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七十三章 背锅侠贺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曲夭夭看他态度尚可,时间差不多了,看贺飞时不时二的表现。


        

想想还是帮他一把,省得他弄错要点,栽在她那精明的老娘手上。


        

知母莫若女,曲夭夭晓得她老娘的作。


        

贺飞身上毛病这么多,经不起她老娘那显微镜一个个看,看不到一半他估计就得下线。


        

她勾勾手指,贺飞贱贱地凑了上来,被她水葱式的手指轻轻一戳。


        

戳在他光洁的额角上,贺飞捂住额角叫道:“曲夭夭!不带这样的。


        

你这样叫美人计,我告诉你,用多了不好使。


        

我都过来了,还被你戳,我和你说,在我妈面前你悠着点。


        

省得我妈以为你天天欺负,她不乐意了。”


        

曲夭夭“切”了一声,说道:“还你妈不乐意,我又不和你妈过日子。


        

我管她乐不乐意,你有这功夫,先想想能不能让我妈乐意吧!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我只晓得,要我妈看不上你,我才不会和你在一起呢。


        

总不可能为了你,和我妈闹翻吧!”


        

贺飞一惊,这是大事儿,她晓得曲夭夭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上海女人可不是那种脑子一抽,就跟小瘪三跑路的主。


        

这种谈朋友,嫁男人的事,丈母娘有绝对的话语权。


        

他赶紧放下嬉皮笑脸的态度,抓住曲夭夭,说道:“曲夭夭!


        

给我认真点,来!交给底,你妈乐意哪样的?”


        

曲夭夭哭笑不得,看贺飞认真的样子。


        

笑了笑,说道:“你傻呀!我妈乐意的,归根结底也是我乐意的。


        

至少得我喜欢吧!再就是,你那些条件先放一边。


        

他们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顶重要的条件就是你要对我好!


        

现在大家条件都不错,吃糠咽菜那种就不用说了,我看都不会看。


        

至少有房有车吧!你这只能算标配。


        

剩下的就是拼软实力了,我告诉你贺飞。


        

我们上海人最讨厌的就是,北方男人的大男子主义。


        

你别动不动在我面前呼来喝去。


        

我估计你要这么干了,我妈饭都不用吃,就把我弄走了。”


        

贺飞一汗,还真是,幸亏曲夭夭提醒他了。


        

他喜欢曲夭夭,打心眼要把她娶回家的节奏。


        

可他也清楚,曲夭夭这样的,典型的上海作女。


        

她妈估计和她一个系统的,他自己几斤几两还不清楚吗?


        

这段时间谈恋爱,为了曲夭夭他收敛了不少。


        

但从心底上说,他可是北方纯爷们。


        

那种没有下限,为了女朋友什么都做的风格,不符合他的性格。


        

他已经算不错了,在他看来,算是北方爷们的一个突破了。


        

至少,和曲夭夭在一起,她十指不沾阳春水。


        

做饭,洗碗的事他包圆了。


        

至于其他的,还要再多,原谅他的想象力不够。


        

他瞪着眼睛,满头大汗,看着曲夭夭,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说道:“我今天豁出去了,你说吧!曲夭夭,还要怎样,你妈才看得上。


        

左右就是一次,先过了这关再说。我横竖把脖子伸出去,任你宰割了。


        

先说好,曲夭夭,别太夸张,我妈还在边上看着呢!


        

你别让我在以后什么七大姑,八大姨面前抬不起头来。”


        

曲夭夭鄙视地看着他,摇摇头,说道:“一看你就没有那种自觉。


        

这种事情靠的是悟性,哪能要我处处教的?


        

算了,你到时候临时抱佛脚吧!看看我爸,他怎么对我妈的。


        

你跟着学个几分,希望我妈看在你年轻。


        

还有成长空间的份上,放你一马。”


        

贺飞苦着脸,说道:“曲夭夭,见你妈怎么跟林黛玉进大观园似的。


        

还带时时留心,处处在意?


        

我高考时,都没见这么累。”


        

曲夭夭脸色一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说道:“没人让你这么在意,你不在意也行。


        

想怎样就这样,把你的平时的二全部展现出来。


        

你就成功了。”


        

贺飞好歹也和曲夭夭处了个把月,曲夭夭这是生气了。


        

其实也是,人家要找个上海小男生,肯定没找他这么费劲。


        

说到底,曲夭夭还是喜欢他滴!


        

人家喜欢,他自己不也得努力?


