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七十八章 曲夭夭的早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飞歪着头想了想,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连连摆手。


        

说道:“不要!哥,我想想,我媳妇儿还是放到我跟前放心。


        

你是不晓得,曲夭夭有段时间,中午跑到健身房去健个身。


        

公司里一网网的小男人全来了,还有那个楚肖,简直不了脸。


        

居然追到我部门来,明目张胆地要请她吃饭。


        

曲夭夭那样的,你要是给我放在外联部,先别说公司多少人惦记。


        

就是你那些客户,我也不放心啊!


        

我不要曲夭夭赚什么钱,女人要这么能干干嘛?


        

我媳妇儿,我能养,她随便找份工作混混好了。


        

哥!你可别给我出什么幺蛾子了,你让我省点心。


        

早点把她娶了,这样大家都放心……”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贺峰一巴掌拍到他头上,吼道:“你懂个屁!贺小飞,你别怪我没提醒你。


        

曲夭夭那样的,你看得越紧,死得越快。


        

你懂不懂什么叫收放自如?你也不想想,外联部一堆女人,谁帮你勾搭她去?


        

放你部门才不放心呢!你部门一堆男人。


        

还不晓得多少人有这心思,曲夭夭还没嫁给你。


        

要是和你发生什么矛盾,部门里面的人都看着呢!


        

你这么二,嘴又硬,错了也是顶死不认的主。


        

你多顶两次,人家腻歪了,你部门里面来个谁趁虚而入什么的。


        

不是没可能,放外联部,你们之间就有了缓冲的空间。


        

再说了,她就一助理,不是还有你吗?应酬什么的又不用她次次出面。


        

我们公司是游戏公司,和客户都是平等相处,又不是什么公关公司。


        

需要搞点啥的,你看杨阳,我放在外联部这么多年。


        

也没见搞出什么事来,我都放心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看你这小气巴啦的样,你要是这种心理。


        

干脆直接把她圈家里,不要让她出去见人,你最放心。


        

你要真这么干了,我估计曲夭夭一天都受不了你……”


        

贺飞摸摸被打的头,想想贺峰的话,叹了口气。


        

姜还是老的辣,他想想曲夭夭的性格。


        

穿个衣服被他限制了,都要和他闹,要真的处处限制她。


        

她保不准真得和他崩,他只好妥协。


        

看着贺飞,无奈地说:“哥!这可是你说的。


        

行!我听你的,但我丑话说到前面。


        

如果曲夭夭到了外联部,被客户骚扰什么的。


        

我还得把她弄回来,放到我身边去!


        

她可不是杨阳姐,你也知道,杨阳姐那样的,多少人看了犯怵。


        

我家夭夭,一看就比她受欢迎。”


        

贺峰哼了一声,倒也没反驳他。


        

这倒是,曲夭夭那样的,和杨阳那样的的确不是一类型。


        

杨阳那样的,能干是能干,看到她,男人正常都不会把她当女人。


        

做事泼辣,决策果断,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对着她,男人什么样的柔情蜜意全没了,剩下的就是谈生意。


        

属于我占不了你便宜,你也别占我便宜的那种。


        

曲夭夭这样的,见第一面就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先不说她的脸和身段,就说她身上那种天生自带的柔媚。


        

男人一看到,自动把她归于想谈恋爱,再不济占个便宜,哪怕口头上便宜的那种。


        

当然,这只是男人单方面的想法,但却是普遍的想法。


        

只不过,人类的共性,你在想占便宜的时候,总要付出点什么。


        

结果到了后面,便宜有没有占到先别说,至少付出是肯定的了。


        

不得不说,贺峰放曲夭夭到外联部,不是没有这样的考虑。


        

杨阳虽然能干,但她那个性格,太刚,得罪的客户也不少。


        

弄得贺峰和她搭档,时不时的还要唱个白脸,做点伏低做小的事。


        

杨阳则是那个拿着关公大刀,做红脸的那个人,她是敢拍桌子,敢骂娘的人。


        

说到她这个性格,贺峰有时候也不得不叹气。


        

杨阳这种北方大妞,永远不懂得和男人打交道。


        

适当示弱和装柔弱的重要,就算她喜欢贺峰。


        

也向来是直来直去,从不转弯抹角。


        

时间久了,事业有成的贺峰也腻歪了。


        

从心底讲,他和贺飞一样,都有北方男人的大男子主义。


        

在没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下,喜欢的还是那个娇娇弱弱,风情万种的女人。


        

