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753章 风门之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一下愣住了,他怎么突然出现了?


        

之前,他又跑哪里去了?


        

可根本没来得及问,一阵风声对着大瞎马就过来了。


        

雪观音。


        

雪观音的声音带着几分疑惑:“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果然,他们俩——根本不是一伙的。


        

大瞎马以他那种狍子一样的怪姿势闪避了过去了,说道:“小先生,再不快点,三川红莲就真要凋谢了。”


        

三川红莲?可三川红莲不是已经……


        

我抬起头,瞬间愣住,看见三川红莲,还好端端的开在水里——虽然衰败的趋势,更甚了一步。


        

不对啊……周围全是溅起来的石头沫子,哪怕边缘的石壁,都被雪观音给打穿了,那么脆弱的三川红莲,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除非……我立刻就看见,大瞎马的大夹克,厚棉裤上,全是洞。 记住网址m.dzs5.com


        

果然,那个时候,是他护住了三川红莲!


        

可是……


        

顾不上多想了,雪观音一只手伸过来,数不清的青莲子对着大瞎马就打过来了。


        

我的手上,已经恢复力气了。


        

而且,圣水的效果果然强劲,已经把之前受的伤,全治好了——腿上受损的经脉,也已经恢复了正常。


        

几道子行气冲了上来,全灌在了手上。


        

把你的脏脚,从白藿香头上拿开!


        

这一下子,玄素尺的寒芒裹挟着风雷之势,对着雪观音就横劈了过去。


        

雪观音没想到我竟然还能挣扎起来,注意力全放在了大瞎马身上,这一下子,那细瘦的身躯,直接被我掀翻出老远,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上。


        

“哗啦”一声,数不清的青莲子从她身上散落了下来。


        

她的面孔在黑暗之中,也看得出来,整个是扭曲了,一只手就想把青莲子给捡起来,冲着我撒。


        

但我先她一步,一只手摁在了寄身符上:“灰百仓——把那些青莲子,全清干净!”


        

这一声出了口,哗啦一声,数不清的老鼠突然从石洞的各个缝隙之中钻了出来,争先恐后对着雪观音就扑过去了。


        

那个庞大的规模,犹如一次灰色的雪崩!


        

雪观音的尖叫声暴起,数不清的老鼠从她手边飞起,我立刻大声说道:“清干净,就赶紧跑!”


        

一个尖细的声音响在了我耳边:“不用水神爷爷吩咐——我怕死!”


        

话音未落,那些灰老鼠跟退潮一样,吱吱尖叫着就往四处散。


        

雪观音的性格十分不稳定,这种人的本事是厉害,但是控制欲也很强,一旦事情有了一点失控,她会立刻崩溃。


        

果然,眼瞅着那些数不清的老鼠突然凭空出现,她恨不得把所有老鼠一起杀了。


        

可老鼠那么多,她一时失控,甚至没法决定先往哪个方向下手!


        

而且,估摸着,老鼠出现的实在太突然,她性格高傲,觉得对付我,用点青莲子就绰绰有余,身边只怕也根本没拿其他的东西。


        

青莲子被老鼠弄走,她本事还在,但脑子已经空了。


        

我趁着这个机会,一把将白藿香给拉了起来。


        

白藿香盯着我,满眼都是惊喜:“李北斗。”


        

我一只手把她脸上的泥土擦干净:“委屈你了。”


        

白藿香一张脸顿时红了,映出我身影的眼睛,璀璨的跟晨星一样,喃喃的说道:“我没想到,你为了我……”


        

不,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死,还是人吗?


        

“三川红莲是要紧,潇湘的元神,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我越过白藿香,看向了雪观音:“但是你的命,也绝不可能,就这么被轻易践踏。”


        

白藿香单薄的身体一颤,眼眶子里顿时就有了泪光。


        

接着,她一下就扑到了我怀里,把我抱的紧紧的:“李北斗,谢谢你……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我把她脸擦干净,就将她拖到了身后,声音凛冽下来:“现在,我就给你出气。”


        

白藿香反应过来,大声说道:“你一定要小心——我等着你!”


        

这句话,满是坚定和期待。


        

我会好好回来的。


        

白藿香转身去给程星河他们治伤。


        

而我,趁着这个功夫,逆着那数不清的灰老鼠,一玄素尺对着雪观音就扫过去了。


        

雪观音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不对,身子轻盈反折,一下就从玄素尺的寒芒下躲了过去。


        

毕竟是天阶。


        

刚才的老鼠,也就是出其不意,真要是动起了手来,我哪怕带着老四,水天王他们的气,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但那又怎么样?


        

程星河关节穿了,哑巴兰中了剧毒,苏寻到现在还没醒。


        

她敢欺负我的人,我死了,也要给他们出这口气!


        

大瞎马在我身后轻轻一笑——那一笑,满是欣赏!


        

而雪观音站起来,声音冷了下来:“你比我想的有意思……给你留了几条好路,你不走,偏偏要撞到最难走的一条上,罢了,罢了,这是你的命,也是你害了我儿子,我丈夫的下场。”


        

那个声调,呢呢喃喃,跟梦话一样,根本不是正常人的音调。


        

她就是个疯子。


        

我接着就说道:“我入行以来,确实没有害过谁,你恐怕是让人利用了——那个把我当真凶指给你的人,没怀什么好心眼……”


        

“胡说八道!”雪观音的声音一会儿高昂,一会儿低沉:“你胡说八道!他怎么会骗我?世界上谁骗我,他都不会骗我,因为他是,他是……”


        

我的心立刻提了起来:“他是谁?”


        

可她一听我问,反倒是大笑了起来——更让人瘆得慌了:“你在奈何桥上等着他,等着他自己告诉你!”


        

话音刚落,一股子疾风忽然对着我就冲过来了。


        

而疾风之中,显然还裹挟着什么锋锐的东西,脸上,身上,都有一阵阵的锐痛,好像疾风之中,有许多小刀子划过来一样。


        

锐痛之后一阵温热的感觉淌了下来——流血了。


        

这是……什么鬼?


        

而且……卧槽,打我身上不要紧,千万不要打到三川红莲!


        

果然,一回头,整个水池子的水面,都被这一阵风,吹起了细细的涟漪,三川红莲的花瓣,更是被震的摇摇欲坠!


        

这就是天阶?这他妈的是妖怪吧?


        

但我记得很清楚,《气阶》和老师给的书上,都提过这种东西,这其实也是一种阵。


        

阵法能通过风水术,引风,招水——像是戏曲里面的什么天门阵,迷魂阵,都是相似的东西。


        

当然了,普通的阵法,最多让人迷路,或者招来灵物什么的。


        

这种程度,一般的风水师别说做到了,连见过的都少!


        

“她设了,风门阵……”


        

我身后,响起了一个微弱的声音:“阵眼,在她脚下。”


        

是苏寻断断续续的声音。


        

他醒了。


        

对了,阵法都得有个阵眼,把阵眼破了,阵法也就破了。


        

可她脚下——我他妈的前进一步都难,更别说去找她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