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521章 偷酒吃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潘老五害怕,听了个一知半解:“镇守东西?大师,这小财神爷,镇守的是什么东西啊?”


        

我答道:“这东西你见过。”


        

潘老五让我问蒙了:“啥?我咋不知道?”


        

我答道:“你不是说,你见过刻着三瓣莲花的东西吗?”


        

潘老五一愣,像是被雷给打了一样:“可是……那个玩意儿,怎么会……”


        

没错,闹事儿的元身,应该就是白虎局的另一个“藏”,第二块夜叉腿骨。


        

三脚金蟾的声音梗了一下,瓮声瓮气的说道:“你们看着是骨头——我看着,是我的老朋友。”


        

朋友?


        

那个声音很瘆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又带着点忧伤。


        

原来那个死后,尸骨被做成了“藏”,来隐匿白虎局的夜叉,生前跟三脚金蟾竟然是朋友——他们以前都住在东海水神宫。


        

可是后来,水神宫闹了大乱子,海里开始闹灾,没有食物——鲛人等等水族也逐渐失踪,在那一场灾祸里,夜叉和金蟾一起从海里逃了出来。 记住网址m.dzs5.com


        

他们不是不忠诚,是太饿了。


        

金蟾只是吃一些值钱带宝气的东西,倒是还好说,而夜叉不一样,夜叉是吃血食的。


        

它活着,就要杀生。


        

在以前,渔民下海,都是要给夜叉上供的,希望夜叉保佑,出海的时候顺顺利利,时常还会用大桶装上好酒,给夜叉献上去。


        

夜叉很喜欢酒,觉得酒是好东西,人能送这么好的东西给自己,人也好。


        

既然夜叉很久以前享受过人的香火,自此以后,它就打算护佑着人,哪怕人不再向海里供奉,也不肯吃人——但饿的扛不住,也会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从猪圈里拿猪吃。


        

夜叉我们见过,体型很大,要吃的东西当然也多,很容易挨饿。


        

金蟾跟它倒是配合的挺好——也不忍心人因为夜叉的缘故遭受财产损失,金蟾往往会留在“失窃”的人家一段时间,帮着这家人招来一些财运,等抵扣失物,才会离开。


        

比如人一看猪丢了,急着报官,结果出去摔一跤,发现眼前正好有一锭金子之类的。


        

有句话用在这里,倒是正好合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夜叉和金蟾都喜欢人。


        

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夜叉发现,一户人家放着大桶大桶的酒。


        

古代没有弄虚作假的技术,那些都是纯粮食酿造出来的,甘甜醇厚,香飘十里,夜叉想起了很久以前,人们供奉它的时候,就是大桶大桶的往海里运这些酒。


        

他到现在还记着那个味道。


        

于是夜叉跟金蟾说好了,它去偷一些酒喝,让金蟾跟着一起去。


        

等到了地方的时候,碰巧夜叉看见一个小孩儿爬到了酒桶边玩耍,掉进酒桶里去了。


        

小孩儿没扑腾几下就沉了底,是夜叉用手把小孩儿给提起来了。


        

小孩儿起来一看,哪见过这种东西,当时就大哭大叫了起来,说看见鬼了。


        

结果这个声音把里面的人给惊动了,夜叉和金蟾落荒而逃。


        

不过他们倒是不后悔——虽然没喝到酒,但吃过人的香火,去保佑人,是理所当然的,救了一条人命,也值。


        

谁知道,这事儿会带来这种恶果……


        

那几天夜叉没找的吃的,几乎要饿死了,可它还是不肯吃人。


        

金蟾正着急呢,忽然夜叉就感觉出来了——竟然有人在祭祀自己。


        

夜叉一下就高兴了起来,说是酿酒的那家人,上了很丰厚的供奉。


        

可金蟾却觉得奇怪——那家酿酒的并不是渔民,活在岸上的,就没有见过会祭祀夜叉的。


        

可夜叉并不疑心,它觉得人很好,一定是感谢自己救了他们家的孩子。


        

金蟾没办法,就跟着夜叉一起去了。


        

