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七十五章 留在北京的原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餐桌上气氛热烈,因为曲夭夭的协调,宾主尽欢。


        

氛围更加轻松,贺飞的老娘看曲夭夭如此懂事,也不介意多捧捧这个她打心眼满意的未来儿媳妇。


        

她笑笑,对曲夭夭老娘吴兰英说道:“夭夭妈妈!还别说,你们夭夭情商就是高。


        

不像我们家贺飞,这孩子有时候说话直来直去。


        

以后有夭夭在旁边看着他,我放心多了。


        

夭夭年纪不大,这么懂事,是因为一直做行政的缘故吗?


        

我听小峰说,夭夭之前一直在大公司做行政助理。


        

女孩子做这个的,一定要能干,情商高。


        

还是我们小飞和夭夭有缘分啊,正好夭夭到北京来找工作。


        

夭夭做了小飞的助理,两人在工作中配合默契,知根知底。


        

这种感情来得真实,我最喜欢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夭夭妈妈,你们家夭夭有魄力啊,离家这么远。


        

跑到北京来找工作,还干得这样好!……”


        

曲夭夭本来神情放松,嘴角挂着笑。


        

正喝着水,闻言一惊,一阵剧烈的咳嗽呛得她面红耳赤。


        

贺飞看看她,晓得他妈这顿彩虹屁,拍到马蹄上了。


        

赶紧伸出手,帮她拍着后背。


        

吴兰英脸色一沉,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是她们最闹心的事,居然被贺飞老娘拿到大庭广众来说。


        

对这句话反应强烈的不止有吴兰英,还有坐在对面。


        

本来事不关己的贺峰,看了曲夭夭的反应。


        

他的眼神中划过一丝惊讶,锐利的眼神仿佛看穿人心一般,朝她打量过去。


        

贺飞见状不好,他赶紧咬咬牙,对他妈说道:“妈!


        

你提这些干嘛?这些都是工作上的事。


        

今天是家宴,我们不提工作上的事。”


        

他妈还没有来得及开腔,吴兰英看了贺飞一眼。


        

冷冷开口了:“没事儿!小贺,要是你妈不说。


        

我倒也还不晓得,我们家夭夭这次来北京,原来是来找工作的。


        

孩子大了,我们做父母的,好多事情都管不了了。


        

你说是吧!小贺妈妈!


        

所以还是生儿子好啊!做爸妈的什么都清楚。


        

我们养个女儿,搞不明白为什么,上海呆得好好的。


        

突然就来了北京,说是出个差的。


        

一去就不回来了,弄得我们老两口。


        

跑到北京来找女儿,才晓得有这么大的惊喜。


        

女儿有了男朋友,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在北京定下来的节奏……”


        

吴兰英是真怒了,曲夭夭过往,没有让她这样不省心过。


        

这是越大越叛逆的节奏,让她这个当妈的怎么想?


        

吴兰英也是个作女,平时在家都她说了算。


        

老公把她捧在手心,女儿也惟命是从,向来省心。


        

现在突然转了性,给了她这么多意外。


        

一句解释都没有,她要知道点什么,还要从男方妈妈的口中打听。


        

对控制欲极强的吴兰英来说,这是极大的羞辱。


        

这种羞辱让她顾不上风度,当场下了脸。


        

她此话一出,老曲也不说话了。


        

气氛瞬间降到冰点,曲夭夭满脸通红。


        

傻眼了,她晓得闯了祸,这事儿本来应该她私下在和父母沟通清楚的。


        

她也没想到贺飞他妈这么事儿精,这本来是她父母的心结。


        

需要时间好好沟通的,谁知道节奏被贺家的人一再打断。


        

她爸妈能忍到现在,已经很给面子了。


        

毕竟他们年纪大了,经不起她一再折腾和惊吓。


        

归根结底,是她自己的问题。


        

她还没有想到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她爸妈了解到她的状况。


        

贺飞的妈妈也愣住了,她的眼神扫向贺飞。


        

对方父母的意思很明白,明着说自己女儿。


        

话里话外却是在指责贺飞不靠谱,有拐带人家女儿的嫌疑,连点准备都没有给他们。


        

贺飞看曲夭夭如此尴尬,也急了,她的事情,他自以为最清楚。


        

尤其他相当清楚曲夭夭,为什么会跑到他部门做了助理。


        

曲夭夭前面真没骗她父母,她的确是到北京出差。


        

可因为标书的事被贺飞搅黄了,才迫不得已留在北京。


        

现在更为了他,留在北京,被她父母当众指责。


        

这事儿他不能不出来说话。


        

他看看对面的贺峰,犹豫了一下,曲夭夭的事儿,还是稍后再和他说吧!


