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104章 从来没有什么象牙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曲夭夭叹了口气,贺飞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她感到安全的担心和不舍。


        

到最后,她还是喜欢上了这个二货。


        

她轻轻伸出手,摸到了他脸上。


        

难得没有怼他,点点头,温和地说道:“晓得了!你去我家时。


        

不用太夸张,买东西时细心点,买点我爸妈喜欢的。


        

这比那些贵的强……”


        

贺飞脸色一喜,曲夭夭说这个话,就代表曲夭夭同意了。


        

只要她同意了,比什么都强。


        

他笑得相当灿烂,侧头在曲夭夭脸上一吻,甜蜜地说道:“知道了!


        

老婆大人,你爸妈喜欢的,大气的都买。


        

我爸妈说了,这次是我正式登门。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不能丢老贺家的脸,不能让人家挑理儿。


        

夭夭,你是我贺飞要明媒正娶的媳妇儿,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儿委屈的。”


        

曲夭夭笑了笑,觉得安心无比,靠在贺飞怀中。


        

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贺飞的担待是她最在意的。


        

从杨阳的事情里,曲夭夭看到很多。


        

一个女人不管多能干,如果所托非人,受到的伤害也是很大的。


        

贺峰是比贺飞多金,体贴,看起来善解人意,性格也稳定。


        

可这样的人,远观可以,静距离相处,却让人害怕。


        

他的稳定中透露的是可怕的无情,他的体贴中藏着的是致命的算计。


        

而贺飞,却是个性情中人,他有脾气,有任性。


        

但却有感情,有良心,有血有肉。


        

他是一个活生生的,能够为你负责,值得托付的人。


        

出来两天了,曲夭夭倒也遵守承诺,和贺飞小别胜新婚。


        

两人每天都视频通话,甜蜜,腻歪什么的。


        

贺峰那边,贺飞估计也打过招呼了。


        

他也自觉,基本上吃过晚饭后,就把曲夭夭打发回去了。


        

后面的节目,他自己带着另外一个助理小静去应付了。


        

吃饭时,基本也把曲夭夭护在一旁,喝酒的事他自己和小静包圆了。


        

这一次,曲夭夭也算开了眼界,想不到贺峰身边那个看起来文静,温柔的小助理小静。


        

居然深藏不露,出来后就像变了个样,和曲夭夭正好相反。


        

曲夭夭是平时看起来性感漂亮,这次出来大变活人,一副温柔,可人。


        

内敛,文静的小女生样,而贺峰的助理小静则开始浓妆艳抹,变得豪放能侃。


        

曲夭夭亲眼看到她喝了一瓶白酒,两瓶红酒面不改色,为贺峰掠阵。


        

直接放倒了好几个客户,曲夭夭不由得大汗。


        

思忖她那点量和小静比起来,简直是米粒之珠比之晨星。


        

现在她终于明白贺峰为什么会带上小静了,感情人家是个高手啊!


        

曲夭夭有些想不通,前面两天谈客户的主力是贺峰,喝酒的主力是小静和他自己。


        

曲夭夭看起来有些空了,既然这事儿他们两个就能搞定。


        

为毛还非要带上曲夭夭,难道贺峰真的这么地道,看在她是贺飞女朋友的份上。


        

照顾她,专门把果子摘了放她手上。


        

连着两天,曲夭夭都迷惑不解,可以她人精的直觉。


        

她有觉得不是这么回事,毕竟那啥,她还只是和贺飞谈个恋爱而已。


        

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贺峰就真能这么掏心掏肺?


        

再说了,曲夭夭想到杨阳,他以前正牌的女友。


        

他都没有这么上心,更别说隔了一层的堂关系的贺飞女友。


        

她在和贺飞视频聊天时,偶尔提到这个问题。


        

贺飞那个没心没肺的二货,笑嘻嘻地拍着胸脯和她说:“曲夭夭!


        

现在知道做裙带的好处了吗?


        

我告诉你,我哥这是看在我的面儿上。


        

这事儿我爸都点过他了,你可是我贺飞的未婚妻。


        

他要是敢把你当销售,让你去帮他挡酒啥的。


        

回来我爸肯定收拾他,他小时候基本都是我爸带着的。


        

我爸说了,他那会儿离婚被他爹,哦!就是我大伯赶出家的时候。


        

找到我爸,是我爸留他住了好几年。


        

他创业的钱还是我爸资助的……”


        

贺飞越说越得意,不惜把贺峰早年的糗事全抖了出来。


        

曲夭夭听得一汗,白了一眼他,吼他:“贺飞!我和你说。


        

你哥现在好歹也事业有成了,这种事儿你和我说说就算了。


        

你可千万不要透到外面去,要被你哥晓得,撕烂你那张臭嘴!”


