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703章 西派传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一下就傻了,疑心自己出现了幻听:“啥?”


        

程星河表面不动声色,已经在后面听蹭了,当时就激动了,立马捅了我一下,拿出手机给我看图片。


        

图片上是一个水牛叼着一嘴青草。


        

这货的意思是,老牛吃嫩草?


        

我一把将他的脑袋给推开了。


        

杜大先生盯着我,微微一笑:“说实话,从你认识九宫飞星阵,我就相中你了。”


        

九宫飞星阵……对了,是杜大先生房间里面的摆设。


        

我猛然就醒悟过来了:“原来,杜大先生做那个九宫飞星阵,是有这个目的。”


        

哑巴兰没听明白:“就黄金果那个?什么目的?”


        

杜大先生是天阶第二,其实根本不用借助任何阵法来预测风水运势——好比一个长期从事测量工作的人,不用借助温度计,靠着体感,也能觉出今天气温几度一样。


        

这样的人,温度计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摆设。 记住网址m.dzs5.com


        

既然如此,她布九宫飞星阵,只有一个原因——想看看,哪个进入屋子里的人,能看出这个局。


        

这对她来说,不是测试风水运势的,而是测试人的!


        

可一直以来,没有一个能看出九宫飞星阵。


        

难怪——杜大先生当时佯装中了邪术,可听我解说九宫飞星局的时候,眼神分明亮了一下,我还以为杜大先生哪怕中了厌胜术,听到风水也有反应。


        

原来,她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用来测试人的术法,竟然被我一个外人给看出来了!


        

所以——她装成那个样子,不光是麻痹徐福,还打算考验我!


        

杜大先生微微一笑:“你比以前那个晚辈,更聪明。”


        

就是那个帮她找到“旧病”解药的?


        

那可不一定,能让杜大先生看重的,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杜庭苍已经急不可耐的凑过来:“姑姑,您看,庭芳这个小畜生,咱们怎么处置?”


        

他根本没听懂我们的话什么意思,一颗心只放在了徐福身上,显然是打好了算盘——这徐福本来是唯一的继承人,可现在徐福干出了这种事儿,绝对是不中用了。


        

那杜家唯一有血脉的男丁,也就只剩下他了。


        

他拿准了,杜大先生要找继承人,根本就没有第二个选择。


        

可杜大先生一笑,说道:“庭苍,你这一阵子,也没少劳碌。”


        

杜庭苍一听就激动了起来,连忙说道:“姑姑谬赞,我早说过,只要姑姑……”


        

杜大先生没听他继续溜须拍马,只是摆了摆手:“把庭苍送到去银河大院,让他好好歇歇。”


        

银河大院?什么地方,听着好像是个高级会所。


        

哑巴兰也是这个意思,耳朵一下支棱了起来:“哥,这银河暗合牛郎织女的意思,那就跟搞对象有关啊,是不是有好多小姐姐的那种大房子啊!能不能带着我也去见见世面?”


        

我脑子里一下就出现了魅力城那种纸醉金迷的画面,心说那他妈的得花多少钱?


        

这杜家就是杜家,干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儿,长辈也不计较,还请他去会所,啥规矩?


        

我们这正挺羡慕呢,谁知道,杜庭苍一听这话,整个人一下就哆嗦了,一个没站住,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在害怕!


        

不光是他,桂爷他们,全都露出了大快人心的表情:“大先生英明!”


        

“没错,银河大院,才是他应得的归宿!”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更是傻了眼了——去会所还吓成这样?


        

程星河一拍大腿:“不好,那里面的小姐姐肯定都丑。”


        

当然了,不久之后,我才知道——银河大院,是一个多可怕的地方。


        

因为,我后来,也去了。


        

而杜庭苍反应过来,想站,喃喃的说道:“姑姑……姑姑我是你唯一的继承人了,你,你把我送进去了,咱们杜家和西派的基业怎么办,你不疼侄儿,你也不能把祖宗基业,全都付诸东流……”


        

杜大先生一笑:“除了你,真没人了?”


        

杜庭苍一愣,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立马把声音拔高了:“难不成,姑姑是想……”


        

杜大先生答道:“没错,我之前就准备在寿宴上宣布这件事儿——我早就下了决定,改继承人,为杜蘅芷。”


        

周围西派和杜家的人,全愣住了。


        

难怪徐福狗急跳墙,要抢在寿诞之前做这事儿呢!


        

而杜庭苍嘶声就喊道:“那怎么行,杜蘅芷一个丫头片子,哪怕是个末流的天阶,也绝对没资格当继承人——她,她一个女流之辈,凭什么继承咱们杜家的一切?”


        

这杜庭苍真是被权力迷了眼,口不择言了——当着杜大先生,说“女流之辈”?


        

周围的人顿时都害了怕。


        

可杜大先生连听都没有多听,就好像身边飞过了一个苍蝇似得。


        

有几个精明的杜家人见状,生怕杜庭苍再说出了什么其他大逆不道的话,惹杜大先生不高兴,吓的立马就要把杜庭苍给拖。


        

可杜庭苍不依不饶,还在大嚷:“女人终归是外人,咱们杜家的产业,不能拱手让人——姑姑,你这么做,对不起咱们杜家的祖宗!”


        

“女人就是女人,担不得大任!”


        

其实,想也知道,杜大先生自己一个女流之辈,是怎么挑起这个重担的?


        

杜家能有这个地位,她身为家主,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桂爷连忙说道:“大先生您别动气……”


        

杜大先生一笑,眼神瞬间凌厉了下来:“这句话,我年轻的时候,听得多了——可,哪个大任,不是我担下来的?”


        

杜家人纷纷点头称是:“大先生说的在理!”


        

“更何况……”杜大先生转脸,黑沉沉的眼眸看向了我:“蘅芷比我有福气——还有这样一个好夫婿,能帮她承担。”


        

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夫婿?


        

而白藿香一下也抬起了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脸飞快的红了——这可不是娇羞了,这是暴怒!


        

杜大先生接着说道:“从此以后,这杜家和西派,全有李北斗在,我放心。”


        

而桂爷他们一听这个,忽然全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杜大先生就是杜大先生——有眼光!”


        

“没错——真要是这位李门主入主咱们西派,那我们没有二话!”


        

相中我——是替自己相中接班人,替继承人选中了夫婿?


        

不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呢?


        

我连忙说道:“杜大先生,你听我说……”


        

可一大帮西派的人早就围了上来,跟我做起了自我介绍,现在就开始认上下级关系了!


        

这么一乱,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于是我立马大喊了一声:等一下!”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杜大先生也看向了我,愉悦的说道:“将来的当家要说话,只管说。”


        

将来的当家……


        

我连忙说道:“我当然感谢杜大先生青眼有加,这对我来说,确实是殊荣,可这是婚姻大事,需要两个人……”


        

白藿香像是虚惊了一场,这才松了口气。


        

可我没说完,杜大先生就打断了我:“你怕蘅芷不愿意?”


        

杜蘅芷见我都没见过几面,谈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我刚要说话,冷不丁就听见身后一个清悦的声音:“是他的话——我愿意。”


        

这个声音,哪怕是假装平静,也听得出来激动和紧张。


        

我回过头,看见杜蘅芷像是刚从什么地方刚赶过来,气喘吁吁的,纤细的身材不断起伏,而脸上,也跟绽放的桃花一样,红通通的。


        

跟杜大先生有几分相似的杏子眼里——满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