脚地?


        

我含住解毒木翻身下去,胳膊一阵火辣辣的疼——被刚才那些尖刺似得“舌头”划开了。


        

这江长寿真没少花心思,这地方,一步一个陷阱。


        

我抬头就看向了江长寿——可一抬头,就愣住了。


        

江长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白藿香身后,一只手,放在了白藿香肩膀上。


        

白藿香眼角余光刚好能落在他的手上,眼里滚过说不出的嫌恶。


        

江长寿缓缓说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现在,只要你再往前走一步,我有一千三百二十七种法子,能让这小猫儿受尽折磨而死,你信不信?”


        

他的本事不在白藿香之下,我当然信。


        

“很好。”江长寿还是慢条斯理的说道:“把手里的那个法器,扔到南边那个黄花藤下面,要是偏一寸,我就管不住我的手了……”


        

那个黄花藤,离着这里五米远,意思是缴械投降。


        

他留着很长的指甲,那发黄的指甲,正抵在了白藿香细腻的脖子上。


        

我以前听白藿香说过,高明的鬼医,指甲缝里,都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


        

而白藿香咬紧了牙,立刻说道:“李北斗,我不许你扔!”


        

她雪白的脖颈上,顿时就被指甲划出了一道血痕。


        

我没犹豫——我自然是心疼七星龙泉的,可白藿香是人命。


        

七星龙泉划出了一道光芒四射的弧线,稳稳的贴着黄花藤,悄无声息的插入泥土之中,直至没柄。


        

白藿香瞳孔一缩,气的要骂我,可江长寿的指甲陷的更深了。


        

他心满意足的看着我:“你小子能走到了这里来,那就算你有几分本事,不过可惜,你这一趟,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现在,不许动。”


        

说着,反手扣了扣手边一棵大滕树的枝干。


        

那个大滕树模样是非常美的,藤条交缠,蜿蜒而上,一直形成了一个华盖——上面缀满了葡萄一样的粉紫花穗。


        

他这么一扣,整个滕都跟着颤抖了下来,白藿香一抬眼,厉声说道:“小心!这东西剧毒,会让人神志不清,甚至……会有后遗症……”


        

会口眼歪斜,跟街上半脱裤子的傻子一样吗?


        

可我现在躲不了。


        

一片金色的花粉从天而降,细雾一样的笼罩在了我身上,我闻到了一股子十分好闻的味道——像是澄澈的甜酒,让人熏然欲醉。


        

江长寿见状,咧嘴一笑,对着身边一些没被金毛咬死,正缓缓站起来的武先生说道:“去,把他给我弄利落。”


        

那些武先生你看我,我看你,都精神了起来——我连七星龙泉都扔出去了,又沾了一身毒粉,那不跟没爪的螃蟹一样,是清蒸还是水煮,全看他们心情了吗?


        

金毛见他们冲着过来,也知道不好,窜起来就想挡在我前面——可金毛现在的状态,摇摇摆摆,跟喝多了一样,哪儿有平时那个凌厉的本事?


        

一个武先生刚才躲过一劫,想必金毛咬躺下的人里有他亲朋好友,看着金毛的眼神就阴沉了下去,上去就给金毛来了一脚。


        

金毛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咕噜噜就被踢飞出去老远,白毛滚了一身的泥。


        

我心里一疼——那是连狰都咬的过的犼,现在,竟然受这种气……


        

一阵自责涌上来,自从金毛跟了我,还真没跟我沾上什么光。


        

几个武先生过来,直接把我绑的跟送礼的螃蟹一样,结结实实的。


        

白藿香一双眼睛死死瞪着我:“跑啊!我是等你来救我,不是看你为了我送死的,你要是死了……”


        

她眼里滚过了一阵惊恐,像是想都不敢想。


        

哪怕我已经被包成这样,江长寿盯着我的眼神,还是十分谨慎,跟那几个武先生使了个眼色,那几个武先生会意,几道子破风声起,拳脚跟雨点一样,就砸在了我和金毛身上。


        

我把金毛压在了身下护住,疼的眼前发白——平时这几下不算什么,但是现在身体确实非常柔嫩,轻轻的触碰都像是剥皮,这种程度,简直像是在剜肉!


