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二十二章 贺飞的绝地反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胡的话,让曲夭夭明白,她现在的处境等同于背水一战。


        

没有任何支援,只好孤军奋战,可她没有退路,只能一往直前。


        

赢了,她不止能衣锦还乡,后面还有更大的利益等着自己。


        

老胡的言下之意她清楚,这单做好了。


        

老胡在公司的地位稳固,他做上副总裁的位子指日可待。


        

自己绑牢了他,往上走走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曲夭夭咬咬牙,左右就是一个灭绝师太的事情,冲了。


        

可曲夭夭也不是愣头青了,光讲付出,不讲汇报。


        

远的可以展望,近的也要抓牢,自己拼死拼活,在北京为他老胡开疆扩土。


        

还有受贺飞这个二百五的气,远的不说。


        

这在北京吃喝拉撒睡,不都要钱要银子,总不能自己靠一腔热血在这里干熬吧!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她想了想,终于点头,不忘提了自己的要求。


        

“行!胡总,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肯定要为您把这事做好。


        

我就先留在北京为标书的事情呆一段时间好了!只是,您看!


        

我在北京,现在还住着酒店。


        

开销也不低,为帮公司省钱,我想着先去找个临时的住所。


        

当然,胡总,您看我一个女孩子,总不能像北漂一样住地下室吧!


        

您看这事,怎么安排?”


        

人精老胡一听,曲夭夭的意思他明白了。


        

这让下属拼命,也不能光讲付出,不讲回报。


        

曲夭夭的秉性他还是相当明白的,很有闯劲,毛病也不少。


        

上海小姑娘,你让她挽着衣袖帮你赤膊上阵,这种事想都不要想。


        

他也爽快,笑嘻嘻地说:“夭夭啊!我知道这次让你出差这么久,委屈你了。


        

住处自然不能差,这样,我明天和财务那边说说。


        

先帮你预支一笔出差津贴,你找个那种酒店式公寓什么的。


        

一个人住,安全第一,先安顿下来,有进展随时和我汇报!”


        

曲夭夭一听,果然是自己的老上司,如此上路子,对自己的需求一清二楚。


        

她马上眉开眼笑,开始表态:“知道了!谢谢领导。


        

我一定用心,尽量完成领导交代的人物。”


        

老胡笑了,补了一句:“小鬼头,不是尽量,是一定!”


        

曲夭夭笑了,马上回答:“晓得了,一定,话说,领导。


        

今天我为了搞定行政部,牺牲了两瓶老酒和两只唇膏呢!”


        

老胡哈哈大笑,说道:“夭夭,你要是能搞定杨阳,我这边再给你报一笔出差津贴!”


        

曲夭夭心花怒放,说道:“领导,收到了!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


        

***************


        

曲夭夭动作很快,回到酒店后,先查看了公司附近的酒店式公寓。


        

既然后面有老胡那个金主,她也没打算客气。


        

毕竟那什么,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住宿环境相当重要。


        

她找了个一室一厅,离公司不远的酒店式公寓,公寓日常清洁什么的都由酒店负责。


        

还有一个客厅厨房合一的房间,平时炖个汤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环境不错,就在地铁旁边,出行也方便。


        

曲夭夭解决了住宿的问题,当天晚上就从酒店搬到了公寓。


        

顺便打了个电话给她老妈吴兰英,告诉她自己还要在北京呆一个月的事情。


        

她那个和她一样精明的老娘吴兰英一听,惊掉了下巴,敏感地觉得有问题了。


        

直接在电话里问长问短:“囡囡,到底哪能回事体?(小妞,到底什么事情?)


        

侬要立勒北京噶长晨光?(你要呆在北京这么长时间?以下为了读者看得方便,就不写上海方言了)”


        

曲夭夭皱皱眉,她就知道,她这老娘没那么好糊弄。


        

只好含糊其辞地说道:“没什么事!姆妈,你又大惊小怪了。


        

这次这个标是大事情,领导只放心我来操作。


        

要我在这边盯着,好了啦!你别问了,我要这边呆一个月。


        

你先帮我把衣服鞋子什么的给我寄过来,要顺风,快一点!


        

还有我喜欢吃的点心什么的也寄点过来。


        

我吃力死了,不和你聊了,困觉了!”


