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88章 本命生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饭的缓缓抬起头,盯着海老头子。


        

海老头子慈眉善目的眉眼,终于也露出了个阴冷的表情。


        

暴发户看不出什么眉眼高低,在旁边不停的拱火:“爹,那个要饭的摆明了要给那小子出头,咱们可不能服了这个软,还得等着九窍玲珑心……”


        

海老头子瞪了他一眼,他不吭声了。


        

接着,海老头子淡淡的说道:“那东西我急用,既然……”


        

我却察觉出来,他话没说完,一道子锋锐的戾气对着要饭的后背就冲过来了。


        

秽灵煞……这不是纯属抢跑吗?


        

可还没容海老头子发表完演说,要饭的蹲在地上,猛地就一拍地面:“你真是岁数大了,怎么这么多话?”


        

程星河当时就“卧槽”了一声,我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我只看见,数不清的煞气从天上地下,四面八方的汇集了过来。


        

是数不清的——亡灵?


        

对了,这地方从古到今,不知道让真龙血树吸干了多少人,那些亡灵全被吸引过来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那些亡灵遮天蔽日,组成了一道屏障,挡在了他周围。


        

秽灵煞一开始,是锋锐的冲了过来,可这一下,秽灵煞像是利箭插入泥淖,竟然被那些亡灵组成的屏障,缓缓吸了进去。


        

我从来不知道,有人能有这种本事!


        

海老头子颊变肌肉一抖,显然也没想到。


        

但是现在,是他先出的手,已经是骑虎难下——要么赢,要么输。


        

赢了还好,输了,十二天阶可丢不起这个人。


        

而要饭的跟他完全相反,还是悠哉悠哉,不住的搓身上的老泥,跟济公似得。


        

海老头子沉下脸,又把手抬了起来,靠在了嘴边,却不是按手帕捂咳嗽,而是咬破了食指。


        

暴发户的眼睛瞬间瞪大了:“爹,至于吗?”


        

想也知道,海老头子,是要发个大招了。


        

果然,我看见他身后,隐隐出现了一团巨大的阴影——就好像,他自己的影子,被放大了很多倍一样。


        

程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我身边来了,低声说道:“海老头子也真是拼了老命了——要动本命煞!”


        

原来,本命煞比秽灵煞还要高一层,是四十九个秽灵煞在灵骨瓮之中,再厮杀一次,产生的最强王者——而控制本命煞,就不是跟秽灵煞一样,用行气饲养这么简单了。


        

本命煞,需要自己的心头血来饲养。


        

本命煞会得到役鬼先生的一切功德修为,这海老头子是天阶三品,那这个本命煞,也是天阶三品的能力。


        

而威力极大的同时,本命煞跟命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本命煞出什么事儿——同样的伤害,也会反馈到命主的身上。


        

海老头子,这是要……以命搏命,孤注一掷?


        

那个九窍玲珑心,对他那么重要?甚至不惜,以死相拼?


        

要饭的也并不意外,挖了挖耳朵,放嘴边吹了吹:“你小时候,就很要强,怎么这把岁数,还不知道收一收火气?”


        

这话倒是把我给说愣了——这个要饭的目测也就是四十出头,可海老头子怎么也得过七十了,但是要饭的这个口气,俨然就跟长辈说小孩儿一样!


        

他到底……什么来历?


