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353章 五马分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于是我立刻问道:“你知不知道,景朝,四相局,还有江仲离,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暖暖的声音犹豫了一下:“主上,忘记了?”


        

她似乎也并不愿意提及这件事情,但既然我问了,她也只好勉强回答到:“景朝覆灭,也是因为四相局。”


        

原来景朝的时候,正是乱世,景朝那个国君白手起家,打下了一个天下太平。


        

本来这也算是个丰功伟绩,大概能上一上历史书的,谁知道出了一个江仲离。


        

那个江仲离的本事,据说已经上了仙道,能让白骨生肉,死人复活,不少人说亲眼看见过他的本事,绝对是个活神仙,赶得上徐福。


        

那个景朝国君对他的能耐深信不疑,就按着江仲离的意见,修建了那个四相局,说要用四相局保证江山永固,让大景朝千秋万代。


        

四相局倾尽一国之力,劳民伤财,当时也有很多人反对——风水之说哪儿有农桑耕织重要?


        

可景朝国君跟洗了脑一样,说什么四相局是大事儿,朝代还没站稳脚跟,就开始大肆修建,结果因为这件事情,引发了朝代内乱。


        

景朝国君失踪,皇位被人取而代之,江仲离被人认定是蛊惑人心的妖道,也被追杀,最后据说五马分尸,死的很惨。


        

后来者改朝换代,把景朝彻底从历史之中抹去,由于存在的时间也短,时间一久,现在已经没人知道这个朝代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辛辛苦苦打天下,好不容易能享受胜利果实了,为了个四相局,把身家性命都赔进去了,他图个啥?


        

程星河都忍不住嘀咕:“这他娘不就是个昏君吗?跟纣王修酒池肉林犯众怒一样。简直作的一匹,还连累了哥,辣鸡。”


        

哑巴兰身为四大家族传人,对男扮女装早已深恶痛绝,也跟着点头。


        

不过他们俩看着我,表情就有点诡异了,像是想说啥,又不敢说。


        

江仲离,死于五马分尸?


        

这倒是有点奇怪,一个能让死人复活,白骨生肉的仙道中人,能死的这么稀松平常?


        

还有那个景朝国君,不知所踪之后,他到底上哪儿去了?


        

肯定没被打死——被打死的话,一定会传出来平定人心,这种悬而未决,才是稀罕——这个景朝国君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后来者心里不是也不安吗?一定会穷尽自己的力量寻找他。而这些力量都找不到,他本事也不小。


        

而且,中间还有个真龙穴呢,四相局似乎是为了那个真龙穴存在的,所以马元秋和兰老爷子这些知情人,就想着找我这个破局人,图谋真龙穴里什么东西。


        

我是唯一的破局人,景朝国君是唯一的建局人,我们之间,肯定有某种联系,只是这个联系是什么?


        

长得还相似,难不成……


        

我的心紧了一下,不敢往下猜了,也许,只有找到了我那个王八蛋爹,才能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暖暖的声音像是发现了什么,有些意外:“主上,现在竟然和白潇湘在一起?”


        

我一下来了精神:’你还认识潇湘?’


        

暖暖的声音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知道是知道的……不过,当初主上下令,说白潇湘残暴凶戾,涂炭生灵,褫夺神位,镇压永不超生,为何如今反而放她出来,身上还,有她的气息……”


        

我脑子里顿时嗡的一下——褫夺潇湘的神位,把她压入四相局,是那个景朝皇帝下的令?


        

他跟潇湘,又是什么仇什么怨?


        

而且,潇湘为什么,一直都没跟我提起过?


        

那个暖暖的声音接着说道:“而且,眼下,主上与白潇湘——俱要有劫难……”


        

阿满跟我说过,我是要有劫难的,可潇湘怎么会也有劫难?


        

暖暖的声音还想继续说下去,可这个时候,头顶过来了一阵旋风,那个暖暖的声音戛然而止。


        

程星河立马拉了我一把:“你要是想这个桂花娘娘别被雷公爷劈死,就别逼着她泄露天机了——你和你那口子,都不是普通人,把你们的未来说出来,你说能落好吗?”