        

先过了眼前的这一关再说,死就死了。


        

他清清嗓门,决定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这边。


        

思忖片刻,他开口了:“叔叔,阿姨,实在不好意思。


        

这事儿,应该我来和你们解释。


        

你们别怪夭夭,都是我的错。


        

夭夭来北京,的确是出差的。


        

她和我部门正好有些工作要对接,本来对接完就要回上海的。


        

是我喜欢他,舍不得她,一直追求她,


        

她刚开始并没有同意,本来已经拒绝我了,打算回上海的。


        

可我一直没有放弃,直到前两天。


        

她才答应做我女朋友,暂时答应给我个机会,留在北京和我处处。


        

这事儿,也是刚刚定下来。


        

我们还没来得及和您二位讲清,让你们误会了。


        

是我的错,没有考虑周到,你们别怪夭夭。


        

叔叔,阿姨,在这里,我给你们道歉。


        

我向你们保证,夭夭留在北京。


        

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她有丝毫委屈,就像她在家一样。


        

绝不会让你们担心……”


        

曲夭夭猛地抬起头,惊讶地看着贺飞。


        

想要说什么,贺飞握紧她的手,摇摇头。


        

用目光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曲夭夭心中一暖,莫名觉得相当安心。


        

贺飞说完这个话,曲夭夭的老爸老曲,眼镜片后面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贺飞的表态,震惊了所有人。


        

老贺家的人,看着贺飞,眼神中满是惊讶。


        

老曲看了看惊讶的吴兰英,拍了拍她的肩膀。


        

冲贺飞笑了笑,点点头,说道:“小贺,道歉就不用了。


        

你能有这样的态度,我们很欣慰。


        

既然我们夭夭选了你,是她自己喜欢的。


        

我们做父母尽管有些意外,但也会支持。


        

小贺,你今天说的话。


        

我和阿姨都记住了,我相信你,你会好好对夭夭的。


        

就这样吧!你和夭夭先处处看。


        

凡事别急眼,多商量商量。”


        

老曲开口了,这事儿就等于定了调子。


        

人家同意女儿和他交往了,贺飞高兴万分。


        

贺峰笑了,自己这个傻弟弟,平时情商虽然不高。


        

这关键时刻的表态,凭心而发,倒也情真意切。


        

怪不得人家爸妈会同意,也怪不得曲夭夭会看上他。


        

傻是傻一点,但人还是很实在的,对曲夭夭也真是死心塌地。


        

长兄如父,他需要支持他一下。


        

这事儿,可不能再让他那个情商不高的三婶表态了。


        

他笑笑说道:“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


        

小飞和夭夭在我公司,我会帮忙看着的。


        

小飞这孩子虽然年轻,但你们也看出来了。


        

他学的是理工科,搞技术的,不太会说话。


        

但对夭夭是一心一意的好,小飞和夭夭这样发展下去。


        

以后一定会对夭夭有个交代,早早让你们高兴的。”


        

贺峰开口了,贺飞的爸妈反应过来。


        

这次,老贺开口了,可不能再让他那不省心的老婆再搅局了。


        

他赶紧说道:“曲先生,曲太太,这事儿我们做父母的也表个态。


        

你们闺女夭夭,我和贺飞他妈是真喜欢。


        

这两个孩子交往,我们也是打心眼支持。


        

您二位也看到了,我们也是正经人家,今天见面就是让您二位放心。


        

贺飞和夭夭交往,我们老贺家就是冲着谈婚论嫁去的。


        

什么时候你们满意了,夭夭同意嫁了。


        

我们老贺家就会风风光光把夭夭娶了,做我们贺家的媳妇儿。


        

你们放一百个心,夭夭在北京,我们都看着呢!


        

绝委屈不了她……”


        

贺飞老娘这下反应过来了,赶紧应和道:“夭夭爸爸,夭夭妈妈!


        

是这个理儿,我家老贺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


        

你们看这两个孩子感情这么好,特别是我家贺飞。


        

对夭夭死心塌地的,他会对夭夭好的。


        

你们就放心吧!”


        

贺家的人纷纷开口了,大家都看出来了。


        

什么面儿不面儿的先放一边吧!在曲夭夭之前。


        

贺家老三的这个天之骄子,都到了谈女色变的程度了。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曲夭夭,他这是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的节奏。


        

直接转了性,为了曲夭夭闭着眼睛,往前冲的节奏。


        

这事儿谁还敢再拦着?曲夭夭要跑了,他找不到老婆,这事儿就大了。


        

这下,七嘴八舌全是说和的。


        

曲夭夭的老娘见状,还能说什么呢?


