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276章 三灵一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着我就跟老头儿打听,知不知道这几个人之前都在什么地方工作?


        

老头儿寻思了一下,说他跟他们闹的都不怎么愉快,不是很清楚,说着他一拍大腿想起来了,说好像是听那个程序员晚上下班的时候,打电话说来着,说自己住的地方离着公司近,过了桥就是。


        

过桥?


        

我通过老头儿的窗户往对面看了看——过了一个桥,还真有一个大厦。


        

程星河也跟着看了过来:“难怪上这里租房呢,就隔着一个桥,对面可是寸土寸金,我上那个大厦附近做过买卖,据说那里的房子好几万一平。”


        

是啊,只有一桥之隔,但是那个位置,已经不属于我们县城,而是属于帝都的范围之内了。


        

程星河接着就跟我介绍,说那个大厦叫辰龙大厦,是个高档写字楼,一开始盖起来貌似也挺一般的,干什么什么不行,没人乐意上那儿发展。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一下就火了起来,很多企业争先恐后就往那个大厦里面入驻,想必这几个人就在那个大厦里上班。


        

啊,一听程星河这话,我瞬间就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要做成三长两短的形制了!


        

那个辰龙大厦的位置,倒是个柿子霜地——也就是乱葬岗。


        

那生意不顺太自然了,天天有阴气缭绕,运气好才怪,所以一开始没人乐意去那开公司。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但是一桥之隔的这里,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的形制,那孤魂野鬼自然都会顺着那个桥,被吸引到这里来了,


        

三长两短,是最吸引死人的。


        

我估摸着,辰龙大厦盖的时候没看风水,盖好之后亏损,投资方这才另找高人,用这个三长两短的萌桂小区来补救的。


        

所以萌桂小区盖好,辰龙大厦才如日中天。


        

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不应该住活人的。


        

话音未落,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响了,守墓老头儿哆哆嗦嗦的看着大门,连忙说道:“你们放心,这个门一开始,就有大师加持,一般的孤魂野鬼……”


        

他话没说完,只听咣的一声,门已经被砸开了,一股子疾风对着我们就卷了过来。


        

程星河“妈耶”了一声就要把老头儿给拉开,而我运气上了喉咙,就开始说了鬼话:“别误会,我是来帮你们的!”


        

我这话刚说完,那股子煞气一下停在了我面前,我赶紧在耳朵里行气,仔细去听,果然,那个东西发出了一个十分含混不清的声音——正像是三个人,有男有女,混杂在一起的声音!


        

“胡说八道!”


        

我连忙说道:“你想变成煞,不就是要找那个人报仇吗?这么乱杀无辜,牵扯因果,倒霉的是你们自己,只要你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我帮你们的忙!”


        

“我凭什么信你?”


        

那个声音别提多阴森恐怖了,音效都造不出来。


        

我叹口气:“你看我的本事也知道了——我可不是什么普通人。”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普通的地方,但是守夜的时候,从那些围观我的死人那,就听出来了,他们似乎很忌惮我。


        

而这个红色高跟鞋那天晚上,也不可能是吃撑了才走来走去,她是想着吃了我们的生魂,好升级成了煞,但是我一出来,她就消失,也未必是躲猫猫,更有可能,是被我冲撞开了。


        

一晚上没见,她煞气强大了很多,应该就是知道我们的生魂不容易吃到嘴,上别处又吃了不少其他的死人,壮大力量,才赶过来吃我的。


        

果然,一听我这句话,她显然也动摇了一下:“这个人,确实不一般。”


        

这是一个犹犹豫豫的女声,像是个御姐的声音。


        

女白领。


        

“对,他一定能帮咱们,杀了那个大混蛋!”


        

这个声音虽然急躁,却也软萌软萌的,应该是割腕的女大学生。


        

还真是跟我猜的一样,三魂一体。


        

有戏啊。我就跟程星河对着比了个OK的手势。


        

但还没等我安心,一个暴怒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信不过他!他是花言巧语,想把我们给消灭了,活着的时候,就被别人耍的团团转,死了还要被人耍吗?”


        

这是个很偏激的男声,就是程序员了——这货看来生前被坑,阴影挺深的。


        

而这个程序员摆明是在这个灵体上占主导位置的,他这么一吼,其他两个女性的声音都不吱声了,像是很怕他。


        

而那个灵体张牙舞爪,对着我就扑过来了:“就差一个了……就差这一个活人,咱们就能成为煞,离开这个地方,去找董红楼……”


        

他们那个仇人,原来叫董红楼?


        

我一下将七星龙泉抽出来:“我只多说一句——你们就算能报仇,冤屈能昭雪吗?你们家里人,能重新抬起头来吗?”


        

话音一落,那个灵体瞬间就停在了我面前。


        

我就知道,我抓的就是痛点。


        

老头儿看我三言两语就能驯服这个东西,忍不住就挑了个大拇指:“这个小哥……真不是什么普通人,举重若轻,这是大将之风啊!”


        

程星河一开始看我说话办事儿还偶尔惊艳下,现在早麻木了,知道大局已经,早已掏出辣条:“我看他是大酱之风。”


        

我接着就说道:“一命还一命有什么用,你们还不是得背着个懦夫,仙人跳,小三的名头,要想出了这口恶气,就得让那个恶人,原原本本把事情公诸于众,这才是让他付出代价的意义。”


        

这个董红楼虽然把他们害成了这样,但还是没受到任何惩罚,想必早把事情捂住,继续悠哉悠哉的当上司,继续欺负其他下属,玩弄其他女同事了。


        

留着那种祸害,会有更多的人倒霉。


        

果然,一听我这话,程序员的声音也急躁了起来:“你真能让他把事情全说出来,还我们一个公道?”


        

我答道:“好说,只要你们信得过我。”


        

我面前倏然就爆发出了一阵哭声,应该是两个女性灵体对这件事情的愤恨冤屈。


        

想也知道,那个董红楼不光要了他们的命,更重要的,是践踏他们的人格,坏了他们的名声。


        

程序员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要怎么做?”


        

我想了想,说道:“给我一个寄身符,我带你们去找他。”


        

一个啤酒瓶盖落在了我手上。


        

这个寄身符也是够怪的。


        

上面写着三个字,黄林梅。


        

估摸是他们三个的姓氏。


        

帮了他们伸冤,又能让一个人渣得报应,妥妥贴贴又能积攒一定的功德——死人越冤枉,人渣越坏,那功德也就越大。


        

老头儿这就跟程星河一起过来了,瞅着那个啤酒瓶盖,老头儿大拇指压不住又挑起了:“大师,牛,你是真牛!”


        

我摆了摆手:“分内之事。”


        

说着,我就往外走——得跟老头儿他们报个平安,天亮了再去找董红楼。


        

结果一出门,只觉得一大团一大团的煞气堵在了楼道里,想也知道,那些孤魂野鬼全跑出来了。


        

他们应该是全在看着我,那些看不见的视线搞得人心里发毛。


        

程星河说道:“他们知道你是干这一行的,求你搭把手,顺便把他们给超度了呢!”


        

程星河一边吃辣条一边说道:“老头儿说的没错。”


        

对了,被子孙这么草草弄出来的,肯定丧仪没做到位,才闹的许多人无法升天超度,流连人间,也有一些是愿意重入轮回的。


        

那就更好了,我顿时精神振奋,超度这么多孤魂野鬼,那岂不是又是天大的功德?


        

这个数量——只怕升到了玄阶一品都有希望!


        

只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