        

那句老话怎么说的,推猴子能上树。


        

推狗可上不了树。


        

贺飞也是有自尊心的,今儿个,怎么也要做曲夭夭的猴子了。


        

这种事,怎么能难得了曾经是学霸的他。


        

再说,贺飞也晓得,曲夭夭这样的。


        

从来都是激发男性荷尔蒙的所在,人家有大把的男人抢着要。


        

从小到大估计没有提点过谁,人家不愁嫁。


        

现在都与纡尊降贵,提示他了,他不能不领这个情。


        

再说,他贺飞不也是男人吗?见了曲夭夭他不也战斗力爆表吗?


        

这种小事,都做不到,做什么男人。


        

他当下胸脯一挺,做了奋斗的姿势。


        

把曲夭夭往怀里一按,狠狠地一口亲了上去。


        

笑着说道:“媳妇儿,晓得你是为了我好。


        

你放一百个心,你妈我肯定帮你搞定。


        

再苦再累都不怕,保证完成任务行不行?”


        

曲夭夭被他一亲,按在怀中一顿揉搓,也没了脾气。


        

嗔怪道:“贺飞,你轻点……我衣服都被你弄皱了。


        

谁是你媳妇儿?你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她那声拒绝,在贺飞听下来,更像是挑逗。


        

曲夭夭有这种潜质,随便一声娇嗔,都能让贺飞荷尔蒙飙升。


        

贺飞心中一动,看看时间,嗯!很充足!


        

嘴里嘟囔道:“谁说我没有一撇,我都好几撇了。


        

就等你妈过了眼,抽个时间就转正了。


        

再给我亲一下,你妈来了,你要陪她们。


        

一切心满意足,贺飞一路风驰电掣,带着曲夭夭朝北京南站奔去。


        

他嘴角含笑,左手开着车,右手握住曲夭夭的小手,不时看着脸蛋红扑扑的她。


        

越看越喜欢,在他心中,曲夭夭就是他老婆了。


        

曲夭夭虽然是上海女生,不符合北方父母传统的选媳妇儿标准。


        

既进不了厨房,还死作,矫情,可她这一款。


        

从来就不是小户人家,实用家居型。


        

人家是高端大气明星范。


        

光看外表就能让人前仆后继了,更别说处下来,那个千娇百媚。


        

从男人虚荣的角度讲,这样的女人收一个,已经相当有面儿。


        

人家这一款,不用做牛做马做家务,伺候男人做低伏小。


        

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往男人身边一站,就已经光彩照人,众人瞩目了。


        

这一点,贺飞已经感受到了,就单说曲夭夭和他逛个街。


        

简简单单的衣服往身上一套,往镜子前一站。


        

总有无数的眼光聚焦,吊着他的胳膊,往他身上一挂。


        

总有无数的男人羡慕,看贺飞的眼神充满不善,想着这小子哪里走的狗屎运。


        

居然有这一款,长得仙,身材好的女神看上他。


        

现在这么仙的女神,居然和他拉了天窗。


        

还这么快让他见家长,让他有机会奔现娶了她。


        

贺飞还是相当得意的,他不由得想到。


        

最好的往往是最后来的,也不枉他拒绝了无数的恐龙。


        

为曲夭夭守到最后,上天还是对他不薄的。


        

至少,被他等到曲夭夭这一款,他欢喜到骨子里的妖精。


        

曲夭夭看到贺飞盯着她,不时浪笑的猥琐。


        

她横了他一眼,鄙视地说道:“贺飞,你能不能正常点?


        

就快到南站了,赶紧收了你这种笑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别让我爸妈看了,以为我找了个神经病。”


        

贺飞脸色一红,被曲夭夭鄙视得很没有面子。


        

他不满地看着曲夭夭,抗议道:“喂!曲夭夭,你能不能委婉点?


        

一定要这么直白吗?我也给你提个意见哈。


        

今天不止要见你爸妈,也要见我爸妈。


        

我在你爸妈面前,可以给你做牛做马。


        

你在我爸妈面前,也给我留点面儿好不好?”