        

贺飞反应过来,吐吐舌头,说道:“夭夭!那是,我也只对你说说而已!


        

你是我媳妇儿,又不是外人。


        

外人我肯定不说,我和你讲,也是想告诉你。


        

我哥就算有时候做事有点过分,但我是他弟弟。


        

我爸是他亲叔叔,他不会坑自家人的。


        

他晓得我对你的感情,不会委屈自己人的……”


        

曲夭夭点点头,听贺飞这么说,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儿。


        

她这么想想,也就释然了。


        

第三天早上,贺峰难得没有安排一家客户。


        

他带着曲夭夭和小静分开行动了。


        

曲夭夭有些诧异,贺峰笑笑,说道:“我们前面两天的客户已经谈好了。


        

小静和他们准备签约的材料就好了,今天我约了一家客户。


        

腾龙公司,是华南最大的代理商。


        

这家比较难搞,尤其是他们的总经理。


        

不喜欢迎来送往的那一套,我好不容易约了他下午茶。


        

我们先去逛逛街,我还欠你一样东西。


        

现在正好有时间,我陪你去买了。”


        

曲夭夭有些惊讶,她睁大眼睛,说道:“贺总,你欠我什么东西?


        

我怎么不记得了。”


        

贺峰笑了,说道:“夭夭!不好意思,这么久了。


        

也没和你提,那上次拿在我办公司的那件粉色礼服。


        

被打扫卫生的阿姨不小心弄脏了,我问过了,没办法洗了。


        

所以,我还是欠你一件礼服,今天下午的聚会比较正式。


        

我想正好帮你买了,你好出席。”


        

曲夭夭脸一红,不由自主想起贺峰弄坏她礼服的过程。


        

有些尴尬,那个时候,她差点被贺峰全看完了。


        

不止如此,因为当时不知道贺峰的身份,也没有和贺飞谈恋爱。


        

她的三围贺峰也清清楚楚知道了,她抬眼看向贺峰。


        

贺峰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的脸蛋微微发烫。


        

慌忙说道:“不用了,贺总,没关系,这事儿我都忘了。


        

没事儿,你不用陪我,如果下午茶需要礼服。


        

我自己去买一件好了,嗯!这事儿不用麻烦你了……”


        

贺峰走近她,笑得有些暧昧,轻轻说道:“夭夭!


        

你该不会是因为和小飞谈了恋爱,就不敢接受我的东西吧!


        

一码归一码,衣服是我弄丢的。


        

该赔你就要赔你,再说,我早上也没有事儿。


        

这次过来,我有些准备不足,正好也想买套衣服出席今天的聚会。


        

和你一起,你也能帮我参考一下,正好一起帮你买了。


        

再说,我答应小飞要照顾你,那个客户比较挑剔。


        

我不希望你穿上次的风格,嗯!还是我来帮你挑吧!”


        

贺峰的态度虽然温和,语气中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


        

曲夭夭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了。


        

两人吃过早餐后,就去了广州市中心的最高档的购物中心采买。


        

贺峰品味和曲夭夭差不多,基本上品牌只锁定几个国际大牌。


        

当然,他和曲夭夭不一样的事,曲夭夭的口袋正常只让她能选择一两样单品。


        

而他的钱夹让他可以将无数套全款,收入囊中。


        

令贺峰愉悦的是,和曲夭夭出去购物,实在是一件舒心的体验。


        

他终于体会到了贺飞的得意,有时候,男人最好的装饰品往往是女人。


        

当一个男人到了某种级别,衣服,鞋子,车子,房子都成了身外物。


        

而一个男人最大的成功,是一个貌美性感的女人的追随。


        

现在社会,是一个看脸的社会,曲夭夭这样的,走出去。


        

很有明星脸,再不济,也是一个凶猛的网红。


        

她这样的女人身边的男人,不用穿戴多少高调,人们理所当然想到肯定牛逼。


        

毕竟,光凭她那张脸和身段,想搞定她的男人,不够出色基本不行。


        

曲夭夭陪着贺峰去了两家奢侈品店,本来她自己想随便挑挑的。


        

她私心想着,毕竟不是自己男朋友。


        

就算人家愿意赔件礼物,也不要太夸张。


        

差不多就行了,这些店里的价位她都清楚。


        

一不小心,就六位数了,她要悠着点。


        

她的任务还是主要陪贺峰挑,结果刚到一家店。


        

曲夭夭这样的身材,长相,穿什么都好看。


        

人家恨不得把衣服都堆她身上,毕竟,说实话。


        

那些奢饰品牌的衣服,看起来设计得都不错。


        

但真能穿出模特效果的不多,尤其是那些国外大牌。


        

那啥,基本都是按照老外的身段设计的。


        

和咱们中国人的体型差距还是很大的,基本上,中国女人有腰的都没胸。


        

胸大的,都没腰。


        

这里,没有贬低咱们的意思,国情,国情哈!