        

她也没等她老娘回答,直接挂了电话,留下她老娘在电话那头喂了半天。


        

曲夭夭迅速在微信上,把公司地址给她老娘发了过去,直接关机睡觉。


        

她老娘无奈,只好拿着电话去客厅叫了正翘着二郎腿,看着报纸的老曲。


        

说道:“老曲,你家夭夭说了,还要在北京呆一个月。


        

你说,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老曲抬抬眼皮,看看她,说道:“兰英,你们女人啊!就是欢喜大惊小怪。


        

能有什么问题?我们夭夭这么能干。


        

一定是事情重要,还需要她处理。


        

对了!她在电话里还说什么了?”


        

吴兰英白了一眼老曲,说道:“还能说什么?


        

让我给她把衣服寄过去,还说要吃点心。”


        

老曲笑了笑,放下报纸,说道:“行!你在家帮她整理。


        

我这就出去溜达去,帮囡囡买点心去,我晓得她最喜欢凯司令的点心。


        

现在就去帮她买去!”


        

吴兰英笑笑,看着她家老曲迫不及待地去帮女儿买点心。


        

冲他的背影喊道:“还有光明邨的鲜肉月饼,她最喜欢吃了,你也买点。”


        

老曲远远地回了一声:“晓得了……”


        

曲夭夭心中的石头落了地,人能留下了,房子的事也搞定了。


        

杨阳的事情,她打算问问她在财务部结交的两个小姐妹,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难得她这两天加班加点和贺飞斗智斗勇,脑细胞死亡太多。


        

她困意上来,拥被呼呼大睡,一夜无梦。


        

*************


        

和曲夭夭处境相反,平时没心没肺,睡得香甜的贺飞开始辗转反侧,唉声叹气。


        

流年不利,他想不通,怎么就碰到曲夭夭这个坏得冒水的妖精?


        

很明显,现在两人的境遇已经天上地下,在和曲夭夭的战斗中。


        

他丢盔弃甲,节节败退,为毛明明自己优势占尽?


        

在自己本以为牢牢掌控的一亩三分地下,她居然也能取得这种成就?


        

贺飞作为一个有血性的杠精,地盘意识相当强,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现在曲夭夭不止入侵了他的部门,还霸占了他的位子,夺取了群众的拥护。


        

最过分的是,还要自己给她冲咖啡,对杠精贺飞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贺飞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折腾成这个样子,他气性不小。


        

大半夜了,还睡不着,就像一只受伤的狼。


        

躺在他平时那张相当舒适的床上,眼神中闪动着幽暗的绿光。


        

不停地磨牙,誓言雪耻。


        

他开始沉下心来,开始细细回顾和曲夭夭相识的痛苦的经历。


        

颇有点勾践卧薪尝胆的架势,耐心琢磨敌人的漏洞和缺陷。


        

试图找到敌人的弱点,一举把她击溃。


        

突然,他眼前一亮,对了!那个妖精在派出所骂自己时,怎么说的来着?


        

标书!她说自己要去送什么标书的?还说让自己赔偿她什么损失。


        

杠精贺飞心中一动,从头到尾,他就没信过曲夭夭是偶然到自己公司找工作的。


        

哪有这么巧的事?以为拍电视剧吗?


        

她一定是有目的的,贺飞敏感地发现只要她弄清她的目的,肯定就能赶走她。


        

哼哼!他开始摸着下巴,作深思状。


        

曲夭夭!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绝地反击,揪住你的狐狸尾巴。


        

让你欺负我,让你抓破我的脸,让你抢我的地盘……


        

看看我怎么收拾你,有了方向的贺飞,嘴角开始浮现出阴险的笑容。


        

想着,想着,曲夭夭笑吟吟的脸庞开始浮现在他眼前。


        

如果没有记错,她对自己笑了好几次。


        

嗯!虽然每次笑了后,自己都会吃不少亏。


        

可连他没办法否认,她笑起来很好看。


        

在她对着自己笑时,自己那个时候的失神和心虚。


        

他一呆,就算在自己家,他也感觉到脸孔一热。


        

赶紧甩头,想什么呢!就算她这次搞定了报销的事。


        

可这也改变不了她就是一个品行恶劣,坏得冒水的死女人。


        

一定要把她赶走,一定……


        

贺飞在一次次强调中终于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