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独宠小萌妻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回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然又怎么会困成这样?


        

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以前……


        

迷迷糊糊地,她的眼皮挣扎了好一会,终于沉沉地合在了一起,进入梦乡。


        

去外间收拾完餐具,阿栗回来,就见到靠着床头不住点头打盹的人。


        

他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心疼。


        

厉云惜只不过吃了点东西,生龙活虎了没多久,就困成这样,想来,身体其实还是虚弱的。


        

阿栗找到遥控器,按下开关,床铺变换模式,慢慢地降了下去,他小心地扶住厉云惜的头,让她稳稳地躺了下去。


        

感受到姿势的舒服,厉云惜梦呓般轻轻喟叹一声,弓起身子睡得香甜。


        

看着她花猫一样的睡姿,阿栗的眸色变深,轻手轻脚地给她盖上被子,他合衣躺在了她的身侧,将她连人带被揽进了怀里,双手锁得紧紧的。


        

耳边的呼吸均匀,他的鼻尖充盈着熟悉的发香。 记住网址m.dzs5.com


        

直到此时,他的身体才不再紧绷着,他的心也渐渐平复下来,身体好像一直处于高空,终于落了地一样放松开来。


        

傍晚,再次来到病房的林管家刚进去,便见到阿栗躺在病床上熟睡。


        

自家少爷终于躺下来睡觉了,他差点激动到落泪。


        

两天两夜没有合眼,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他真的担心阿栗会猝然倒下。


        

但他劝不动他,阿栗从来都是一个,不被任何人左右的人,当然,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厉小姐。


        

看着窝在阿栗怀中睡得很沉的厉云惜,林管家的眼中既是欣慰,又是担忧。


        

他不知道,厉云惜的出现对于阿栗来说,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突然,林管家察觉到一道凌厉的视线扫向他,他心头一惊,慌忙抬头,便见到阿栗的脸上没有半分睡意,睁着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看着他。


        

接触到他的眼神,林管家自知逾矩,连忙垂下眼睛,躬了躬身拿着保温桶出了病房。


        

走在医院的走廊中,林管家心下不禁叹息,他家少爷真的是在乎厉云惜在乎到了骨子里,连旁人对她产生一丝揣测他都不允许。


        

……


        

“……”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厉云惜的眼前一片黑暗,她的心头猛地一跳,不会吧,难道她还在坠落?


        

下意识地胡乱一抓,她的手抓到一条温热的胳膊。


        

呃,这是……


        

“小九,怎么了?”磁性好听的嗓音在她的头顶上微微震颤,弄得她的头皮一阵麻痒。


        

她想要后撤一点,身体却动弹不得,无奈,她只好把头挪开一点。


        

退开后,她的视野突然清晰起来,此时她才发现周围其实还是有光束的。


        

借着光,她打量起眼前的人。


        

面前是一个微微起伏的,男人的胸膛,她的视线再往上,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猛然放大在她的眼前,俊脸上,一双深邃的眼瞳同样看着她,眼神里是疑问。


        

厉云惜想起,他叫她小九……


        

对,她是小九,是男人的女朋友。


        

“做噩梦了?”


        

阿栗看一眼她紧抓着他胳膊不放的手,伸手拨开她眼前有些遮挡眼睛的额发。


        

嗯,该给小九理理头发了。


        

“没、没。”被他亲昵地动作弄得心头小鹿乱撞,厉云惜有些结巴,眼神闪躲。


        

看她这样疏离、闪躲,阿栗的心里有些酸涩,他没有逼得太紧,而是松开圈着她的手,坐起身。


        

身体突然获得自由,厉云惜却没有想象中的自在,她感觉自己心里好像缺了一块一样空落落的。


        

不过,有一件事更让她在意。


        

她此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她和阿栗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这个认知让她的耳根处蓦地窜起一团火苗,接着火苗像浇了助燃剂,立刻以燎原之势蔓延到全脸。


        

即使阿栗一身衣服穿得板正,但同床共枕这件事真的是让她心头狂跳啊。


        

当然,对于阿栗穿着板正,坐怀不乱这一点,厉云惜的心里还是狂点头的。


        

身为男朋友,他不但无微不至地照顾失忆的女朋友,睡觉时还能保持君子的距离,只这一点就堪称好男人典范了。


        

有这样一个男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厉云惜不禁感叹自己以前的眼光不错。


        

阿栗看着她一张俏脸涨得通红,上面的神色变了又变,有羞窘,欣喜,满意……他的嘴角微勾,他怎么会不明白她心中所想呢?


        

厉云惜有什么小心思,他一眼就能看穿,只是他不介意跟她玩一点你猜我藏的破,全当情趣。


        

两人都醒来,阿栗便带厉云惜离开,他一刻都不想让她继续住在医院了。


        

这个地方,总让他心慌。


        

厉云惜没有醒来的时候,他坐在病床边,闻着空气里的消毒水的味道心如刀绞,他不是没有担心过她不会醒的。


        

待在这里,意味着他有可能会失去她,他简直是对这个地方厌恶到了极点。


        

“去哪?”被阿栗环着腰,厉云惜有点不知所措,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


        

感觉到手下的身体肌肉绷紧,阿栗抬眼轻瞥她一眼,将手挪开,改为牵着她的手。


        

来日方长,他不急,总有一天他会让她适应的。


        

阿栗的体贴让厉云惜轻松不少,她刚刚都不知道说什么才能不伤害他,又让他不要这么亲近。


        

阿栗能察觉到她的不自在,她很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作为人家的女朋友,也不能因为失忆就随意伤男朋友的心。


        

因为,阿栗并没有失忆,他的行为并没有错。


        

“回家。”牵着她,阿栗的手上并没有拿上衣物之类的,因为昏迷,她一直穿的是病号服。


        

回家。


        

这两个字听到厉云惜的耳朵里,又让她不禁有点耳热。


        

他们……在同居吗?


        

偷觑阿栗一眼,厉云惜的眼神乱转,再不敢看他。


        

只是,她的心思完全是写在了脸上,阿栗心头失笑,脸上一本正经地装作没有看到,兀自牵着她上了车。


        

豪华的黑色房车静静地发动起来,两人坐在车子宽敞的后座上,各怀心事。


        

哎呀,真的就这样回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