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麻衣相师李北斗 > 第111章 黑屋密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人反应也非常敏捷,兜头往前一滚,想把我甩掉,可我一脚揣在了他膝窝里,逼着他失去平衡,接着两手拦腰一抱,就把他压住了:“跑跑跑,看你还跑!”


        

可与此同时,我忽然觉得眼前一暗,好像路灯瞬间停电了一样,心说这江瘸子难道还拉闸了?但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妈的,是那红雾有毒,我眼睛看不见了!


        

接着,只听“咻”的一声,我身边不知道什么东西爆出了一声巨响,瞬间就听到人大声喊道:“有人闯宵禁!”


        

“是不是上次上太极堂行窃的?”


        

周围一片乱响,想也知道是有人冲着我们围过来了。


        

这江瘸子真够可以的,还特么把巡逻队引来了——上次兰如月夜闯太极堂,搞得风头还没过去,真要是被抓住了,那非把自己玩儿进去不可。


        

可我手底下没放松,还是死死揪住手下的人:“你为什么要把我骗九鬼压棺地里去?”


        

那人轻轻一笑,并不吭声——说有奇怪,我忽然有种感觉,这个声音我好像听过。


        

一身鸡皮疙瘩顿时就炸了起来——难不成,这个江瘸子其实是我认识的人?


        

这么想着我就想摸一摸他的脸。


        

可在这个时候,我只觉得手上一阵剧痛,条件反射就抬起来了,与此同时,我只觉得他一下从我身下滑出,跑远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这把我给气的,还能让到嘴的鸭子飞了,我就冲着那个方向追,可没走两步,直接绊在了地上,摔了个跟头,接着,只觉得胳膊被人从背后一卷,好像是被人给抓住了,我想挣扎,后脖颈子被人来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朦朦胧胧之中,我觉出有人靠在我身边,像是十分心疼的在摸我的眼睛。


        

我抓住了那只手。


        

“潇湘?”


        

她沉默了一下,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不是恨我?”


        

我摇摇头:“我喜欢你。”


        

她身子微微一颤,抱我抱的更紧了,声音意外的竟然有点脆弱:“你很好……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我反手抱住她:“知道。”


        

她被镇在地下那么多年不见天日,是怎么熬过来的?


        

接着,她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忽然说道:“你这一阵,要小心一个戴蓝镯子的人。”


        

“那是谁?”


        

“我的那个仇人,快找上门来了。”潇湘的声音冷下来,似乎想起那个人,就恨的牙根痒痒。


        

是啊,有人希望破局,还有人希望四相局万年永固。


        

我忽然有了一种特别无力的感觉,这可能不是我一个杂毛能掺和的起的,可偏偏就被卷进来了。


        

不过我天生胆子大,不管是什么情况,比起恐惧怯懦,倒是不如拿这个精力去找解决的方法。


        

等再睁开眼睛,眼前还是一片漆黑,我蒙圈了一会儿,一股子恐惧冒上心头——我瞎了?


        

这么想着我就想摸自己的眼睛,可一只手立刻把我的手摁住了。


        

“别乱动!”程星河的声音咋咋呼呼响了起来:“刚涂好了龙眼泪,你可别糟践了。”


        

我想起来了之前的事情,立马问他们有事儿没有?


        

程星河说:“没事儿,不过江瘸子那个老王八蛋手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粉,我和兰如月顿时就两眼一抹黑,巡逻队也来了,场面别提多乱了,幸亏兰如月力大如牛,把你给背回来了,不然大家现在只好手里捧着窝窝头,一起唱唱铁窗泪。”


        

说着他又开始骂江瘸子:“妈的,比厕所的黄鳝还滑,下次再找到他,非特么把他皮扒下来不可,对了,你问出什么来了?”


        

我摇摇头。


        

程星河怕我难过,拍了怕我肩膀:“不是我方不努力,只是敌方太狡猾,你也别想太多,你还有几天时间。”


        

我则琢磨了起来,时间太有限了,这江瘸子抓不住,有了戒心,下次更难找,还能通过什么其他法子找出四相局的秘密呢?