        

人家男方态度有了,尊重也有了,条件也不错。


        

尽管快了点,但曲夭夭也该堂堂正正谈次恋爱了。


        

尤其是他们这种女方的家庭,尽管曲夭夭还年轻。


        

但女人的青春,值钱的就这两年。


        

曲夭夭的妈可不是傻瓜,她相当精明,实在。


        

她一直的打算,就是在曲夭夭最值钱的时候。


        

让她嫁一个情投意合,门当户对的人。


        

贺飞这些条件,都符合。曲夭夭就算留在北京,现在交通这么发达。


        

见面也很简单,再说,她评估了一下贺家的条件。


        

贺飞在自己哥哥的公司,发展不错。


        

夭夭在这样的公司,也算是一个裙带了。


        

总比在外面打拼,靠自己的强。


        

她算计清楚后,也下了决心,那就这样吧!她笑了笑。


        

一扫刚才的郁闷,表态了:“小贺爸爸,小贺妈妈,刚才不好意思。


        

也是一时着急,多说了几句话。


        

我们下了火车,一路看下来。


        

小贺对我们夭夭确实不错,你们又这么重视夭夭。


        

我们做父母的,也算放心了。


        

既然我家老曲都表态了,我这边也没问题,同意夭夭和小贺交往。


        

他们只要好好的,时机成熟了。


        

我们也愿意夭夭和小贺成双成对,早日开花结果。”


        

曲夭夭妈妈终于松口表态了,气氛立刻相当热烈。


        

贺家忙活大半天,终于给贺飞争取到转正的资格。


        

丈母娘既然都同意了,他未来的道路,看起来通畅很多。


        

贺飞的爸妈笑逐颜开,尽管曲夭夭还没真进他家的门。


        

可他们作为朴实的北方人,向来简单,乐观。


        

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那种兴奋到真不是装的。


        

跟儿子娶到媳妇儿一样,频频向曲夭夭的爸妈敬酒,弄得不胜酒力的老曲。


        

在他们的热情招待下,多喝了几杯,脸孔红扑扑,让夭夭妈妈一通埋怨。


        

一天下来,皆大欢喜。


        

夜深了,贺飞开车,送曲夭夭爸妈和曲夭夭回他们自己的住处。


        

既然曲夭夭爸妈来了,贺飞只好让位,回家去睡。


        

曲夭夭爸妈睡了他们的主卧,曲夭夭自己睡书房。


        

曲夭夭的爸爸在车上就睡了过去,贺飞身材高大。


        

扶着未来的老丈人走进卧室,帮着曲夭夭妈妈把他安顿好。


        

曲夭夭妈妈笑眯眯地看着贺飞,坦白说,她现在是丈母娘看女婿。


        

对贺飞,相当有好感。


        

现在这个社会,长得好,还又这么实在的男孩子不多了。


        

她看看对曲夭夭依依不舍的贺飞,相当有眼力劲地使唤曲夭夭去送贺飞。


        

曲夭夭看看贺飞,微微一笑,她和他相处两天。


        

怎么会看不懂贺飞眼中的意味,不过说实话。


        

贺飞今天的表现确实不错,值得奖励一下。


        

就算她老娘不说,她也要送送他。


        

他今天折腾一天了,从早上到晚上,真没消停过。


        

曲夭夭知道,能让他做到这份上,相当不容易了。


        

她拉着贺飞的手,出了门。


        

走到走廊里,刚要抬头和贺飞说话。


        

贺飞却笑笑,一把把她拉近,娴熟地托起她的下巴。


        

重重一吻,瞬间,她已经被贺飞的气息包围。


        

贺飞的吻激烈,霸道,充满激情。


        

曲夭夭莫名心中满是感动,沉浸在他的霸道中。


        

开始回应贺飞的索取,小手不自觉地搂紧贺飞的腰。


        

在最激烈的时候,贺飞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用手搂住曲夭夭的腰,把她分开。


        

他有些喘息,脸上满是意犹未尽的情绪,盯着曲夭夭,笑道:“曲夭夭!


        

你这个妖精,以后不许这样了。


        

你这样,我今晚就走不了了。”


        

曲夭夭也笑了,红唇上满是极致的诱惑。


        

冲贺飞说道:“不想走,那就留下来陪我……”


        

贺飞眼神一动,他伸出手,手指抚过曲夭夭的红唇。


        

停留在她白皙的脸蛋上,大拇指轻轻摩梭着她的脸颊。


        

轻轻说道:“夭夭,别诱惑我。


        

你知道,我很想……


        

你爸妈刚刚来北京,他们肯定需要时间和你相处。


        

今天,我很高兴,他们同意我和你交往。


        

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了,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时间。


        

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别送我了。


        

好好陪陪他们吧!”


        

曲夭夭笑了,点点头,轻轻说道:“嗯!那好!你自己开车回去,当心点……”


        

贺飞点点头,把她拉近,再次搂搂她。


        

转身朝电梯走去,说道:“走了!”


        

曲夭夭看着他走向电梯,轻轻笑了。


        

眼看贺飞就要走进电梯,曲夭夭突然问道:“贺飞!今天你为什么告诉我爸妈。


        

我留在北京是因为你的原因。”


        

贺飞楞了一下,反应过来,笑了笑,把电梯门挡了挡。


        

看着曲夭夭说道:“因为我喜欢你啊!而且,我就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