他有时候在想,杨阳为什么就不能为了他,对他家老爷子柔和一点。


        

采取点策略啥的,至少不用让他这么为难。


        

曲夭夭那样的,是每一个男人心中的终极梦想。


        

看到曲夭夭的那个时候,贺峰就明白。


        

为毛她能收服贺飞那样的杠精,她太懂得拿捏男人的分寸。


        

这样的女人虽然没啥硬性的专业素质,但人情世故方面简直精通。


        

贺峰和她打过两次交道,就已经晓得曲夭夭的厉害。


        

一次是勾破她衣服的事,一次是贺飞全家吃饭这件事。


        

他看了后就叹了口气,杨阳的人情世故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幼儿园水平。


        

杨阳的那种性格,发起脾气来,不管不顾。


        

好歹他也是公司的老总,居然当助理小静的面。


        

肆无忌惮地指责他,对他动手。


        

一言不合就辞职,半点余地都不留。


        

看看曲夭夭,笑得那样人畜无害。


        

至少懂得在宴席上帮贺飞留个面子,那妞要是用了心。


        

哄人的功夫简直不是盖的,就看他那个天怒人怨的堂弟。


        

被她迷得那副鬼样子,就晓得她手段的厉害。


        

贺峰笑了,这种安排最好了。


        

让曲夭夭进外联部,他也不是一点私心没有。


        

虽然他大部分说的都是事实,确实也是为了贺飞好。


        

可他毕竟是生意人,一切以公司的利益为重。


        

他算计着公司业务方面,还有两块难啃的骨头没能拿下来。


        

他以前让杨阳出马,可人家对她那一款不感冒。


        

杨阳太刚,他又不能亲自上手,毕竟他是公司老总,又是男人,太卑微不好。


        

这种事,让曲夭夭出马,是她的强项。


        

贺峰知道,这妞看着温和,骨子里其实有股狠劲。


        

要不然,她也不能为了一本标书。


        

留在北京,把他那个相当难搞的表弟斩于马下。


        

她连贺飞这样的都能拿下,估计搞定两个看起来和他一样段位的客户老总不在话下。


        

当然,这种事他会看紧点,至少不能让曲夭夭吃什么亏。


        

否则,他那个堂弟肯定找他算账。


        

这种事情,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度的问题。


        

他相信,聪明的曲夭夭有这种本事,她能让男人心甘情愿为她付出的同时。


        

谨慎把握付出的代价,他们的游戏市场不差,利润可观,服务很好。


        

本身已经具备了客户代理的基础条件。


        

可合作这种事,到最后还是要落实到彼此的关系上。


        

杨阳那一款,能看老关系,可在对新客户的开发上,就差了一点。


        

人家不愿意和她沟通,嫌她说话太冲,他也没办法。


        

至少曲夭夭那一款,是个男人都愿意和她搭讪。


        

要没有贺飞,他自己不也是这样,能有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陪着聊天。


        

莫名心情就会很好,这心情好了,关系就不会差。


        

所以这也是人类社会的劣根性,大家都喜欢长得好的。


        

前两天新闻不也说了吗?长得好,就是当流浪汉,也有大妈轮流煲汤。


        

看个电视,做个服务,大家都喜欢挑颜值高的看。


        

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没人喜欢来个丑的,脸臭的恶心自己。


        

现在看贺飞答应了,他其实比贺飞还高兴。


        

至少,在他看来,那两块难啃的骨头有戏了。


        

在运作方面,贺峰的确是个人才,他擅长玩这种一石二鸟的把戏。


        

传说中的双赢,在满足别人的同时,也顾全了大局的需求。


        

贺飞摆平了,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事情搞定,他乐滋滋地回家了。


        

杠精贺飞心情也很好,人逢喜事精神爽。


        

他哼着歌,洗好澡,跑到床上躺着。


        

却不自觉地回忆起,他走时和曲夭夭的那个操作。


        

不得不说,曲夭夭确实是个妖精。


        

她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勾搭得贺飞心痒难耐。


        

在床上翻滚半天,还是睡不着觉。


        

就像狗狗,少啃了一块骨头,始终惦记着。


        

他想了想,咬咬牙,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万一曲夭夭在等他短信,睡不着觉怎么办?


        

她今天睡书房,万一睡不习惯怎么办?


        

不得不说,杠精贺飞真的想多了。


        

等他纠结了半天,发了条短信给曲夭夭,贱贱地问道:“夭夭!


        

睡了没?”