        

曲夭夭看贺飞面红耳赤的样子,晓得他爱面子,被自己怼得面子有些过去不去。


        

不由得十分好笑,私心想想,贺飞刚才看她的啥样儿。


        

那种眼光,她还是懂的,他对她是真喜欢。


        

这傻孩子,估计没怎么谈过恋爱。


        

没有曲夭夭那种万花从中过的淡定和心机,有时候这种不顾一切的爱意,还是需要鼓励的。


        

她斜眼看他一眼,咬着手指,把手伸过去,捋捋他的头发。


        

笑道:“好了!收到了,给你留面子,等下不说你了。”


        

贺飞一喜,有点狗狗被撸毛后的高兴,曲夭夭这点好。


        

孺子可教,她可不是正面硬刚男人的那种女人。


        

她相当明白迂回的重要性,和贺飞斗争这么久。


        

对他的尿性门儿清,和他打交道更是拿捏得很准。


        

贺飞在她一喜一怒,半推半就,一嗔一怪中辗转反侧。


        

相当吃她这一套,偶尔,她心情好时。


        

也会哄哄他,贺飞的性格还有些孩子气。


        

气性大,但也好哄,简单,比较好拿捏。


        

很吃曲夭夭这一套,两人相处几天下来,居然也还算和谐。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到了南站。


        

贺飞停好车,拉了曲夭夭,站在车站门口。


        

站得笔直,等待着未来丈母娘,老丈人的检阅。


        

曲夭夭,看着认真的贺飞,觉得很搞笑。


        

莫名觉得贺飞在对待她父母的问题上,比上班还认真。


        

她相当满意贺飞的态度。


        

不由得拉着他,帮他整理整理头发,拉拉衬衫什么的。


        

*********


        

吴兰英眼尖,老远从站台出来。


        

就看到女儿身边那个高大的身影,那个男孩子正看着自己的女儿。


        

眼神中满是欢喜和宠溺。


        

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拉着她的手。


        

曲夭夭几乎大半个身子,都在他怀中。


        

那个男孩子用胳膊护着她,生怕她被汹涌的人流撞上。


        

吴兰英叹了口气,果然如此,女儿不回上海,原来在北京真有状况了。


        

她用手肘戳戳老曲,嘴朝曲夭夭的方向努了努。


        

老曲看了过去,看到在曲夭夭身边相当殷勤的贺飞。


        

心中一沉,窜起一团怒火。


        

他算是明白了,女儿不回上海,原来是为了这个小瘪三。


        

他就不明白了,小瘪三有什么好?


        

值得女儿连家都不要了,爸妈也不要了,和他留在这北京。


        

嗯!除了长得好点,老曲没看出他有别的过人之处。


        

当然,这种过人之处,看是看不出来的。


        

那种书上说的,什么天赋异禀,人群中如何布灵布灵闪光的。


        

都是吹牛给人听的。


        

贺飞不晓得,因为曲夭夭留在北京的事。


        

他已经被未来丈母娘和老丈人恨上,背了锅。


        

成了替罪羊,形势很不乐观。


        

等曲夭夭的爸妈出了出站口,冷冷淡淡地站在他们面前。


        

上下审视着他,贺飞才开始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


        

曲夭夭的爸爸是老牌的工程师,铁路系统退休的。


        

严格说起来,和贺飞也算一个系统。


        

老牌的技术理工男,对年轻的技术理工男,却没有同一个系统的热忱。


        

原因无他,贺飞才一个月不到的相处。


        

居然把他养了24年的小棉袄拐跑了,待见他才怪呢!


        

曲夭夭看到爸妈的那一刻,迅速窜到老曲怀中。


        

甜甜地叫道:“爸,妈,你们来了。”


        

老曲一边搂着曲夭夭,一边话中有话地说道:“不来怎么行?


        

你都不晓得为什么跑了,连家都不回了。


        

我们不要来看看吗?万一你出什么事。


        

你让我们做爸妈的怎么想?”


        

老曲说着,厚厚的眼镜片后面,一道白光朝贺飞劈了过去。


        

贺飞大汗,晓得曲夭夭办的这一出,他爸妈急眼了。


        

他也算灵光,慌忙上前,准备接过曲夭夭爸妈手中的行李箱。


        

边接边说:“叔叔,阿姨,先别站在这里说话了。


        

我的车子就停在楼下,先上车,我带你们去吃点东西。


        

路上我们在慢慢聊。”


        

老曲扶扶滑下鼻翼的眼镜片,看了看贺飞,说道:“夭夭,这位是?”


        

曲夭夭脸一红,自己爸妈,她怎么会听不出他们语气中的眉高眼低。


        

她看看老曲,晓得她要是不出面,帮帮贺飞。


        

以贺飞的二货性格,说不定马上就要被他爸妈KO了。


        

她赶紧从老曲怀中站起来,当着父母的面,拉了贺飞的手。


        

顶着她妈锥子一样的眼神,坦然介绍道:“爸,妈,他是贺飞,我男朋友。”


        

------题外话------


        

还有一章哈,大家等等了