        

这种痛,鱼鳞剐应该也不过如此了……呼吸都顾不上,五脏六腑像是全裂开了。


        

“怂货,一开始喊打喊杀,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


        

头顶是那几个武先生洋洋得意的声音:“为了一个女人,就束手就擒,能有什么大出息!”


        

“我看,就连他这条狗,只怕也比他强点!”


        

白藿香哭着在喊什么,可是耳朵开始剧烈的耳鸣,听不清了。


        

江长寿则终于松了口气,盯着地上的苔藓,心疼的说道:“江先生让我提防你,可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早知道你这么没本事,我一个人,也能把你收拾利索了,何至于找了这么多人进来,踩坏了我的金地肤?”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脸上的伤,一只沾满了泥的布鞋就直接踩在了我脸上。


        

半边脸直接被踩进了泥里,疼……


        

白藿香厉声说道:“李北斗,不用管我,你快走!”


        

“走?”江长寿摇摇头:“无毒不丈夫,太重情义的男人,难成大事。”


        

他又弯下腰,捻了我落在我头发上的金色花粉:“再说了,中了金木萝的花粉,这小子走不了了……”


        

他话还没说完,我一只手撑地,翻身而起,玄素尺在怀里炸出了一道寒光,直接把他掀翻。


        

他瘦弱的身体猛地撞在了一棵大树上,震下了数不清的叶子。


        

而他飞出去的时候,满眼还是难以置信:“不可能,不可能有人中了金木萝的花粉,还……”


        

剩下那些武先生都傻了眼了,我也没留情,眼瞅着他们反映过来要跑,玄素尺寒光一扫,他们都被掀翻出去老远,落在了毒花毒虫之中,就是几声惨叫,接着,就没声息了。


        

哪怕现在人像豆腐,对付你们,也绰绰有余。


        

当然,这一下对我造成的伤害,其实不比他们小,整个身体几乎千疮百孔——还好,我这一阵子吃苦受罪多,竟然真能扛下来。


        

一瘸一拐的扑到了白藿香那,伸手要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而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你是怎么……”


        

为什么我中了金木萝的粉,还能动?那就要多谢阿丑了——我嘴里还含着牛黄解毒木呢!


        

可能因为我身上老婆蛾的味道太大,把牛黄解毒木的味道给压下去了,江长寿并不知道我嘴里还有这个东西。


        

阿丑那句“便宜我了”,也觉得出来这东西有多珍贵,估摸含在了嘴里百毒不侵,果然,那些花粉落在我身上,我也毫无感觉。


        

但是白藿香说过,金木萝粉会让人失去意识,我立马就将计就计,装作被金木萝毒倒的样子。


        

后来,我是被那些武先生捆住了,但是,金毛不是被我压到了怀里吗?


        

金毛一张嘴,那些绳子就裂开了,我之所以强忍着,是冲着他往我身上撒金木萝花粉上,还捆我,看出来了江长寿那个老匹夫谨慎。


        

这种人,可能天生缺乏安全感,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事情是不是做成,所以,一定会到我身边亲自检验。


        

我只要忍到他来我身边就行了。


        

她脸色由苍白转而嫣红,显然兴奋了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什么都做的到!”


        

不过,刚才用的力气实在太过了,我现在手疼得要命,不过是给白藿香解开绳子的力气,也疼的发颤,这把我给急的,索性就蹲下,叫来金毛先帮忙咬开白藿香脚下的绳子,自己争分夺秒,也对着白藿香手腕上的绳子,就咬了下来。


        

脸贴在了白藿香的手腕上,立马就觉出来,她的脉搏,猛地就快了,皮肤也瞬间发了烫。


        

可马上,白藿香的声音猛地变了调:“小心身后!”


        

我一侧脸,一道破风声,对着我的面门就冲过来了。


        

这个破风声,带着几分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