        

暴发户一听这个不乐意了:“你他妈的怎么说话呢……”


        

海老头子却咳嗽了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拦住了儿子,接着抬头沉沉说了一句:“因为那个东西,我非要不可。”


        

话音未落,那个巨大的影子带着风雷之势,奔着要饭的就冲过来了。


        

那一下,我都觉得煞气直扑到了脸上,整个人几乎要被一起掀翻,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卧槽……”


        

不知道程星河能看到的,是多波澜壮阔的场面,我则看到那个巨大的影子,摧枯拉朽,对着要饭的那一层亡灵就冲过去了。


        

就好像一把利刃砍断了重重黑色帷幕,摧枯拉朽,所向披靡,要饭的那一层亡灵,竟然被直接斩断。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画面,一身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这就是……天阶……


        

不光是我,暴发户,海家人,全瞪大了眼睛,呆若木鸡。


        

终于,要饭的身侧一切,瞬间灰飞烟灭,那个巨大的阴影,对着他就要笼罩了过去。


        

程星河一把抓住我:“这下完了……他给你出头,自己反而倒了霉……七星,你要是能活过今天,逢年过节,别忘了给这位义士烧纸……”


        

我的心也揪了起来,难不成,这次那个要饭的,真的要被我连累……我也没多想,伸手就想把七星龙泉给摸回来,无论如何,也得帮那个要饭的一把!


        

海老头子一双阴鹜的眼睛,也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景象,干瘪的嘴角微微一勾,像是胜券在握:“你的岁数,也不小了,别以为,这个世道还停留在你……”


        

可海老头子的话刚说到了这里,喉咙之间“格”的一声,卡住不动了,像是根本不相信眼前的场景!


        

我立刻看向了要饭的,顿时也是一愣。


        

只见那个巨大的本命煞,居然停留在了要饭的面前,不动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一样。


        

仔细一看,我瞬间瞪大了眼睛——只见那个要饭的伸出了一只手,卡在了那个本命煞的喉咙上。


        

就跟打蛇打七寸一样,那位置又狠又准——同时,海老头子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喉咙——就好像,本命煞受到的一切,他也在感同身受一样!


        

而要饭的还是闲闲散散,另一只手,甚至拿来拍嘴打哈欠:“我也困了,要不,今天就到这吧?”


        

这话说完了,他卡住本命煞的手猛地一攥,那个巨大的本命煞倏然消失,像是根本没存在过一样。


        

海老头子却一个没站住,踉跄倒退了两步,忽然张嘴吐出了一口血。


        

暴发户哪儿想得到这个,一把扶住了海老头子,凄厉的喊道:“爹!”


        

程星河一把抓住我,跟捕食的壁虎一样抬起头来:“灭了……那个本命煞,灭了……”


        

按道理说,海老头子的本命煞完了,他自然也是要倒霉的,但他毕竟是天阶,也或者是要饭的手下留情了,他重新站稳,这才缓缓说道:“这事儿我尽力了,也就算了。”


        

暴发户一听,连忙问道:“那我娘……”


        

海老头子吐了口气:“个人有个人的命数,我有什么办法——最多,再找个金睛兽命。”


        

这么说……他们找那个九窍玲珑心,是为了暴发户他娘——当年的那个旺夫金睛兽?


        

海老头子说着,转过了身子要走,但是临走的时候,他看向了要饭的:“这笔账,咱们记着,下次算。”


        

要饭的开始挠头皮:“我活得长,等着你。”


        

海老头子阴森森的一笑,又看了我一眼,忽然露出了个奇诡的笑容:“小子,这件事情,跟你也没这么容易翻篇,我等你来找我。”


        

程星河低声骂道:“死老头子,输了还特么嘴硬,八成啄木鸟托生的。”


        

海老头子显然也听见了这句话,没回头,答道:“姓程的笑短命鬼,你还是自求多福吧——也许你运气好,等不到来找我,就活到了寿限了。”


        

暴发户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回头瞪了我们一人一眼,小心翼翼的扶住了他爹:“爹,咱们……”


        

海老头子答道:“今天他们运气好——但运气这个东西,不是长久之计。”


        

能力才是。


        

程星河脸一下白了,张嘴想骂,但到底没骂出来。


        

海家人来得快,去的也快,这么一会儿功夫,就看不见人影了。


        

要饭的过来看着我,手里把玩着那个七巧玲珑心,对我笑了笑:“这东西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了,我家侄女,等这个正等的急。”


        

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