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575章 报灾美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万年渠都稳定了好几百年了,一直没出过幺蛾子,河岸边祖祖辈辈,都放心大胆的住了很多人。


        

可今年,也不知道为什么,万年渠忽然出了问题,决了口,直接把下游都给淹了,死了不少人,还上过新闻。


        

管事儿的自然要处理这件事儿,就叫了工程队来处理缺口。


        

可谁知道,那个缺口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堵不上。


        

搞得这下游的人家哀鸿遍野——多少人命泡在了水里,多少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家产,打了水漂?


        

本地人当然强烈要求把万年渠修好,抗议不断,这管事儿的只好去寻找根源,这个时候,就听到了有人提起,说闹灾之前,听见有人在万年渠上唱歌。


        

那个调子在一片寂静的水渠上分外诡异,有胆子大的就过去看看是谁在唱歌。


        

远远的,就看见了七个穿红衣服的身影,像是美女在跳舞。


        

那人纳闷,也好奇,想看看这哪几个美女荒郊野岭练舞。


        

但是靠近了之后,那七个身影跳进了水里,就不见了,倒是把那个好事儿的吓的发了好几天烧。


        

而好事儿的事后回忆,说听得出来,正是那个童谣。 记住网址m.dzs5.com


        

大家一琢磨,这八百年的时间到了,照着童谣里面唱的——真到了水里飘死人的时候了?


        

管事儿的听了之后,就不动声色的到万年渠附近看了看,结果到了地方,就听见工人说,水渠是不对劲儿,翻修的时候,从里面冲出来了怪东西。


        

管事儿的一看,就屏住了呼吸——是七个陶瓷烧的美人俑,美人俑身上穿着的,就是红色的长袖衣服。


        

专家说,这是古代人用来镇灾的东西——叫报灾美人,一旦被冲出来,就预兆着大凶之事将要发生。


        

管事儿的心里知道,这水渠决口修不上,肯定是那方面的毛病,就找到了武先生之中的专家,兰家。


        

当时又是兰红梅打前锋——据说他力气比哑巴兰还大,能倒拔垂杨柳,我没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而兰红梅来了之后,自然要先下水看看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结果一过去了之后,本地人就拦着他,说这地方是渠神的地方,活人不能下去。


        

原来自从万年渠出事儿了之后,本地人说是现代人不虔诚,搞得渠神闹意见了,所以就买了三牲五畜往下撂。


        

当然了,一般来说祭祀品是飘在水面上的,香烛烧完了也就捞上来了。


        

可这里的祭祀下了谁,竟然直接就沉下去了——而且目击者说了,不像是普通的沉底,而像是,被一只手给够下去的。


        

有胆子大的,把个活大鹅给放下去了,说大鹅沉不下去吧?


        

这一放你猜怎么着,那个雪白的大鹅哀鸣了一声,也沉下去了,不长时间,水面就涌上了一层血迹。


        

这下本地人都说坏了菜了,谁也不敢靠近,就指着管事儿的想法搞定,好还他们家园。


        

兰红梅一听说既然这样那不就来着了吗?会一会底下那个东西,就知道什么情况了,于是不顾阻拦,一猛子扎下去了。


        

到了水底下一看,就发现水里干干净净的,连条鱼也没有,他也觉得不对劲儿,这里产鱼啊,鱼上哪儿去了?


        

正这个时候,他就觉出,自己的脚动不了了——回头一瞅差点没把嘴里的气给放出来。


        

水里蹲着一个很大的东西,自己的脚就是被那个东西给抓住了。


        

那个东西粗看,就跟一块石头一样,可等兰红梅把水下手电亮起来,他一下就发现,那块“石头”上,竟然长着一张白白的人脸。


        

就好像贴在石头上的面具一样。


        

兰红梅没见过这东西,就想把腿给抽出来,谁知道,那个东西的力气,竟然比兰红梅还大,而且那个东西往下一坠,兰红梅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给带下去。


        

还幸亏是兰红梅艺高人胆大,给抓自己的手来了一刀,那只“手”瞬间缩回去,兰红梅才踩水上去。


        

到了河岸上,把事儿一说,兰家人都觉得兰红梅都对付不了,怕是个硬茬,就请兰老爷子想想办法。


        

兰老爷子正要出马呢——兰老爷子的阴阳身非常厉害,不光能跟哑巴兰他们一样,引厉害的死人上身,据说一些小神仙都能上身来帮他,当年是扶乩第一人。


        

可还没施展,就中了魇。


        

正焦头烂额呢,哑巴兰那边有要去破白虎局。


        

这可以说三面夹击,兰老爷子没辙,就跑到白虎局来截我们了。


        

哑巴兰听了这话,挺惭愧的:“姐,是我任性……”


        

兰建国爱怜的摸了摸哑巴兰的头发:“傻孩子,我们又何尝不懂呢。”


        

说着,看了我一眼,像是有点惋惜似得:“只是四大家族的事情有内情,我们不得不……”


        

内情?我就追问什么内情?


        

可兰建国一听这个,跟说漏嘴似得,连忙转移了话题:“啊,你们快看,万年渠到了。”


        

内情?


        

我记得,当初摸龙奶奶说过,四大家族的人随葬,里面出过幺蛾子——被人改过。


        

难道兰家知道这件事儿?


        

我也就跟到了水渠旁边,往下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我一开始以为这个万年渠跟我们县城的扬水站一样,可亲眼目睹,才知道比我想的雄伟壮阔多了!


        

宽阔的水面从这里排出,简直跟个水上长城一样。


        

而这种地方……


        

江采萍跟我想到了一处里去了:“好大的排场——那就是了,这种地方,一定有大魇,否则,根本建不起来。”


        

大家都知道,古代人建造工程,小了,会把活鸭子和鞋子填到了工程下,取“压邪”的意思。


        

再更大,就用活人来打生桩,来保持这里万年永固。


        

这其实都属于魇术——跟我们风水术,也算是一脉相承。


        

现在这个水渠出了问题,难道,就是那个大魇有了变故?


        

八百年——还是说,建造的时候,就知道八百年后会出事儿?


        

“妈的,要不是那个王八蛋,现在至于死这么多人?”


        

“就是,要不是他,现在万年渠还好着呢!他可倒好,装死长虫,让他赔偿!”


        

“歇会吧,他还赔偿,裤衩都买不起了,别说,他要有钱,也不打这个主意。”


        

啥玩意儿?


        

我立刻往后看,看见了两个人正奔着我们这走过来。


        

他们显然知道万年渠的内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