        

不要喷我,也拒绝板砖。


        

当然,也有例外,通过外部手段改造的,不在敏懿的讨论范围。


        

我说的是正常的,自然的情况。


        

所以这些大牌,一旦没有料,穿出来。


        

男的不是郭德纲就是王宝强。


        

女的嘛不是贾玲就是周冬雨。


        

这些店员,看到曲夭夭。


        

再看看曲夭夭身边的多金男贺峰,看到了销售的曙光。


        

到了最后,贺峰简单挑好衣服后。


        

她们根本不管曲夭夭的抗议,把大堆的衣服往她身上堆。


        

她进了店后,店里的女客户受不了刺激,走了一半。


        

男的多了一半,都在看她,就算不买,也饱了眼福。


        

要知道,她试的可是礼服,礼服呀!


        

亲们懂的,不露的基本都不叫礼服。


        

到了后面,曲夭夭也无奈了,因为不止那些男的。


        

就连贺峰也满脸笑容,抱着胳膊,摸着下巴。


        

看得很欢,曲夭夭心中升上怒意:“死男人,都一个德行。


        

看!看!看个屁,再看老娘抠了你们的眼珠子……”


        

她骂虽骂,但还真没有这个勇气对贺峰开骂,甩脸子。


        

因为人家顶着帮她挑衣服的大旗,一时半会儿,没有决定下来。


        

她总不能因为人家让她多试几件衣服,就开骂吧!


        

不得不说,贺峰的眼光相当挑剔。


        

和二货贺飞比起来,人家挑衣服的耐心和眼光比他强多了。


        

曲夭夭几乎站了一个早上,腰酸腿疼,穿着高跟鞋,接受他挑剔的检阅。


        

这个时候,他不由得怀念起贺飞的好,拿货从进店到离店。


        

直接往沙发上一坐,打着他的游戏。


        

曲夭夭穿什么他都说好,期间不耐烦地催她赶紧挑好。


        

他好回家继续打游戏。


        

而贺峰,简直是比曲夭夭更变态的存在。


        

他眯起眼睛,从款式,颜色到配饰,全都要管。


        

最后,当曲夭夭穿着一件A家的香槟色的露背礼服,裙摆鱼尾版,礼服全身镶嵌了人工缝制的银线。


        

后背一条长长的水晶项链,具体款式参考香奈儿五号的广告款。


        

踩了七公分的红底鞋,熠熠生辉,全身闪亮着BLING,BLING的女神光芒出现在试衣镜前。


        

引起无数赞叹,好多看客甚至举起相机拍照。


        

这个时候,贺峰眼前一亮,脸上划过一丝惊艳。


        

深邃的眼神中似乎划过一丝触动,稍纵即逝后,他当场拍板。


        

就这件了,曲夭夭一惊,这件她本来不像试。


        

导购小姐好说歹说,说这件是镇店之宝。


        

被贺峰压着,她只好试了。


        

在试衣的时候,她就看了价位了,六位数。


        

她知道她穿上会惊艳,对她而言,也就看看效果的事。


        

没想到贺峰真要了,一听贺峰说要定这件衣服。


        

她看向贺峰,咬咬嘴唇,她如果拿这件作为赔偿。


        

就太不厚道了,毕竟价格翻了好几倍。


        

这个时候,她惊讶地捕捉到贺峰还没哟来得及掩盖的表情。


        

那个表情?她愣住了,和以往贺峰看她的完全不一样。


        

他?贺峰看看曲夭夭,楞了一下。


        

有些反应过来,他似乎明白了曲夭夭的想法。


        

没等曲夭夭说话,他看着她,语气比较坚决。


        

说道:“夭夭,就这件了,我们赶时间。


        

还要买点其他的,弄弄头发什么的。”


        

曲夭夭低下头,知道贺峰不想这个时候,在店里推来推去。


        

那样会很难堪,她咬咬牙。


        

大不了回去后,自己把差价给他好了。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看看贺峰,说道:“好!”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顺畅了。


        

贺峰今天似乎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曲夭夭身上。


        

他又带曲夭夭去买了一个手包,还找了一家高档的美发沙龙。


        

把曲夭夭漂亮的头发,盘了一个相当漂亮的发型。


        

曲夭夭开始有些明白了,今天下午的客户。


        

贺峰相当在意,他这是希望自己干什么?