        

然后他眼睛发亮,虎视眈眈地看着手机。


        

意淫着万一曲夭夭给他回短信,说点柔情蜜意的话,他该怎么回答啥的。


        

结果等了一个小时,都凌晨一点了。


        

曲夭夭那边还没动静,贺飞就气炸了。


        

几个意思?他走的时候,那妞不是说舍不得他的吗?


        

什么情况?他急吼吼给她发个短信,她都不回的吗?


        

这个时候的曲夭夭,早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人家懂得美容觉的重要,谈了无数次恋爱的曲夭夭。


        

相当懂得界限感的重要,她对男人从来没有脑子一热,掏心掏肺。


        

时时腻歪的心思,贺飞回去后,被他老娘和贺峰缠住。


        

没有第一时间来短信,她也就不过问了。


        

他这么大个人,问多了,搞得自己像他妈,不是他女朋友。


        

这种朝九晚五,早请示晚汇报的活,在曲夭夭眼中。


        

向来是男方做的,不是她曲夭夭要做的。


        

既然贺飞还不懂得谈恋爱的原则,她也没有那种巴巴往他身上凑的自觉。


        

她可不是那种等男人什么事情忙完,放到最后安慰的那一款。


        

贺飞回去后,没有动静,她也心安理得洗好澡。


        

果断地关了手机,往床上一躺,美容觉的干活。


        

等贺飞等了一个小时,不见曲夭夭的动静,再追加了一条短信。


        

还是石沉大海,等到凌晨两点的贺飞。


        

磨了半天的牙,还是没有胆量给曲夭夭打电话。


        

其实就算打了电话,曲夭夭也接不到。


        

贺飞不打,一方面是胆怯,一方面是面子下不来。


        

他想,要是打了电话,把曲夭夭吵醒,她万一炸毛,他就惨了。


        

另一方面,他一个大男人,才分开一会儿。


        

就不眠不休地打电话给她,不就证明自己放不下她,太在意她了吗?


        

这事儿绝不能做,这才刚开始,主动权相当重要。


        

不要让她觉得自己喜欢她,就可以让她为所欲为。


        

贺飞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可不能围着一个女人团团转。


        

这样太没出息……


        

等他把这些前因后果全部想清楚,已经凌晨三点了。


        

他困得实在不行,气鼓鼓地睡了。


        

梦里还想着曲夭夭这个死女人,说一套做一套。


        

不是说想念自己的吗?结果一转眼,就连短信都不回。


        

行为举止实在恶劣,简直令人发指……


        

结果,等贺飞一觉醒来,已经早上八点了。


        

等看清楚时间的那一刻,他立刻从床上蹿了起来。


        

完蛋了,他答应过给曲夭夭买早餐的。


        

万一曲夭夭等他的早餐等不到,饿着肚子,很有可能和他翻脸。


        

想到曲夭夭胃不好,不能饿,还有和他翻脸的后果。


        

贺飞就暗暗叫苦,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洗漱完毕。


        

顶着一头乱发,冲出家门,连他老娘送上来的豆汁都不看。


        

急吼吼地冲去了家门口的早餐店,买了曲夭夭喜欢的早餐,顺带买了她父母的。


        

再一脚油门,冲去了曲夭夭的住处,还好周末。


        

早上的车不多,他一路冲杀之下,还险些闯了两个红灯。


        

总算在40分钟后,出现在曲夭夭的公寓门口。


        

结果等曲夭夭的老爸开了门,他走进公寓。


        

不由得大吃一惊,餐桌上早就摆满了热腾腾的早餐。


        

品种丰富,堪比星级酒店的配置,花瓶上插了漂亮的康乃馨。


        

餐桌上不止有清粥小菜,面包,三明治,包子……


        

还有各色切好的水果,各色酱料。


        

曲夭夭的老爸系着围裙,拿着锅铲。


        

一边招呼他进家,一边说道:“小贺来了。


        

先去洗手吃早餐,我这边再做个煎饼就好了。”


        

贺飞一汗,看着在餐桌上坐得四平八稳的曲夭夭和她老娘。


        

她老娘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冲贺飞点了点头,屁股都没有挪过窝。


        

门还是等他厨房里忙碌的老爸去开的。


        

曲夭夭一边喝着粥,一边冲她老爸喊道:“爸!煎饼的时候少放点油。


        

上面的鸡蛋要嫩一点,我不喜欢吃煎得老的鸡蛋。”


        

她老爸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晓得了!夭夭,你的口味。


        

你老爸还能不知道吗?等一下啊!马上给你端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