        

对,哪怕是我们这些吃阴阳饭的,卦都不能算的太尽,更别说桂花娘娘是个吃香火的,真要是说出来,恐怕要犯天条。


        

我赶紧阻拦说不用说了,这个劫难,我会小心的。


        

那个暖暖的声音这才像是松了口气,十分感激的说我宅心仁厚,确实是个明主。


        

明主可不敢当,我的意思跟程星河一样,那货根本就是个昏君。


        

把潇湘压下去,也是他下的令,肯定是耳根子软,被人挑拨了——河洛?


        

河洛的仇,我也没忘。


        

就在这个时候,东边开始浮现出了鱼肚白,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


        

今年的瘟疫,终于算是熬过去了,明年那些瘟鬼再来,想必桂花娘娘养精蓄锐,也能自己对付了。


        

程星河说的很对,这个灾祸,都怪那个罗胖子,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我毕竟一开始是因为罗胖子的事情来的,就问桂花娘娘,要怎么处置那个货?


        

那温暖的声音却像是有点狡黠:“主上感兴趣,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吃敬粮的女鬼说桂花娘娘脾气好,还真没错——罗胖子把桂花娘娘害成这样,差点连累一城的人,按理说啥责罚放他身上都轻。


        

我们也就跟桂花娘娘告别,进了城。


        

结果一进城,只见里面熙熙攘攘的,都是人——一人捧着一捆子菖蒲,喜气洋洋的,跟回娘家的小媳妇一样。


        

满大街都是菖蒲的味道。


        

当然了——也有一些抱着菖蒲的不停咳嗽,估摸着说话没算数,没挂菖蒲或者偷摸出门,遇上瘴气了。


        

跟着人群一路到了罗胖子家,只见小罗满头大汗,正在给大家发钱,领了钱的喜气洋洋,还有几个当场唱起了“好嗨唷”。


        

而喜气洋洋后面,房子里是一阵哭声。


        

啊对了,三步醉应该已经失效,罗胖子醒过来了。


        

伸脖子一瞅,只见罗胖子还是躺在行军垫子上,伸着脖子哭的这叫一个欢:“你个丧良心的小畜生,拿了我的钱给人,你还是割了我的肉吧,割肉也比割钱舒服……”


        

不过,我们还看出来了,罗胖子身上那些大泡已经消失了不少,人也没有以前那么臭了,眼瞅着是好转了,也不知道桂花娘娘因为神气消散,自顾不暇,没顾得上他。


        

儿媳妇战战兢兢不敢吭声,可罗胖子老伴儿却像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一巴掌打在了他的秃头上:“好不容易治好了你这怪病,还在这里吱吱咋,我看你真是耗子给猫当三陪——要钱不要命。”


        

罗胖子心疼的浑身抽搐,给哭丧似得:“我的钱儿啊,我辛辛苦苦一辈子攒的钱儿啊,我这是做什么孽了,娶个败家老娘们,生个败家儿子……”


        

小罗看见了我,高兴极了,连忙说道:“大师,你可来了,你看,我爹还真见好,多谢你了!”


        

我摆了摆手:“说到做到。”


        

好不容易等着小罗把钱撒完了,一对账,也真是天命注定——把罗胖子一辈子攒下来的家底子,全折腾出去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们终于跟穷困表面达成了一致,成了真的赤贫户。


        

小罗给我拿出了紫金锤,还早签好了合同,让我一起给顾瘸子带过去——免费保存。


        

我替顾瘸子谢了他们,罗胖子知道这些事情跟我们有关,对我们破口大骂,说才给我们喝了大补酒,我们忘恩负义,数算他的钱,没一个好玩意儿,死了也要去扒我们家窗户。


        

程星河忍不住说道:“破了他的财,比杀了他爹还让他难受呢。”


        

老伴儿送我们,听了这话,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们老罗是贪财,可……其实他不坏。”


        

程星河十分不满:“这还不坏?那我都能上封神榜了。”


        

老伴儿这才告诉我们,这罗胖子贪财,其实是因为他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