那地方摆了几十桶的酒,还有三牲六畜——夜叉没有赴过那么好的宴席。


        

它高高兴兴的过去,大吃大嚼,金蟾提醒它不要喝的太多,还要是清醒一些。


        

可夜叉说,人不会害它的。


        

不长时间,夜叉就醉倒了,金蟾无奈何,没想到这个时候,出来了很多的人。


        

是吃阴阳饭的人。


        

那些吃阴阳饭的不由分说,就把夜叉给捆住了。


        

他们还十分兴奋:“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找着做藏的镇物呢,这个东西就撞在咱们手上了。”


        

“对,夜叉不是人间的,也不是天上的,用来做白虎局的藏,实在太合适了。”


        

说着,他们就把夜叉给摁住,要把它剥皮剔骨!


        

金蟾是想着阻拦,但是它根本没有这个本事,相反,那些吃阴阳饭的也认识金蟾,一见它的三条腿,高兴还来不及:“是三脚金蟾!”


        

“对,抓住了这个东西,子子孙孙可都吃用不尽啊!”


        

三脚金蟾没法子,只能逃走——它留在这里,也只能送死。


        

那些吃阴阳饭的没抓住它,只得回去夜叉那边,处理夜叉。


        

夜叉是被剧痛惊醒的——它睁开眼睛,不相信自己看见的一切——这些人不是来请自己赴宴的吗?


        

为什么会下这种毒手?


        

它想挣脱,但对方能耐很大,它根本挣脱不开。


        

那些人还冷笑,说也是老天爷保佑——这东西上次来,就差点把孩子吃了,还想偷酒,杀了它,也是为民除害。


        

夜叉想分辨,可是谁能信它?


        

它看见,那个被自己救出来的小孩儿骑在大人身上,对着它吐口水:“呸!”


        

大人也跟那些吃阴阳饭的道谢:“多亏几位大师啦!不然的话,我们家小宝就……,我们也听说了,夜叉这种东西最不要脸,四处偷吃人的东西,就是祸害,这下子用酒引来,灌醉解决,乡亲们自此以后也就放心了,还是大师想的周到!”


        

那些吃阴阳饭的还摇摇头,说对付这种妖邪,本来就是分内之事。


        

夜叉这才知道,这本来就是给它设下的一个圈套。


        

它不明白——为什么人要这样忘恩负义?它不是妖邪!


        

它在剧痛之中后悔……后悔以前没有吃这种东西!


        

带着怨念,夜叉死在了那些看风水的手里。


        

它的大腿骨被那些看风水的做成了两个怪模怪样的东西,一个不知道上哪去了,另一个则被埋在了这附近。


        

这些看风水的,还对周围设下了阵法——外面的人,就再也找不到那块骨头了。


        

但是金蟾很机灵,提前躲在了这个地方——它舍不得自己的朋友,而自己本身也没地方可去。


        

它的灵气,不自觉的却把夜叉的怨气给唤醒了。


        

那些看风水的还要靠着这些怨气做阵法,自然没有消除怨气。


        

而这怨气,是面对人的——夜叉临死的时候,恨人。


        

只要是靠近这里的人,不知不觉就会沾染上夜叉骨头上的怨气——要么会出横凶之事儿,要么性格发生改变,跟其他人自相残杀,最差也要倒个不死也得脱层皮的霉。


        

金蟾知道,夜叉怕是变了。


        

金蟾也知道,那些坑害夜叉的,是罪该万死,可是靠近这里的人,跟那件事儿并没有关系。


        

他们也辛辛苦苦的讨生活,也为了家里人疲于奔命,他们不该死。


        

夜叉活着的时候,最喜欢的不就是人吗?


        

金蟾下定了决心,就一直留在了这里,镇压夜叉骨头上的邪气。


        

金蟾除了招来财运,还有一个能耐,就是辟邪——污秽的地方,金蟾能净化那些怨气。


        

金蟾留在了这里,就没走。


        

这个地方因为金蟾,也就安全了下来,逐渐就有人看中了这个地方,在这里盖上了房子。


        

金蟾也不理会,再也不打算跟人打交道了,可有一天,它没忍住,还是坏了这个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