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389章 吃人之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名声不好倒是可想而知,路名声不好是什么意思?这路包二奶还是养小三了?


        

老徐连连摆手,说这个路名声不好,是因为,那是一条吃人路。


        

我们不禁大眼瞪小眼——你说虎狼吃人也就算了,路还能吃人?这路成精了?


        

原来那个路是一条古路,年代不可考,一开始是商队用来运货,时间长了,从这条路上经过的人就发现了一件事情有点古怪——只要在这条路上过的商队,都会丢人。


        

当然了,不是丢脸的意思,是真的会少人,少人的数量也不固定,有时候一两个,有时候三五个,反正一定会少。


        

商队们一开始也没当回事,你说年头那么乱,大家混口饭吃不容易,看见阵势不好,逃走也很正常。


        

可时间长了大家一商量,都觉得不对,因为“逃走”的人,再也没在世上出现过。


        

商队的人都犯嘀咕,有人就说,别是这路有古怪吧?


        

还真有财大气粗的商队找了风水先生来坐镇,那个先生满口打包票,说这事儿简单,我给你们殿后,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开始是相安无事,等到了路口,商队要感谢先生的时候,发现先生自己竟然不见了——他那双黑靴子还挂在马磴子上,光人没了。


        

那条路后来就名声大噪,商队不到迫不得已,都不敢从那走,这都多少年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说到这里,老徐就很担心的看着我。


        

这个时候,后面的黑痦子倒是等不及了,懒洋洋的说道:“你们到底走不走啊?要是害怕就回家找你们的妈吃奶,把向导让出来,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而壮汉不吭声了,还在死死的盯着我。


        

程星河挺生气,我则根本没搭理他们——他们巴不得跟我们拱起了火,把我们赶出沙漠呢,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庄稼了。


        

不光如此,我还慢条斯理的拿出地图看了看,也看见了那条路的标注,但是上面用朱笔画了一个叉,意思是说,那条路走不得。


        

可我们也不能直接从沙伥鬼上踩过去,就跟老徐点了点头,让他带路。


        

老徐又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才催动了骆驼。


        

那条路绕远,得多出不少时间,准备干粮和水的时候没想到会出这种幺蛾子,有可能不够,只能节省一点了。


        

那条路两侧都是一些形状古怪的沙丘,偶尔还有一些风化了的怪房子轮廓,估计是旧时代的驿站什么的,老徐心神不定的,一个劲儿摸着自己缠着布条的胳膊。


        

走了一段时间,天黑了下来,老徐找好了位置,招呼我们点火休息。


        

老徐确实十分专业,地方背靠一大块风化石壁,只要点上火,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他四处看了看,像是放心了,说这个地方有库勒,那就没有死人手了——库勒这种东西胆子很小,感觉很敏锐,但凡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立刻就会逃走,算是天然的警戒铃。


        

说着还下手抓了不少。


        

别说,那东西跑的确实很快,连我们抓起来都困难,好在老徐经验丰富,很快抓了一大把,拿了签子从后窍穿到了嘴里,架在火上就烤。


        

那玩意儿长得很像吃胖了的壁虎,圆滚滚的,是一种很恶心的黄色,算是保护色,趴在沙地上轻易看不出来,也不知道吃什么长这么肥,烤起来,黄色的皮爆裂开,翻卷出了白色的嫩肉,滋滋冒油。


        

我之前最多吃过蛤蟆腿,一瞅带爪子带尾巴的就犯恶心,哑巴兰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就更别提了,他宁愿吃点维生素补剂,程星河一开始持观望态度,但烤库勒散发出了一种很奇异的香气,他又被勾了过去,很快吃的满嘴流油,招呼我们快尝尝,说烤鱼味儿。


        

哑巴兰瞅着快吐出来了,问世上还有他不吃的东西吗?


        

程星河摆了摆手,说想不出来了,他连花台里的土都刨开吃过,量大管饱还顶饿,更别说这荤腥了。


        

我想了半天吃土的话拉什么?泥吗?


        

这个时候,我就看见白藿香正在盯着老徐,就低声问她怎么了?


        

白藿香接着说道:“你看见他吃的东西了?”


        

老徐在从库勒嘴里掏一种黏糊糊的东西,蟹黄似得,直接抹进自己嘴里。


        

白藿香告诉我,说那是那种动物的毒腺。


        

我后心一炸,还想起来了,老徐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吃有毒的东西,自虐一样,痛苦也不让白藿香看。


        

白藿香没抬眼皮,但是声音很警惕,让我小心点老徐,怕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他身上有东西。


        

我皱起眉头:“什么东西?”


        

白藿香吃了半个鸡蛋:“活的。”


        

活的?我后心一炸,立马就想到了他身上的那个布条。


        

他不能是在胳膊上养了什么吧?


        

离着我们不远的地方,那个壮汉和那个黑痦子也安营扎寨,点起了篝火,黑痦子手一耸一耸的,还是在挠屁股,而壮汉宛如一个风化的雕塑,还是死死的盯着我。


        

我让他看的浑身别扭,妈的不会又是看我像谁谁谁吧?


        

大家吃饱喝足,累了一天也开始困倦,老徐先看更,我第二,我们几个就蜷缩在睡袋里睡了。


        

程星河吃多了——他一吃多就肯定打呼,吵的我脑袋瓜子里嗡嗡的,恨不得拿沙子把耳朵眼堵上,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哭。


        

白藿香?


        

可不对啊,白藿香的睡袋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人已经睡着了。


        

我的睡意一下就没了。


        

于是我踢开程星河就钻了出来,正听见老徐在说话:“要是能成,就再也看不见你了……”


        

打电话呢?


        

而且,这个声音怪怪的,像是掐着嗓子,跟白天区别很大。


        

我坐了过去,老徐本来正在发呆,可一抬头看见我来了,跟吓了一跳似得,伸手就把胳膊捂住了:“大师,你怎么出来了?”


        

他那条胳膊在身体另一侧,我没看见胳膊上有什么,只见他飞快就把布条重新缠上了。


        

问他他也不会说,索性我就也没问,就指了指石壁后面:“你有没有听见个怪声音?”


        

老徐愣了愣,这才说道:“哦,那是沙漠里的风吹过哨子眼儿的声音,大师你不用害怕。”


        

沙漠里有一些带窟窿的风化石,风一吹就会发出响声,被当地人称为哨子眼儿。


        

听错了?


        

我一瞅时间,说我也不睡了,你先休息吧。


        

老徐似乎怕我发现什么,急急忙忙就回去了,推辞都没推辞。


        

我百无聊赖拿了个签子捅火,这个时候万籁俱寂,除了风吹的怪声和火星子噼里啪啦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壮汉他们也睡下了。


        

我站起来晃了晃,活动了一下关节,可一抬眼,忽然就觉得不对。


        

库勒喜欢暖和,刚才点火,都齐刷刷的趴在我们不远处的沙地上蹭热乎气,看着人炸鸡皮疙瘩,可现在,那一大片的库勒竟然一个也不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壮汉他们的火堆附近,也没有。


        

库勒是警戒担当,它们跑了,是不是说明,有不好的东西靠近了?


        

“咔嚓……咔嚓……”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传来了一阵微不可闻的声音。


        

我回过头,就看见了在驼队光照不到的地方,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像是在吃什么。


        

我后心一下炸了,那个身影,也就是七八岁孩子的个头——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而且……驼队里有一只骆驼脾气很古怪,见了生人,一定会有反应,但是那个骆驼现在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一点动静没发出来。


        

不可能是认识这个身影,除非,它在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