        

曲夭夭心中一寒,他不会有别的企图吧?


        

当曲夭夭全部武装完毕,贺峰站在穿衣镜前。


        

看着美得不可思议的曲夭夭,由衷地赞叹:“夭夭!


        

你真美,小飞有你做他的女朋友,是他的福气。


        

我相信,今天下午的客户,看到你后。


        

一定不会拒绝我们的合作要求……”


        

曲夭夭眼神一沉,那一刹那,她看清楚了贺峰脸上的表情。


        

那是一种赤裸裸的利用和贪婪。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把自己打扮成这样,想干嘛?


        

希望自己为了他的利益出卖色相吗?


        

她果然没有看错了,贺峰就是一头狼,为了利益。


        

他连杨阳都可以利用,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她沉下脸,看向贺峰,冷冷说道:“贺总,对不起!


        

我不太明白,我以为我的工作只是助理,配和您这次出差。


        

嗯!超出我工作职能的事,我不会做的……”


        

贺峰反应过来,有些尴尬,他看向曲夭夭。


        

说道:“唔!……这是当然,夭夭,对不起!你可能有些误会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超出工作范围的事……”


        

曲夭夭有些呵呵了,她张开双臂,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有些自嘲道:“穿成这样去谈客户,嗯!贺总,会不会有些夸张了?”


        

贺峰看看她,脸色有些冷淡,轻轻说道:“夭夭!这只是基本的礼节。


        

当然,我不否认,你这样很美。


        

但你应该清楚,这个世界上,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好看的女人,大家都喜欢。


        

还有,下午谈的客户,相当难缠。


        

杨阳上次出差,直接被他否了。


        

如果这次,真能拿下他,华南市场基本就是我们的了……”


        

曲夭夭心中冷笑,果然,贺峰说出了自己的真正意图。


        

什么临时想起来欠她件衣服?都是狗屁。


        

在北京没见他想起来,偏偏见客户时想起来,鬼才信他。


        

这才是他单独把自己叫出来的真正意图,他看重的是自己这张脸。


        

可以帮他拿下客户,稳定华南市场。


        

狗屁亲情,他心中,根本不在意贺飞。


        

他在意的只有他自己,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杨阳在这个客户这里碰了钉子,失败了,所以,他想让自己出马。


        

帮他搞定客户,他倒真是好算计。


        

想到这里,曲夭夭冷笑道:“贺总,这事儿,我做恐怕不合适吧!


        

我看小静不错,她挺合适的,你可以让她上啊!”


        

贺峰的脸色一变,有些铁青,他看了看曲夭夭。


        

冷冷说道:“夭夭!我现在说的话,你可能不喜欢。


        

但我希望你明白,这些都是事实。


        

小静能做的事,我会毫不犹豫地让她做。


        

前提是,她有这个能力。


        

这两天出差,我想,你也看到了。


        

她没有闲着,该她做的工作,她一样都没有拉下。


        

夭夭,我希望你明白,如果不是万不得已。


        

我不会让你去谈,但你也应该明白。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象牙塔。


        

无论是我,你还是小飞,都没有。


        

今天我不动华南市场,杨阳就会动,你清高,你不动。


        

但别人会动,到了最后,你连立足之地都没有,又何谈清高。


        

还有,这件事情,你不只是为我,为迅风。


        

你还在为小飞,别忘了,如果杨阳拿下市场,楚肖上位。


        

你以为她们会善待小飞吗?小飞的个性你不是不知道。


        

他那个性格,就算他很有能力,但如果不是在我这边。


        

有我护着他,他会过得这么舒服吗?


        

你应该知道,小飞和他的部门付出了多少汗水。


        

辛苦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才设计出这款游戏。


        

你忍心他的努力白费吗?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可奈何。


        

成年人的世界本来就充满了艰辛,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负重前行。


        

夭夭,你在公司的地位,不是一个简单的打工仔。


        

你有基础,也有和小飞的关系。


        

但是,这也意味着,你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当然,如果我说的这些,你不能认同,你也可以选择离去。


        

还有,我想提醒你,这个客户我了解过。


        

他以前的女朋友,和你很像,这意味着你有更多的机会攻下他。


        

但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要和他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


        

具体的,需要你自己去把握,我相信,以你的聪明。


        

你会把握好这个度,具体怎样,你自己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