        

我倏然想到,江瘸子为什么上八丈桥办事处来?


        

难道……也跟兰如月一样,是为了太极堂的密卷?


        

程星河听了我的猜测皱起眉头:“那他在这里藏了这么久,又给四相局破了局,早该找到了吧?咱们现在才去,落后人家二十年,屁都吃不上热的。”


        

“不对。”我答道:“要是找到了,他还回来干什么?我觉得……这些密卷,说不定他只找到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没找到。”


        

要是我们能找到那些密卷——还用找江瘸子,江瘸子说不定反而会来直接找我们!


        

也或者,到时候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江瘸子了,自己就能从密卷之中找到四相局的答案。


        

程星河一拍大腿:“妈的,我怎么没想到!”


        

但他转念一想,又苦了脸:“不过,上次兰如月弄得那地方风声鹤唳的,咱们现在去,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我寻思了寻思,就站了起来:“找乌鸡。”


        

等乌鸡赶过来,我就觉出他一双手在我眼前扇了扇风,接着叹了口气:“师父您老人家是做了什么孽了,饭碗怎么让老天爷给收了?”


        

你才收了饭碗呢,我就直接问他,太极堂是个什么构造。


        

乌鸡一愣,显然也有点纳闷问那地方干什么,就给我画了一个草图。


        

我眼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拉下眼罩一看,太极堂还真是地如其名,是个太极阴阳鱼的构造,白色区域人人都能进去,但是黑色区域谁也不让进去,要去黑色的位置,得跨过一个弯曲的走廊,而那个走廊,传说有东西把守,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兰如月表示,她上次确实也是在走廊那遇上了很怪的东西,才被发现的——至于是什么东西,她看不到。


        

人人都说太极堂养着不为人知的东西守门,难道是真的。


        

不过也是,真要是这么好找,四相局密卷不是早让江瘸子拿走了。


        

我就让乌鸡查一查,看看那地方的巡逻人员什么时候交班,比较松懈?


        

乌鸡一听我要潜入到那地方去找东西,脸都吓白了:“师父,您老人家可别怪我多嘴——那个地方可是龙潭虎穴,重中之重,我也不是怀疑你的本事,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作死呢?”


        

这话说的人心酸——谁活的好好的能去作死,不就是因为不作的话,没几天活头了吗?


        

乌鸡拗不过我,只好给我找一个时间表,还说他劝也劝了,我要是再一意孤行,出了啥事儿别把他供出来。


        

时间紧迫,为了尽快找到,我就带着程星河和兰如月到了地方。


        

现在时间还早,里面来来回回都是玄阶地阶的精英,程星河一看就直打退堂鼓:“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拖一拖还能多活几天,就这个阵势,直接进去,没准今天就得交代在这。”


        

来也来了,进去看看再说。


        

只见太极堂确实又宏伟又宽阔,通体都是白色,放着琳琅满目的法器和书籍,让人目不暇接,要是古玩店老板看见这里的珍藏,保不齐眼珠子都得掉下来。


        

我们就装成了在白色区域找书看的样子,还真看见中间一道走廊站着不少人,严防四周的,兰如月就写着:“就在那里。”


        

我抿了抿嘴,就假装往那边找书,等到了交班的时间,就往那边凑,可没想到,交班也是有条不紊,可见兰如月闯完之后加强了安保,一下就被那几个守黑房间的人给哄回来了:“这里不是你能进来的地方。”


        

我稍微一赖,那几个人凶神恶煞就把家伙亮出来了。


        

这搞得我一阵绝望,妈的这个阵势,八臂猿猴也进不去啊。


        

兰如月和程星河都露出个“我就知道”的表情。


        

我正琢磨着想辙呢,可正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回头一瞅,是个干巴巴的老头儿。


        

那个老头儿低声说道:“你想上黑房间见见世面是不是?我可以帮你。”


        

我顿时来了精神,低声问道:“真的?”


        

那老头儿干巴巴一笑:“不过,有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